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首辅大人宠妻日常最新章节!

    v章购买比例60%, 比例不足的话需要72小时才能查看~  她素日里柔和的面容在听到这话后便沉了几分, 就连声也带了几分严肃:“谁教得你和长姐这样说话的?”这么多年,她鲜少用过这样厉色的语气,因此这屋中众人儿听到这颇为严厉的一话, 不拘是丫鬟、婆子,就连林老夫人也怔了一回。

    在王府中人的印象里,他们这位信王妃一直都是柔和的性子。

    即便底下的丫鬟做错了什么事也不过是轻易了之,久而久之, 不仅是府外的人, 就连府中的人也都快忘了她的身份。

    信王妃——

    其实她原本才是这信王府中最尊贵的女人。

    霍令仪听到这声也跟着一怔, 她转身朝身后看去,便见许氏还肃着一张脸…只是在看到她的时候,许氏先前还颇为严厉的面色便又化为柔和。

    许氏朝霍令仪走去, 而后是伸手握着她的手轻轻拍了一拍,口中跟着轻微一句:“别怕。”待这话说完,她便又屈膝朝林老夫人那处行了个礼, 态度谦顺, 语句从容,恍若旧日一般:“母亲。”

    这若是搁在往日, 林老夫人指不定又该冷嘲热讽过去。

    只是今儿个许氏着实是与往日不同,何况霍令德先前那话她本也不喜…自然也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什么都未说。

    周边的丫鬟、婆子瞧见这幅样子, 便也都屈膝朝许氏那处一礼, 口中齐声跟着一句:“王妃。”

    许氏点了点头却也未说什么, 她仍握着霍令仪的手,一双眉眼却微微低垂看着霍令德,容色严肃,声音也仍带着几分严厉:“你往日也是个乖巧孩子,今次这回事也就算了,只若是往后再让我听到你说这样的话…霍家的规矩虽然不重,可怎么敬上怎么接下。”

    “你若是不懂,我自会遣嬷嬷好生教你一回。”

    霍令德听着许氏这话,只觉得一双眼眶越发红了…长这么大,这还是头回她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训斥。她抬头看了看林老夫人,见她手握佛珠垂着一双眉眼毫无要管此事的样子,再看了看身边的林氏,见她仍旧白着脸不知在想什么。

    她袖下的手紧紧攥着,却不肯低头。

    霍令德知晓不远处的霍令仪一定在看她,用那双及其淡漠而又蔑视的眼睛看着她,她…不愿就这样在霍令仪的跟前低头。

    若当真低了这回头,霍令仪日后定会更加看不起她。

    可她却不得不低头。

    祖母不肯帮她,母亲又是这幅样子,她…只能低头。

    霍令德强忍着心中的恨意和愤懑弯了一段脖颈,口中是言:“谢母妃教诲,令德知错。”

    林老夫人见此终于开了口,她先前来得急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眼看着尚还在失神的林氏便又忍不住蹙了眉心:“好了,到底出了什么事?”这么多年,她还是头回在林氏的面上看到这幅样子,究竟是出了什么事,竟让她这般?

    霍令仪闻言便朝林老夫人那处打了一礼,她眉眼微垂,声音如故:“请祖母先上座。”

    待这话说完,她才站直身子眼看着李嬷嬷,开口一句:“李嬷嬷,劳你领着屋中的丫鬟、婆子去外处等候。”

    这便是有私话要说了。

    李嬷嬷看了看林老夫人见她点头才屈膝应了“是”,而后便领着众人往外退去了。等这屋中的人走了干净,霍令仪便扶着许氏也坐下了,而后她才朝霍令德看去,相较先前,此时她的面容却不算好,寒冬腊月化不开的冷凝,连带着声调也很是低沉:“先前三妹问林侧妃可是得罪我?”

    “如今我便与你说,若是侧妃单只得罪我也就罢了。可咱们的侧妃娘娘心太大…她做出这样的事来,得罪的可是咱们整个霍家!”

    霍令仪这话掷地有声,屋中众人闻言皆是一惊…她的话却还未曾说完,只停了这一瞬。霍令仪便又上前两步朝林老夫人屈膝一礼,口中另又跟着一句:“原本这事我并不想让祖母知晓,林侧妃说到底也总归是林家的人,与您有姑侄情谊。”

    林老夫人听得这话,面上便又起了几分疑惑,连带着声也带了几分不解:“到底是怎么了?”瞧着晏晏这幅模样,此事还颇为严重。

    霍令仪却不再说话,她弯腰捡起那本册子,而后是呈了上去,口中是继续说道:“此事是我身边的丫鬟合欢亲禀,原来这么多年,林侧妃以持掌中馈为便利,暗地里却让李婆子及其儿子替她在公中做着假账贴补自己的铺子。”

    “什么!”

    林老夫人刚翻开册子,闻言手却一抖,册子正好敲在脚凳上砸出一个不轻不重的声响。她抬眼看着霍令仪,见她容色微沉,红唇紧抿,却是说不出的端肃模样…这么多年,她还从未见晏晏说过虚词,虽还未曾了解事情的全部,心下却已然是信了几分。

    待又看着林氏还是那副模样,林老夫人的这颗心瞬时便又沉了下去。

    “不,不可能!”

    霍令德小脸苍白,她抬眼看着林老夫人见她已黑了脸,忙开口辩解道:“祖母,母亲不会做这样的事,定是…”她想说这是霍令仪胡乱说道的,想说这一切不过是霍令仪栽赃给母亲的,可想着先前许氏的那番话,她这后话还未出口便又强自给压了回去。

    霍令德只好拧了脖子朝林氏看去,手握着她的胳膊晃动着:“母亲,您说话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氏终于回过了几分神,她失神的眼睛渐渐聚起光芒,只是面色却还是苍白着…她眼滑过屋中众人,而后是朝塌上端坐着的林老夫人看去,待看到脚凳上的那本册子,她整个身子又是一僵,唇口一张一合,口中是道:“母亲,我…”

    林老夫人看着她这幅模样哪还有什么疑问?

    她心下又气又急,也不等人说完便取过放置在案上的茶盏朝人的身上扔去,口中是跟着一句:“你这个混账东西!”

    合欢进来的时候。

    霍令仪便坐在屋中的贵妃榻上,临榻的一排窗棂开了几扇。

    七月的夜还是有些凉得,霍令仪披着一件外衣,手中握着一盏杜若先前奉来的安神茶…风打过屋中的珠帘传来清脆的声响,她手掩在红唇上轻轻打了个呵欠,待用完一口茶才低垂着一双凤目看着跪在跟前的人:“我听杜若说你来找过我几回,可是出了什么事?”

    “奴,奴有事要与郡主亲禀。”

    合欢这话说完便又抬了头看了看立在霍令仪身侧的杜若,虽未说话,意思却分明。

    杜若见此忍不住便折了一双眉心。

    霍令仪倒是未说什么,她把茶盏重新搁于一侧的茶案上,而后是开了口和杜若说道:“去外头守着。”

    郡主亲自发了话,杜若自然无话可说,她轻轻应了一声,待又行过一礼才往外走去…帘起帘落,室内很快就没了杜若的身影。霍令仪仍旧坐在贵妃榻上,她的手肘半撑在一旁的扶手上,一副身姿也显得有几分扶风疏阔的味道:“人都走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合欢闻言心下却还是有些踌躇,她想着自己所查到的那些事,直到此时还是觉得有些心惊肉跳的…合欢一直都知道她那个娘和哥哥私下帮着林侧妃做着事,可她却从未想到他们做得竟然是这样的事!

    这事要是被人发现,不止是她那个娘和哥哥,就连林侧妃只怕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她想到这心下忍不住便又生了几分退意,到底是自己的亲娘亲兄长…难不成她真要置他们于万劫不复之地吗?

    霍令仪一直垂眼看着合欢,只是合欢自打先前杜若出去便一直弯着一段脖颈,也瞧不见面上是副什么模样。她想到这心下便也跟着动了几分,看来这位合欢的确是发现了什么事,保不准还是一桩大事,若不然不会是这样的表现。

    只是究竟是什么事呢?

    她虽然知晓李婆子是林氏的人,前世李婆子倚靠着林氏,连带着合欢和她那个兄长也一路顺遂…因此上回令君出事,她才牵扯了李婆子,又把合欢提拔到了跟前。只不过这私下李婆子究竟在替林氏做什么事,她却是不知情的。

    霍令仪想到这,一双凤目也跟着眯了一顺,她的手微微蜷了几分轻轻敲在茶案上…此时夜色已深,里里外外都是一片静谧,她这敲在茶案上的一声又一声却恍如惊魂鼓一般敲在了合欢的心头上。

    “怎么?”

    霍令仪敲在茶案上的手仍旧未曾收回,她面容微沉,就连声线也跟着低沉了几分:“你这深更半夜的,莫不是来与我闹趣的?”她平素说话虽然没什么情绪,却也从未像此时一般,明明还是那副无波无澜的模样,却仿佛有千军万马的气势朝合欢扑去。

    霍令仪的年岁虽然不大,可该有的气势却从未少过。

    何况经了那一世浮沉,又在李怀瑾的身边待了一年有余,此时她这特意散发出来的气势又岂是一个小丫头可以抵挡得住的?

    合欢原本听着那敲击声本就心惊肉跳,如今听得这一句更是冒起了冷汗,她忙收敛了心神,狠狠咬了牙开口说道:“奴,奴有话要说。”等这话出口,她先前还有些紊乱的心倒是好了不少。

    真出了什么事,她娘和兄长左右也不过是被打一顿赶出府,到得那时她再求一求郡主让她舍了这顿板子…

    郡主如此看重她定然不会落她这个面子的。

    何况跟着林侧妃,他们一家子还是做奴做仆。

    可若是她得了郡主的看重,日后跟着郡主一道嫁去文远侯府…那就什么都不一样了。

    这阵子合欢日也想,夜也想,每每合上眼睛便是柳世子对她笑的模样,若是能做他的枕边人…那她这一世都圆满了。

    合欢想到这,心便又定了几分,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是跪直了身子朝霍令仪看去,口中是跟着一句:“郡主,奴要告发林侧妃,她利用公中的银子贴补自己的铺子。”这声并不算响,却恍如一道惊雷敲在这寂静的夜色里。

    霍令仪微蜷的指根一顿,就连撑在扶手上的手肘也跟着一僵,她似是未曾听清一般:“你说什么?”

    合欢便又说了一遍,而后是开口说道:“奴也是前些日子才发现的,奴的哥哥原是外院的管事,前些年被侧妃提了位份,如今管着公中的账。这些年,林侧妃遣奴的娘里外跑腿,又让奴的哥哥替她去做这样的事。”

    她这话说完,便从袖中取出一本小册子捧于手中高于头顶:“这是奴娘亲的小册子,她记性不好就喜欢把一些大事记在这册子上…奴在她屋子里寻东西的时候不小心发现了这桩物,思来想去还是得和您来说一声。”

    霍令仪眼看着那本册子,耳听着她一言一语,她什么话都未曾说,只是面容却还是沉了下来。

    她取过那本册子翻阅起来,李婆子终究不过是个内宅婆子,笔迹不算端正,记着得东西也是模模糊糊的…可有些东西却是看得清的,何时何地,林氏交待了他什么事,她连着翻看下去,越往后翻,面色便又跟着低沉几分。

    等翻看到最后一页——

    霍令仪再抑不住脾气狠狠拍在茶案上,她这力道用得不轻,不仅合欢吓了一跳,就连外头的杜若也只当出了什么事忙打了帘子走了进来。

    杜若是先看了眼屋中,而后才开口问道:“郡主,出了什么事?”

    霍令仪却并未说话,她合了眼等平了心下的气才开口朝合欢问道:“除了这个册子,可还有其他的东西?”

    “没,没了…”

    合欢先前被那一声吓了一跳,此时还未曾回过神来,闻言也只是恍恍惚惚得摇了摇头。

    霍令仪点了点头也未再说话,只是一句:“你先下去吧。”

    “郡主…”

    合欢原本还想帮她的娘和兄长说几句话,只是眼看着塌上之人黑沉的面色,只觉得心中一骇哪里还说得出话?她重新垂了头待又朝人打了一礼,才往外退去…等触到外头的凉意,她忍不住就打了个冷颤,心下也忍不住迟疑起来。

    今次这桩事,她是不是做错了?

    …

    屋中。

    杜若看着阖目的霍令仪,还有那放在案上的册子,心中有疑便问道:“郡主,究竟出了什么事?”

    霍令仪闻言也未曾睁开眼,口中是道:“你自己看吧。”

    “是…”杜若一面说着话,一面是取过册子翻看起来,越往后翻她的面色便越发凝重:“这,林侧妃她…”拿公中银子贴补自己,林侧妃她,她怎么做得出来?这也怪不得郡主先前发这么大的火了。

    霍令仪终于睁开了眼,她看着外头的浮沉夜色,好一会才开口说道:“咱们这位侧妃是想翻了这天啊。”

    林氏面色陡然一变,她忙搁落了手中的茶盏,跟着是握过霍令德的手,拿着帕子捂着她的嘴巴。

    而后才朝初拂的方向看去——

    林氏素来端庄的面容此时已是一片暗沉,连带着声线也低了不少:“紧着你的嘴,出去守着。”

    初拂先前也被霍令德那话弄得一怔,此时回过神来自然忙是应了,她也不敢耽搁朝两人打了个礼,跟着便往外退去…等落下手中锦缎布帘的时候,她稍稍掀了眼帘看了眼立在那暖色灯火下的素衣姑娘,想起她先前说话时的那副神色,心下还是止不住打了个冷颤。

    等初拂退下…

    林氏才松开放在霍令德唇边的帕子,她握着霍令德的手坐在自己身边,看着她的目光有些难辨:“这些话是谁教你说的?”

    霍令德自然也察觉到了母亲的异样,她抬脸朝林氏看去,待瞧见她面上的肃容还是忍不住白了几分脸色,声音也跟着轻了些许:“没人教我…”她这话说完想着先前听来的那些话,微垂着脸,绞着帕子的手却又用了几分力道:“她一回来就折腾您,半点面子也不给,您都不知道这会底下的那些奴仆怎么在说您。”

    她说到这是稍稍停顿了一瞬,跟着是又抬了脸一瞬不瞬地看着林氏,声音也带了几分委屈:“母亲,我不喜欢她。”

    林氏听到这话面色也有些不好,今儿个她在锦瑟斋被霍令仪落脸面的事早就传遍了整个王府,她又何尝不希望霍令仪死在外头?若是这个小蹄子死了,她哪里还用得着受这等子闲气?

    只是这些话她却不能与令德说,更加不能让这些话从令德的口中出来。

    林氏思及此,握着霍令德的手轻轻拍了一拍,口中是又跟着一句:“不管你再不喜欢她、再讨厌她,可你要记得,她是陛下亲封上了宝册金印的扶风郡主,就连我瞧见她都得恭恭敬敬对待着。”

    她说到这把话未停,眉目微肃,连着声线也跟着沉了几分:“你可知道,今日这话若是让旁人听到这话,会有什么后果?”

    霍令德到底年纪还小,听闻这话面色便又苍白了几分,声音也跟着打了几分颤:“母亲,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