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江湖有你(6)

    今年冬天格外的冷。

    又是一夜的雪, 湖面上都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这对寨子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打发人收粮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周围突然多了很多宵小之辈。

    怕倒是不怕的, 只不过周围的百姓却要跟着没安稳日子过了。

    四爷站在亭子上, 叫赵金过来:“对外依旧收购……不光是要收购粮食,野菜晾晒的菜干, 只要是他们有富裕的咱们都要。还有野物,一概都收!”

    赵金就低声道:“爷,粮食已经存了够三年吃的了。”

    可这是这么一点人三年吃的,以后人多了,这当然就不够了。

    四爷只吩咐:“去吧!拢共也耗费不了几个钱。”

    但打发了赵金,四爷又叫了赵木, “那庆云客栈如今是闲置着呢。这么着,在山下雇上几个人,将庆云客栈的牌匾换了,换做庆云义栈。每日里,鱼汤加野菜, 供应着便是了。穷苦的人家,施舍些也无妨。若是有像是乞儿、路人, 想住就叫住去, 餐饭免费供给,但也只是野菜鱼汤。”

    林雨桐抱在孩子在里间听着, 又补充了一句:“另外在门口安置一锅, 里面是驱寒的汤药, 不拘是谁,想喝就给一碗便是。”

    赵金心下一震,跪下就磕头:“爷和夫人都是善心人。”

    可不是善心人吗?穷苦人家的日子,冬日里最难熬了。一场伤寒就能要了人命的时代,真就是一碗汤药能救人一命。

    于是,义栈每天都会收到谢礼,像是各家收集的草药,亦或者是农家自割的芦苇编的草席子。都不是贵重的东西,也都是无主之物弄回去加工加工,但这是一份心意。就连义栈用的木柴,如今也不用另外买了。受了恩惠的人家,多数是会弄点过来表示谢意的。如此积少成多,义栈的房舍里收容了不少乞丐,但却没冷到谁。

    这些赵木都打发人收下了,回头跟林雨桐说的时候,林雨桐心里一动:“对外也收购这些东西。或是草绳,或是木料,或是席子草鞋,什么都成。”

    四爷又单独叫了赵木,这么着那么着的,低声嘱咐了一番,这才打发人出去。

    赵木出去的时候还有点懵,他不算聪明人,但也绝对不是笨蛋。金木水火土五人,当年能一起抗税,那就都不是甘于任命的性格。逃到这寨子上谋生,在赖三的手下能苟活着还不脏手……便是不算多聪明的人,但跟笨蛋也没关系。

    他也看出来了,如今这位主子,不是凡人。

    更有尹东山的侄儿,那么一个都算是个人物的人,称呼自家主子为贵人。

    这贵人是怎么一种贵法呢?

    如今用他们,便是他们的一个机会。所以办事的时候,哪怕他有很多不是很明白,但也不耽搁他的执行。

    要把交代的事情办好,他就在心里琢磨,从哪找这个人来呢。思来想去,还真想起一个小子来。那小子家住的离这一片有些远,但哪怕远,跑一趟也是值得的。

    他要找的那个孩子叫阮猴儿,大名叫什么不知道,大家都是猴儿猴儿的叫。这小子也不过十二三的年纪,是顶顶精明的人。上面老子死了,娘又病着。下面一个挨着一个的弟弟妹妹好几个,都指着这小子吃饭呢。这世道,单个独活尚且不容易,更何况带着病的小的,日子过的也着实是艰难。

    他找过去的时候,这小子还是一身单衣,脚上也只一双草鞋。手上都是冻疮,脚上只怕也不遑多让。这孩子之前拿罐子去提过一次驱寒的汤药,见赵木来了,连忙就笑:“木大叔,您怎么来了?”眼里闪过一丝不安,难不成那汤药还得要银子。

    赵木隔着毡帘子朝里看了一眼,炕上挤挤挨挨的睡了一炕,冻的啥也干不了。

    他就拉过这小子,低声嘱咐了一番话。然后给了一角银子:“能把事情办好吗?”

    这猴儿嘿嘿嘿就笑:“您请好吧!一准把事情给您办的利利索索的。”

    第二天,义栈门口就来了个十来岁的小子,见人脸上就带上了笑,就见他抱着一捆席子,手里拎着一串草鞋过来,跟这边的临时管事的一个叫李宝的说话。

    李宝是当初买房给四爷和桐桐的那个小饭馆的掌柜的侄儿,人挺憨厚的。见他人机灵,就给开了管吃管住一天一个铜板的工钱,把这小子给找来支应这边的差事。而其他负责做饭打扫的,都是几个妇人。管吃不管住,两天给一个铜板。饶是这样,也有的是人抢着要做。

    阮猴儿来的时候正是吃饭的时候。一桶桶的热汤水提到前面,桌子上坐的,蹲在角落里的,多是乞丐。一个个正吃的稀里哗啦的。

    李宝招呼阮猴儿:“要不要吃点?”

    阮猴儿看这些乞丐,脸上就带上了几分鄙夷。只把东西往前一递:“上次拿了汤药,我回去我娘将我要一顿骂,说有手有脚的,怎好吃人家的白食?这不,这是我娘和我妹妹打的,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李宝想起木爷之前的吩咐,将东西看了,便道:“我收一条席子,抵了当日的汤药钱。剩下的东西折算成钱……一个铜板,可好?”

    啊?

    真给啊!阮猴儿饶是提前知道,也愣了一下:“……这太多了……”

    “拿着吧!”李宝给取了钱,“拿去换粮食去。”

    赵木掐着点来,见收了阮猴儿的几双草鞋,忙拿了给坐在正中间桌子上的几个人,“兄弟们这脚上的鞋也太旧了,该换换了。这鞋你们分一分……”然后说李宝:“告诉大家,家里有草鞋的,都拿来,咱们收!十双草鞋一个铜板,两条席子一个铜板……”

    这下后厨的几个女人都跑来,只问是不是真的?

    “真的!真的!”赵木拱手朝寨子的方向:“主子爷和夫人说了,不拘是药材还是草绳,但凡是能用的,拿来都行。咱们都要的!”

    药材是啥?药材就是野地里长的那野草。

    草绳是啥?还是草编的。

    都是只要肯下力气,就能弄来的物件。这是大善人想着法子补贴大家呢。

    就有人欢呼着:“我去跟我们当家的说一声……”这一天一大家子上手,怎么不挣一天的饭钱?

    这么一会子工夫,得了信的都来问,把义栈围的水泄不通。

    阮猴儿就趁机道:“我这住的远,来回就得耽搁多少时间?回头我把家搬来,家里也没啥值钱的东西,靠着大善人住着,我也安心。”他还指了指湖里的苇子:“这些能割吗?”

    赵木心说这小子果然机灵:“能啊!不割也是浪费,开春长新的出来,这老的不就烂在池子里了。”

    众人这才恍然,这一湖的东西,可不马上成了宝贝。

    “那我真就搬来?”阮猴儿不确定的再问一次。

    赵木就说:“主子说了,湖边是要筑河坝的。你出工,咱们出料,搭把手就把房子顺手就给盖起来了。”

    啊?

    真的吗?

    事实证明是真的!

    阮猴儿回村一说,半拉子村子的人都过来帮忙。说是帮忙,其实就是看看,看看这说的是真的吗?结果就是,果然是真的!

    石头砌起来的房子,坚固结实,里面连土炕都顺势给盘上了。屋子对面,几十米外就是湖岸边,堤坝修的比墙还高,尽管只有阮猴儿家门口这一点,但不难想象,这沿湖要是修起来了……

    而且,人家给修了台阶,顺着堤坝下去,石头桩子上绑着一条崭新的小船。也是寨子的主人送的,这边盖房,那边就有木匠在打船。船不大,但在湖里打渔割苇子是足够的。若是真有涨水这样的事,一条船足以救一家子的命。

    当然了,船不是白给的。以后打渔,每天上缴一条鱼作为回报就行了。

    哪里找这种美事去?

    排着队说是等明年开春往过搬的人三天时间就统计了三百多户。

    这么多户,这是多少人口?一千五到两千的人口了。很快,这一片便会成为一个镇,一座城。

    阮猴儿自打有了房子,见天的往过跑。人没搬来,天寒地冻的,房子还要烘干。他来就是砸冰在湖里捕鱼,交一条抵船资,再留一条自家吃,剩下的或是卖给义栈,或是直接一次性抵好些天的船资,这都随心。阮猴儿不是不识好歹的孩子,若是有大鱼,大鱼就给上缴抵船资。小鱼或是自己吃,或是低价卖给义栈,总归是日子能凑活着过下去了。

    还有些没开工建房子的人,这会子也想法子卖钱。一家子齐上阵,捕鱼的,割苇子的,编席子的,一天总能挣上几个铜板。而与之相比的,便是因为寒冷,聚集在义栈里都有成百人的乞丐。这些人大有拿这里当分舵的意思。

    以阮猴儿为代表的,来来去去的人都说呢:“有手有脚的,啥也不干。叫人这么白养着……还动不动就说什么行侠仗义的大侠呢……不就是仗着人多势众人家拿他们没法子吗?”

    这话谁能受的了?

    一个小头目,叫卢东来的,当时就恼了,冷笑一声,手里的棍子一拿:“我们走!”

    “这就走了?”阮猴儿耻笑,“你们白吃了这么长时间,说走就走?叫大家伙评评理,你们嘴里的嚼咕,脚上的草鞋,炕上的铺盖,炕下烧的柴火,哪一个不是主子掏了真金白银给换回来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我就问你们,‘义’在哪里?”

    边上就有人附和:是啊!连给主人说一声的礼仪都不懂,还说什么侠义?

    卢东来还要辩解,边上一双手拉住了他,是个年已不惑的中年人:“人家说的没错。咱们叨扰主人这么长时间,原该是我们无礼的。”他就站出来说:“别人能打渔,咱们也可。辛苦几日,给主人家有个交代也好啊!”

    不管怎么不忿,这道理确实是这么一个道理。

    于是这些人一出动,每日的收货多了许多。可李宝呢,得了交代,每个人只收一条鱼抵饭钱,剩下的还是按照市价,给人家算钱。

    这些人都是五个一队,十个一组的,钱也一块算。但是很快的,内部就先有了矛盾,这钱全装到领头那人的腰包去了。赵木只冷眼看着,也不管。不管你们怎么分,我把钱给足了就成。银钱分了,谁都不满意,多寡上比较,不知道打了多少架。很快,就有人从这种小队里脱身了,找赵木说也要在这里安家,也请给他登记。如此,就暂时能多得一条船。

    如今附近的木匠都被请来了,就在沿岸打造船只。如今天冷,结冰了,多是用不着船的,只自己扎个简单的木筏子在冰面上,防止出现意外就好了。

    所以,一群乞丐原本的组织彻底的被打没了。各顾各的!

    每个人一天一条鱼还之前白吃的债,再一条鱼当当天的伙食。可这一网子下去也不只几条鱼,因此上,若是运气好,一天三五个铜板都是能得的。

    如此一来,钱很快的就积攒了下来。

    当初那个年纪大些的乞丐,竟然还说到了一个老婆。是个四十岁的寡妇,身边有一儿一女,大孩子都夭折了,就这俩小的活了下来。李宝的娘给牵线搭桥,于是,两人在义栈的柴房里,成了亲。老乞丐过起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赶上雪大,老婆子还舍不得他出去打渔割苇子,只叫在屋里的炕上坐着,然后打上二两老酒,烤上一条冻鱼,那滋味比当乞丐的时候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有这样的日子过,谁还稀罕去当乞丐?

    丐帮怎么了?我认丐帮,丐帮也没人记得住我是谁,对吧?

    一个冬天过完,这百十来个乞丐,愿意走的没几个。不光是想走的少,便是那后续得了消息来投奔的,就又有百十来人。

    虽说收购这些东西是花钱了,但这想把堤坝修起来,想给外围建造屏障,只自己花钱请人做,这又得花费多少钱。

    如今这么着,算是用最少的钱,尽可能办成最多的事。

    过年的时候,四爷和林雨桐打发尹东山和赵金,给这些丐帮留下来的人拜年,送年节礼,把面子做足了。然后才找了那个卢东来,说是请他把人手组织组织,咱们如今这规模,都够一个镇子了。这镇子的治安和安全,总得有人管的吧。请他出面,以后按月给俸禄云云。将人给彻底的绑在了这里。

    丐帮里,本就有两派,净衣派和污衣派。这净衣派是后来很多乡绅的加入,某一拨人的物质生活飞跃了一次。这人嘛,能穿净衣的,没人爱穿污衣。况且,他们依旧还是丐帮的子弟,至于为什么滞留不走……这不是受了人家的恩惠了吗?江湖人行走在外,自然是讲究个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人家这么对待我们,我们留下来帮忙,错了吗?

    有了这些人手,那些觊觎的宵小暂时缩回去了。但是,这事就这么完了吗?

    林雨桐这段时间,开始自己做饭了。

    每一道菜,都尽可能的做到色香味俱全。如此一日两日,始终不见要等的人来。直到湖边都修建了半圈的房子,湖里的冰消融了,热热闹闹的时不时的都有船只在湖里穿梭而过,也把孩子养的圆润的能在地上滚圈圈了,连四爷都被养的脸颊有肉的时候,终于,要等的人出现了。

    今儿她做的是干炸泥鳅。这泥鳅是阮家几个孩子送来的,在水里养了几天,泥沙都吐干净了。然后宰杀了切成段,用佐料腌制好之后,裹上蛋液跟辣椒一块,搁在锅里油炸。如今都还没有辣椒,只去年秋里的时候,自己在院子里开垦出两分地,种了一片辣椒。如今用起来倒也没人觉得如何。

    这干辣椒一入油锅,那味儿又是呛又是香,飘的到处都是。

    而陷在阵里出不去的某老者,吸着鼻子,不停的嗅:“什么味儿?这是什么味儿?”竟然这么香,这么刺激!

    这世上还有我老叫花子不知道的味道吗?

    于是便心急,可越是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敛财人生[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翼文学只为原作者林木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木儿并收藏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