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白月光佛系日常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晋I江I文学城  虽然太保在本朝已然是虚位,并无甚么实权, 大多是被皇帝加封给得力的功臣,以示赏识, 而非是委以重任, 但也算是一件了不得的事体了。毕竟谁不晓得崇北侯现下如日中天,风头正劲呢,倒是有风言风语猜测,陛下和太后不可能让崇北侯坐大,而皇帝此番举动无疑是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并且锦上添花一番。

    忠国公向来和崇北侯不怎么对盘,大家都是功臣,他原本论品级还压了崇北侯一头呢, 如今倒好,反倒没他风头劲了。

    郁暖就觉得忠国公心态不好, 被男主加封是什么好事不成?

    俗话说得好,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乾宁帝绝对没安什么好心。

    但崇北侯见惯了他感恩诚恳的晚辈样儿,故而倒是没起疑心,况且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拿点民脂民膏而已,自古哪个做官的没干过此等事?皇帝更是赐了他一副失传多年的雨夜春生图, 那岂不是说明陛下也认同他的做法?

    不过这件事带来的间接后果, 便是秦婉卿的尾巴翘到天上去了。

    她向来爱与郁暖比较, 但次次都输,只那次算计她失贞倒是成功了,可虽则不是没人暗地里说郁大小姐不干净,但明面上同情怜惜她的人反倒更是多起来。秦婉卿只觉胸中郁气难化。

    但此番,皇帝赏识她爹,一看便是要委以重任的样子,况且他爹一时高兴,还告诉了她一个秘密。

    秦婉卿眸中微冷,眯起眼睛,想起郁暖那副清纯绝色的样子,胸中的酸意蔓延开来,狠劲儿发散不开,满手麻痒,恨不得撕烂她的面皮。

    有些人天生运气好,但未免生在福中不知福了,可蠢人永远都是蠢的,即便给她万两黄金,说不准也只是拿了填茅坑,而时运,可是永远握在聪明的女人手里。

    况且,论美貌,论出身,她秦婉卿从来不输郁暖,能让她跌下一趟,便能让她再摔第二次。

    ......

    很快,便到了长安城中的踏青宴。这踏青宴的习俗由来已久了,不但是春日里要踏青,而且夏日里,贵女贵公子们也会在某日相约一道。这地点每年每季都在变,今年便选在了瑞安庄里。

    说到底,这些都是全长安最最有钱有权的富家子弟,在瑞安庄稍外圈的地方,包下几栋楼和几块地儿,也不是一件难事,大家有财出财,有权出权罢了。

    今儿个的秦婉卿,端的是与众不同的模样,一身高腰掐金丝牡丹纹襦裙,外头一件烟紫的丝绸半臂,皓腕凝雪,面如银盘,凤眼明媚带着水意,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奉承陪同的贵女们也多着。

    她见到郁暖来了,倒是大度,含着微笑慵懒道:“这不是郁家妹妹么?今儿个倒是来得早。”

    说着又被几个贵女簇拥着,不紧不慢地走上前,面上挂着好整以暇的微笑。

    原静护着郁暖,眸中淡淡道:“秦大小姐好兴致,今儿个倒是来得早。”

    秦婉卿只是掀起眼皮觑了原静一眼,微笑一下,点头示意,一副宽和不计较的样子。

    原静心里头有些不爽利,却被郁暖轻轻拽了一下,眼见身旁的姑娘面色淡然,雪白如皑皑冰雪,寂静不出声,便也咽下了口中的话。

    秦婉卿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再意气用事,这大庭广众的,得罪郁暖可不是甚么好选择。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她即便名声大跌,但拥趸者也不是没有,何必当众扇她几下玩玩?

    想扇郁暖巴掌,等以后,有的是机会。

    秦婉卿的气势来的莫名其妙,这次大家皆有出银钱,又不是她一个人包下的全场,但她倒是隐隐以女主人自居了,仿佛来者是客,人人都得了她款待一般,贤惠而雍容。

    郁暖暗自猜测,或许这时候男女主已经搭上线了?所以秦婉卿才这幅样子,春风得意,眸光盈盈。

    嗯,撇去个人成见,其实秦婉卿长得还蛮好看的。郁暖顶多就是不太喜欢她,也并没有到厌恶的程度。所以小姐姐长得漂亮,还是值得欣赏的。

    秦婉卿在郁暖面前款款走动,裙摆的流光在日光下恍若银河。她实在袅袅来回太多次,以至于悬挂于她腰间的那枚玉珏,都引起了郁暖的注意。

    这块玉石看着平凡无奇,但是在阳光下颜色微微泛着黄,像是被泉水浸润的琥珀,又似是半透明的黄金,不过那光亮稍纵即逝,不仔细看,根本没有人能发现。

    郁暖注意到,上趟见面时,男主戴过的那一枚纹路非常相似,但玉石的材质并不相同。相比之下,戚寒时的更为古朴内敛,并不惹人注意。

    秦婉卿见她注意到了,忍不住柔媚笑起来:“不过是友人送的饰品罢了,郁妹妹喜欢便拿去。不过此人与你,倒是更有渊源呢,难道郁大小姐却不曾得他相赠?”

    秦婉卿的语气很大方,非常......像是居高临下的优越。

    郁暖觑着她,淡笑道:“我却不知,秦姐姐说的是甚么人。”说着低头,露出一段修长柔白的脖颈,优雅浅啜。

    秦婉卿笑得暧昧不明,看了她一眼,凑近吐气如兰,婉转低道:“自然,他于我算不得什么,不过是个庶子罢了,还以为我会瞧得上他?可笑此人竟然这么殷勤呢。”

    她说着用白皙软嫩的手指,暧昧拨弄着玉珏,扭着纤媚的腰肢翩跹而去。

    秦婉卿的聪明之处便在于,即便嚣张,说起话来也很适度,如何也不会说出那个人是谁,更只对着郁暖一个人说。而旁人是真以为她们俩冰释前嫌,正在轻声说笑了。

    郁暖吃着酒有些发怔:“......”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