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20009小说刘飞徐娇娇最新章节!

    在艾琨忙碌着指挥疏导交通的时候,柳擎宇则站在事故现场,听着四周的老百姓们讲述这次交通事故的详细经过。

    据现场的目击者称,事发时,肇事的运渣车司机严重超载,速度很快,这时,前面汽车稍微减速,运渣车司机在距离前方汽车还有二三十米的时候才发现前方异样,想要刹车却发现汽车根本就刹不住,直接撞了上去,剧烈撞击之下,前方汽车直接被撞瘪,并与该车前方的汽车相撞,而撞击后,运渣车发生侧倾,正好压在旁边的一辆小轿车车身上,导致该轿车内3名村民全部当场死亡。

    事发后,运渣车司机只是受了一些擦碰伤,一边打电话联系一边想要逃跑,却被周边司机给围堵住,后來附近村民赶到,将运渣车司机拦住,这才避免对方逃跑,不过当鹿角县的警察赶到现场之后,却想要将渣土车司机给带走,说是要带回去审问,却被村民们给拒绝了,因为交警还沒有对现场进行勘察,司机的身份也沒有明确,老百姓们不放心,同时,过來的警察还想要清理现场,老百姓们同样给阻止了。

    柳擎宇仔细听完全过程之后,脸色变得越发阴沉。

    这时,市公安局的工作人员赶到现场,柳擎宇立刻吩咐他们先对现场进行勘察,定责,并同时对肇事司机进行盘问,处理。

    经过市公安局人员的详细调查、勘察、取证之后,确定这件事情肇事渣土车负全责,司机涉嫌超速、超载、酒驾,同时,该渣土车属于市三建的车辆,已经整整三年多沒有交过任何的保险了,维保记录上显示,该起床上一次保养是在一年半之前,同时还涉嫌污损号牌,有这么多的问題,自然全责无疑。

    随后,司机直接被市局人员直接带走。

    这时,整个交通在艾琨的亲自指挥协调下,已经开始渐渐恢复正常,后方拥堵的车辆开始向后走,分散开來,其他车辆该靠边的靠边,救护车得以开了进去,艾琨也走了过來,不过现场所有标识市三建的车辆,全都被艾琨勒令停靠在路边,一字排开,不允许离开现场。

    等到受伤人员被救护车全都送往医院之后,走过來的艾琨目光看向了鹿角县公安局副局长郭松民,冷冷的问道:“郭松民同志,我有一些问題想要问你。”

    郭松民连忙说道:“艾局长,您说。”虽然嘴里这样说,但郭松民心中却在打鼓。

    艾琨用手一指肇事运渣车以及后面那排成长龙的严重超载的运渣车以及运输材料的运输车,冷冷的说道:“郭松民同志,我记得上一次柳市长下來检查的时候说得非常清楚吧,希望在三天之内看到这边存在的问題被你们公安交通部门解决,但是你看看,现在都过去好几天了,为什么这个问題依然沒有解决,如果这个问題已经解决了的话,会出现今天这种严重的事故吗。”

    郭松民连忙回答道:“艾局长,对不起啊,当时我不在现场,对于此事并不清楚。”

    听郭松民这样说,艾琨顿时脸色一沉,柳擎宇的脸色也阴沉下來,淡淡的说道:“艾琨啊,既然郭松民说他不知道,那就等鹿角县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过來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阵警笛声响起,一辆警车开道,后面跟着两辆小轿车风驰电掣一般行驶了过來。

    警车停下,车上走下鹿角县公安局局长刘彦直,在警车后面则分别走下鹿角县县委书记郭长德以及县长朱林志,三人下车之后,一路小跑便赶了过來,沒跑几步,三人便已经满头大汗的了,身体虚的很。

    來到柳擎宇面前,郭长德连忙赔礼道歉说道:“柳市长,真不好意思啊,我们來得有些晚了,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正在偏远山区那边进行调研呢,听到这事情的时候,我们立刻就往这边赶,紧赶慢赶,还是落在了您的后面。”

    柳擎宇闻言立刻眉头紧皱,扫了三人一眼,看向朱林志和刘彦直问道:“郭长德说的是真的。”

    朱林志和刘彦直自然不敢揭穿书记的谎话,连忙同时点头。

    柳擎宇叹息一声说道:“哎,郭长德、朱林志、刘彦直,三位同志,三位鹿角县的父母官大人,你们來晚了就來晚了,有什么原因都无所谓,但你们为什么要说谎呢,这样做有意义吗,你们是想要用说谎的方式來掩饰什么,是想要掩饰你们对于这件事情不够重视,还是想要掩饰你们心虚,亦或是其他的事情。”

    当着这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