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首辅大人宠妻日常最新章节!

    有防盗设置, 比例不足的话需要到规定时间才能看到~笔芯  容安斋。

    外头已是一片沉寂的夜色, 许是哪扇窗未曾合个掩实, 这六月的晚风顺着窗棂打进来, 闹得这屋中的灯花也跟着轻轻跳动起来…霍令德的声音虽然很轻,可还是清清楚楚得入了两人的耳中。

    林氏面色陡然一变, 她忙搁落了手中的茶盏,跟着是握过霍令德的手, 拿着帕子捂着她的嘴巴。

    而后才朝初拂的方向看去——

    林氏素来端庄的面容此时已是一片暗沉, 连带着声线也低了不少:“紧着你的嘴, 出去守着。”

    初拂先前也被霍令德那话弄得一怔, 此时回过神来自然忙是应了,她也不敢耽搁朝两人打了个礼, 跟着便往外退去…等落下手中锦缎布帘的时候, 她稍稍掀了眼帘看了眼立在那暖色灯火下的素衣姑娘, 想起她先前说话时的那副神色, 心下还是止不住打了个冷颤。

    等初拂退下…

    林氏才松开放在霍令德唇边的帕子, 她握着霍令德的手坐在自己身边,看着她的目光有些难辨:“这些话是谁教你说的?”

    霍令德自然也察觉到了母亲的异样, 她抬脸朝林氏看去, 待瞧见她面上的肃容还是忍不住白了几分脸色,声音也跟着轻了些许:“没人教我…”她这话说完想着先前听来的那些话,微垂着脸, 绞着帕子的手却又用了几分力道:“她一回来就折腾您, 半点面子也不给, 您都不知道这会底下的那些奴仆怎么在说您。”

    她说到这是稍稍停顿了一瞬,跟着是又抬了脸一瞬不瞬地看着林氏,声音也带了几分委屈:“母亲,我不喜欢她。”

    林氏听到这话面色也有些不好,今儿个她在锦瑟斋被霍令仪落脸面的事早就传遍了整个王府,她又何尝不希望霍令仪死在外头?若是这个小蹄子死了,她哪里还用得着受这等子闲气?

    只是这些话她却不能与令德说,更加不能让这些话从令德的口中出来。

    林氏思及此,握着霍令德的手轻轻拍了一拍,口中是又跟着一句:“不管你再不喜欢她、再讨厌她,可你要记得,她是陛下亲封上了宝册金印的扶风郡主,就连我瞧见她都得恭恭敬敬对待着。”

    她说到这把话未停,眉目微肃,连着声线也跟着沉了几分:“你可知道,今日这话若是让旁人听到这话,会有什么后果?”

    霍令德到底年纪还小,听闻这话面色便又苍白了几分,声音也跟着打了几分颤:“母亲,我…”

    林氏看着她这幅模样终归不忍,她轻轻叹了口气,而后是伸手把霍令德揽在怀中,口中是继续说道:“傻丫头,你那长姐可不是个好愚弄的,你绝对不能让别人猜透你的想法,若不然就连母亲也护不住你。”

    “是,女儿知道了…”

    林氏见此眉目渐平,也就未再多言。

    她仍旧揽着霍令德的肩膀,眼却朝那跳动不止的灯花看去。

    屋中灯花晦暗不明,打在林氏端庄的脸上也显露出几分不可分辨的神色,声音也跟着放低了几分:“你是我的女儿,那些不干净的事我会去做…我把这一生的心血都放在了你和你哥哥的身上,你们绝对不能出事。”

    霍令德心下免不得有些动容,她朝林氏那处又依偎了几分,跟着是问道:“今次之事,母亲打算怎么做?”

    林氏闻言倒也皱了一双柳叶眉,口中是道:“霍令仪今日这招出得干脆,你祖母也发了话,我自然得给她们一个交待——”她若不给一个交代,那个小蹄子又怎么可能放过她?

    只是——

    林氏想着霍令仪午间说的那些话,还有那副锋芒毕露的模样,一双眉心却又稍稍拢了几分。

    那个李婆子明面上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婆子,可私下里却替她做了不少事,还有霍令君身边的那个人…

    这么多年她好不容易才能在他身边安插上个人,这回若真要抽个干净,她哪里能舍得?

    不过——

    林氏眉心紧锁,袖下的手轻轻敲着案面,霍令仪今日究竟是无心,还是心中早就有了章程?若是后者,这么多年,她还当真是小看她了。

    …

    锦瑟斋。

    霍令君先前用了药,精神头也好了不少,他有了精神头自然也就开始缠起霍令仪玩闹起来。

    霍令仪倒也由着他。

    她坐在一旁的圆墩上,陪着他玩闹,大多都是些小孩的玩物…等玩累了,霍令君也就睡着了。六月的夜里有些闷热,霍令君皱着一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