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富贵盈香最新章节!

    李琋着人送回来的及笄礼物就是沈秋檀的安心良药,及笄之后,她将紫檀发簪小心珍藏,安心等待,但没想到好景不长,时间刚进入十月,又传出缠绵病榻的李琋终于亲临前线,可不幸被流矢所伤、性命垂危。

    沈秋檀的处境变得微妙起来。

    原本因为时间过去,暂时平静的风言风语如同狂风浪涌,狠狠反扑。

    之前那些嫉妒的、泛酸的、看不惯沈秋檀的,此刻放开手脚、火力全开的嘲讽着沈秋檀,即便沈秋檀从来不去赴宴、甚至不出门,但她命硬,克父克母,如今还没过门又要克死齐王了的消息甚嚣尘上。

    加上之前未婚先孕的消息,当真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若非沈秋檀有着前世经历,当真只是这个时代长大的十五岁少女,怕是已经投缳自尽了。

    十月十五,冷风带着些凛冽,沈秋檀拍拍自己滑嫩的面颊,拢了拢斗篷,悄悄的出了府。

    上个月,就是沈秋檀及笄前后,王蕴飞意外小产,昨日里她的贴身侍女来送帖子,邀沈秋檀去白云寺上香。

    沈秋檀太久没出门,加上王蕴飞成了鲁王妃之后,她们极少见面,又思及对方丧子之痛,便应了下来。

    巳时,两人在白云寺汇合。

    满山秋色萧索,人前从不露凄色的王蕴飞面色蜡黄,像是一夜枯萎的花朵,倔强又可怜。

    沈秋檀主动握了她的手,感受到她的颤抖,准备好的安慰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对于一个失去了孩子的母亲,所有的安慰都是徒劳。

    王蕴飞也没说话,只是反过来握紧了沈秋檀的手,像是迷茫的人终于找到了方向:“走吧,进去再说。”

    与云麓观不同,白云寺地广人多,香火极其繁盛。

    但鲁王妃的身份倒是也不用看人脸色,沈秋檀陪着王蕴飞给未能出世便夭折了的孩子点了长明灯,见王蕴飞一脸泪痕,她也不好受。

    过了午时,两人去厢房小憩。

    “秋檀……”王蕴飞颤抖的厉害,情绪不稳。

    “怎么了,蕴飞姐姐?”伺候的人都被摒退,厢房里只剩下她们两个。

    王蕴飞的呜咽声放开了,她放开嗓门,沈秋檀走过去,王蕴飞抱了沈秋檀的肩膀,呜咽声支离破碎:“为什么?要争要抢,冲着我来,为什么要去害我的孩子!”

    沈秋檀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脊背,喉头艰涩。

    哭声持续了许久,半晌王蕴飞终于松开她,抬起泪痕纵横的脸,眼里竟然有些了些坚定:“我要报仇!”

    “姐姐,你……”

    “我要报仇!”王蕴飞的声音找到了方向,掷地有声:“柳婉言,刘泠玉,所有害死我孩子的,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沈秋檀一惊:“蕴飞姐姐,你是查到了什么吗?”

    “嗯。”王蕴飞自己擦干泪水:“这个你不必管,我只是想找个地方找个人,可以无所顾忌的哭一场。”王蕴飞人前显贵,但她不过一个没有生母的庶女,不敢找嫡母哭,便是祖母也不甚喜欢她。

    沈秋檀心里一酸,美丽的眸子笼上氤氲的湿气。

    “姐姐,其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