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富贵盈香最新章节!

    与此同时,云麓观内。

    来上香的刘泠玉一路拜到三清殿外:“这侧殿怎么被封住了?”

    自从雪影被留在了赵王府以后,她又换了两个新丫鬟,一个叫暗香一个叫疏影,其中疏影口齿伶俐,极善于打听消息,她忙道:“听说是昨日里风雨太大,侧殿跟着塌了。”

    刘泠玉踩着湿润的泥土继续往前走,疏影忽而一弯腰:“这是什么?”

    只见墙根下的一片泥泞中,露出一点温润的光芒,好像是块玉石?

    她将那物拾起,又拿了帕子擦掉上面的泥垢:“姑娘,是上好的羊脂白玉,还是团龙纹的,您瞧上面的夔纹还有龙鳞刻得可真精巧。”

    疏影对着雕工啧啧称奇,刘泠玉将玉佩拿过来,眼神微微一变。

    玉佩触手细腻,色泽温润,她摸着摸着,唇畔漾起个诡异的笑容来。

    “走,我们回去。”

    “嗯?这就走么?山路崎岖,我们费了半天功夫才上山来,姑娘不是说要多住几日么?”暗香劝道。

    刘泠玉变了脸:“房子都塌了,又什么好住的,你是想让我死在山上么?”

    “奴婢不敢!”

    “哼。”刘泠玉将玉佩亲自收了,急匆匆的回去收拾东西。

    这玉佩的质地和纹饰……竟有些似曾相识,她是在哪里见过?

    她扫一眼不远处的两个护院,是那个送解药的人派来监视她的。自己身上的麻烦不少了,倒是也不怕因为玉佩再多一个。

    汪春山扬州一行,不仅毫无所获还被人活捉了,将自己抖露的一干二净,虽说让自己彻底暴露,但那个捉了汪春山的人却也给自己送来了治脸的解药。

    如今,她非但不担心自己的性命,也不怕送解药之人监视。

    因为对方既然给自己送了解药,就说明自己对他有极大的用处。只要多些耐心,对方总有一天会来找自己。而自己掌握了未来的局势,就能掌握主动权。

    至于手里的玉佩,其主人必然不凡,这纹路,只能是皇室宗亲才能用吧?她被自己的想法惊到。

    赵王、鲁王、齐王,还有楚王,到底是谁,更值得投资呢?

    主仆三人,连同那两个护院行动匆匆,离开三清殿的时候恰巧遇到了陈家的人。

    刘泠玉眼中闪过轻蔑,听说这是沈秋檀的外祖陈家,看样子是在找什么东西,或者找什么人。

    想想自己收获的玉佩,再看看一脸焦急的陈家人,心情还真是好呢!

    刘泠玉怀着飞扬的心情下了山,陈老夫人却险些一病不起。

    昨日疾风骤雨,秋檀一夜未归,她着急上火的半宿没睡,还是陈舅舅将小长桢带来,她看着外孙强打起精神,拿了之前的方子煎了药喝了,才没有让自己病下去。

    听说昨日里,西狄残部乌古斯部余孽潜入京城,大肆刺杀李氏宗亲,如今除了赵王,其余楚王、齐王、鲁王,连同几位宗室子都遇到了行刺,楚王重伤垂危,鲁王卧床不起,齐王至今下落不明,也不知道棽棽和这件事有关系没有?

    会不会是被这件事波及了,还是单纯的在暴雨中迷了路……

    …………

    夏日里的雨后晴天,天空特别澄净。

    当夜色再次笼罩山谷,星斗挂满天空,人显得愈发渺小。

    之前天才刚亮,李琋就让沈秋檀将他抱出了洞口。此刻星野低垂,夜色沉静,他依旧不愿意回山洞。

    沈秋檀正借着火堆的光芒处理一堆杂草、树根。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