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戏精守护者最新章节!

    陈彩半夜三更, 被赶出了总裁家。

    虽然从陆渐行这楼往后走几步,穿过小花园拐个弯就到自己的住处了。但陈彩还是被陆渐行的无耻给惊到了。

    没品!相当之没品!

    用完就扔睡完就跑, 呸!

    他气哼哼地刷卡回家, 看了眼手机,又是半夜三点。

    客厅里王成君给他留了灯,茶几上还放着一盘皮皮虾,用罩子倒扣着, 显然是等他回来吃的。

    陈彩被气得睡意全无,往茶几前一坐, 没好气地把罩子掀开,可是又没胃口, 气都气饱了, 手下摸索半天,一个虾壳儿也没扒开。

    倒是好几只公虾的小棒棒被揪掉了。

    陈彩:“……”

    烦什么见什么,早知道就该把陆渐行的给揪断。

    他气鼓鼓地在外面坐了会儿, 这才回到自己卧室。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原本以为自己会失眠,谁想到闷头一倒,竟然秒睡过去了。

    第二天陈彩自然醒,看了眼时间, 快十点了, 王成君也不在。手机被扔在客厅里,他担心有事情给耽误了, 起床去拿手机看消息, 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左右看看,这才看到了蒋帅的牛仔外套。

    坏了,这下竟然放小头牌鸽子了。

    陈彩拿过手机看了眼,果然上面有小头牌的几个未接来电,两通是昨晚,都是12点之前,那时候自己早上床去浪了。

    还有一个是凌晨两点半,陈彩想了想,那个时间自己刚被陆渐行赶出家门,估计正郁闷,什么都没听见。

    他赶紧先给人打过去,那边果然道:“我昨天等了你一晚上。”

    “对不起,”陈彩内心十分愧疚,立刻道歉道:“是我一给忙忘了。”

    蒋帅说:“我们这昨晚有表演的,请的魔术团。我跟酒吧老板请了假,还跟他要了支红酒,给你留了房间。结果我一直等一直等,一直到两点半酒吧关门了你也没来。我不想听对不起,你就说你在忙什么吧。”

    他的语气委屈,直接表态,却又不让人觉得是在指责。

    陈彩很自觉地跟渣男对号入座了,但这种事,肯定不能说实话的。

    “我昨晚就是……有个那个商务合作吗,比较麻烦,”陈彩无耻道,“有很多细节需要推敲。”

    “商务合作是你直接跟陆渐行谈?”蒋帅有些疑惑,不过没追问,关心了一句,“那最后谈妥了吗?”

    “没有,”陈彩叹了口气,“最后谈崩了,浪费了我一晚上。”

    小头牌哦了一声,反倒是贴心的不继续问了。陈彩松了口气,跟他聊了两句别的,又一想,这么好的孩子还是早点说清楚吧,自己一个老男人可不能再耽误他了。

    正好蒋帅聊起昨晚的魔术表演如何吸引人,陈彩笑着听着,便道:“正好要跟你说呢,酒吧这种好玩的活动,以后还是请同龄人玩一玩比较好吧,我不太合适。”

    “怎么了?”蒋帅问,“你不是挺喜欢看魔术和杂技的吗?”

    “我自己看行,跟你不合适,”陈彩道:“我觉得咱俩做朋还友可以,吃吃饭啊聊聊天啊,无所谓……你懂我的意思吧?”

    “……”蒋帅追他这么久,被明里暗里拒绝十次八次了,早免疫了。

    他随口道:“懂懂懂。就是普通朋友。”

    “那衣服呢,什么时候给你送过去?”陈彩道,“正好我今天要去公司,要不你看你在哪儿方便,我顺道开车就路过了。”

    蒋帅明白他的潜台词是没时间多聊,心里叹气,嘴上却若无其事道,“过几天怎么样?我这几天要回学校考试,没大有时间。”

    “那行,考试要紧。”陈彩痛快答应,“那到时候再联系。”

    他说话的功夫正好走到了洗手间,这会儿收了线,正好对上镜子里的自己。说来也奇怪,这次竟然比上次的美容效果还好,脸色红润光嫩,跟打了肉毒杆菌似的。而且不仅皮肤,整个人的神采跟平日里也有些不同。

    陈彩左右照镜子细细打量,心想陆渐行那个渣渣以后是约不到了,让他爱找谁找谁去吧,就是以后自己要是挑男友,一定得注意着点,找个能干的,要不然前后落差太大,到时候怕是要闹家庭矛盾。

    他心大,想得开,收拾完毕便开车去了公司。

    王成君这天一早也到了,正跟宣传说话,扭头看到他忙迎了过来。

    陈彩问:“人呢?”

    王成君指了指会议室:“都进去了。”

    陈彩一直在忙着给他找助理,人事部到处发招聘网罗人,好歹搜罗了一波,开始分批安排面试。今天上午是第一波,有十来个人。陈彩在来的路上打了几份面试材料,这会儿递给别人叮嘱发下去,让他们做着试题,又拉着王成君往旁边走了走。

    “招的助理以后是要跟着你的,所以你也看看有没有眼缘,实在不喜欢的不要勉强,给我传递一下信号。再者,一会儿少说话。如果今天能定下来,会尽快让对方上岗,跟你一块磨合几天。你跟助理虽然同吃同住,但切记你们是工作关系,掌握好分寸,过多的个人情况,像是家庭背景,经济条件,个人喜好……尤其是不好的习惯,哪怕是当笑话也不要随便讲。注意保护自己的隐私。”

    王成君点头,犹豫了下:“那他也要住进来吗?”

    “看情况,尽量给他们安排宿舍,毕竟不止招一个人。”

    “嗯,我也觉得这样,”王成君道,“毕竟别人不知道我们租的便宜,别以为咱多有钱呢。”

    “对了,不要说你的房子是租的,更不能提自己租的便宜。”陈彩叮嘱道,“没人愿意跟着一个穷鬼混,你自己都混不出头,他们哪来的指望?”

    助理的工资是分基本工资和补贴的,基本工资是公司付,补贴是艺人自己出。

    王成君心想故意装逼不好吧,我就是穷啊……可是陈彩这么要求,他也只得应下。

    过来面试的人一共来了十几个,男女都有,但都比较年轻,二十岁上下。陈彩收上来测试题和答卷一看,上来先点了几个名字。

    “你们几位先回去等通知吧,”陈彩道,“等出结果我们人事部的同事会再跟你们联系。”

    那几人面面相觑,迟疑着站起来往外走,有一个男生个子挺高,瘦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