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富贵盈香最新章节!

    “珝儿的婚期定在冬月,你比他还大,总不好太晚,可也不能越过他去,便叫太史局占几个明年开春的好日子吧。”

    皇帝自顾自的说着,完全不觉得他的话有什么不妥。

    李琋脸上如同结了冰的湖面,又硬又冷,似城墙。

    这就是他的亲爹。

    明明是一副愧疚的语气和姿态,说出来的话就像是施舍,明知道自己比李珝大,成亲却还要往后放,还让自己交出秋檀,只为了给李珝出气。

    他整个人像一块僵硬的石头,别人说他又臭又硬,可那却是他最后的盔甲。

    “父皇,儿子不想娶霍家和何家的女儿。”李琋平静的打断皇帝的话。

    “哦?那你想娶谁?莫非嫌弃何家是外戚?那要不只娶霍家女?”

    李琋心中只觉讽刺,一个贵妃的娘家就勉强算是个外戚吧,但是霍家不是外戚,也胜似外戚了。定国公霍准与太后的关系,比太后娘家王家与太后的关系都紧密……

    霍淳儿与何嘉蓉之间的争风吃醋,不过是太后和贵妃在博弈罢了。

    皇帝想快点把事情定下来,因为他还要看看与贵妃新编的舞如何了。

    李琋忽然想起沈秋檀,脸蛋红扑扑,眼睛亮晶晶,明明很害羞,却又装作大胆的样子,他的盔甲渐渐融化,他的声音恢复了平稳冷静和坚定:“儿臣想娶沈晏沣的女儿。”

    “谁?”皇帝从一堆奏章中找出他谱的曲子,揣进怀里,看样子是急着要走:“哪个沈晏沣?”

    “原济北州刺史,沈晏沣。”

    “他还有女儿?”皇帝盘算着:“朕记起来了,沈晏沣,沈家,那个只剩下一代的靖平侯府?门第差了些,风评也不太好,你若真心喜欢,权且做个侧室吧。”

    “儿子,是要娶,不是纳。”李琋双膝跪地:“还有,是沈晏沣的女儿,不是靖平侯府的女儿。”

    “不成。”皇帝摆摆手,走到门口。

    “父皇!”

    皇帝回头。

    “您还记得我母妃么?”

    皇帝脸一白,看着与平妃有七分相似的李琋,还是转过头,迈了出去。

    李琋听见脚步声渐渐远去,就像十年前一样。

    他的脸渐渐漠然下去,冰冷、麻木,谁也看不透。

    …………

    皇帝没有下旨赐婚,齐王要娶沈家女的消息却像是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整个京城。

    距离品香会不过才过了两日,各种消息铺天盖地,纷沓而至。

    先是白露书院的山长魏亭渊和鲁王意见相左,对香试名次产生意见分歧,以至于魏亭渊愤怒至极,拂袖而去;后是齐王与一个清秀太监过往甚密,且显于人前,人人皆传齐王不爱美人爱太监;紧跟着还有鲁王的心上人刘家姑娘和京城头号纨绔王充之搅在了一起,刘家姑娘损了闺誉,偏王充之已经娶妻,即便留了平妻之位,王家也看不上刘家女,可怜刘家姑娘上吊不成,又要绞了头发做姑子。

    各种消息纷纷扬扬,已经让京城百姓吃瓜不暇了,结果又传出齐王求娶沈家女的消息。

    消息一出,看好戏看笑话者有之,毕竟齐王的特殊癖好并不如何光彩;不满者有之,比如何家和霍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