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白月光佛系日常最新章节!

    瑞安庄的主人,的母亲。

    宫里人说话可真含蓄。谁不晓得瑞安庄是乾宁帝名下的皇庄,他母亲当然是姜太后了,直说很难吗?

    其实郁暖抄经书的时候,只要稍稍抬头,便能瞧见对面的小楼,只是她对小楼里住着甚么人,或是有什么来客并不感兴趣,而侍候的婢女亦是只字不提的。郁暖的好奇心很有限,最最好奇也不过是看两眼,让她真的问两句或是假装路过打探,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不过,她也没想到,姜太后竟然也会来瑞安庄里。

    姜太后,是个实打实的贤妻良母。比起她的一双儿女,她更没有争权夺利的心思,但这不代表她就很温柔,相反,姜太后是个威严甚重的女人,一双利眼能把人的灵魂都看穿。

    具体表现在,原书中,秦婉卿和姜太后就处得很不好。隔三差五姜太后就要为难她一二,站在女主的视角上,姜太后是个恶婆婆,自己不好好养老,反倒整天干涉朝政后宫,撺掇儿子娶自家外甥女当皇后,恨不得把她挤到山沟沟里去养猪。

    然而,站在男主视角来看,这些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戚寒时虽冷情,但并不至于把母亲和一个妃嫔相提并论,即便秦婉卿已经算是他最偏爱的妃子。所以基本秦婉卿就没赢过。然而她就是再憋屈,也不能多说甚么。皇帝是偏爱她,与她更有话说,那是因为她比其他妃嫔更聪慧识趣,果决狠辣的性子最叫他欣赏,但也止步于此了。

    论真情,那层纱捅穿后是什么,她完全没有任何信心。

    就这点看,秦婉卿还是很聪明的。因为她要是执意捅破那层纱,可能会非常失望的。毕竟男主在尾声回想毕生,也遗憾坦言,自己一生,都没有爱过任何人,他不是全然绝情,但只是没有任何机会,也没有真正能与他契合的人。而这也或许也是《为皇》作者想要写出的,孤家寡人的悲哀。

    尽管有人打伞护着,郁暖还是被淋湿了小半边身子,一进楼里,便被那太监使人,带去厢房的屏风后头更衣。

    她的身材在长安城的姑娘里,算是极偏瘦的,单薄得像是一片雪白的澄纸,但偏偏她的单薄却显得十分轻盈,配上一双横波杏眼,柔婉的长眉,还有清雅如仙姝的面容,已然令人见之忘俗。

    不过,很难得的是,这身衣裳倒是十分合身。她觑着,仿佛还是簇新的模样。

    然而,这居然是一条齐胸石榴裙,裙子用料极为奢华,但却不着绣纹,端的一副纯天然去矫饰的样子,只裙摆上简单绣了金纹,逶迤到了地上。

    郁暖觉得,如果这是太后的衣服,那老太太实在太能赶潮流了……并且审美居然还这么直男,简直难以言喻。

    众所周知,时下大多以瘦为美,如果以瘦的程度比美,郁大小姐绝对是最美的,当然比脸她还是最美的。故而,这种前朝流行的款式,在本朝并不多人穿,因为胸太小,撑不起来,反倒显得不够雍容。

    然而她也没法子,只好勉强穿上,对着铜镜一望,却觉得也没有想象的那样糟糕。翦水秋瞳,象牙白的肌肤细腻光润,胸前的沟壑虽不深,但却透着点青涩的纯粹懵懂,腰带简略勾勒出柔美的曲线,身姿美不胜收。

    她记得自己的胸,仿佛以前也没有这般丰盈。嗯,大约是错觉吧。而且,这件衣服或许有点过分合身了,简直像是为她定做的一样。

    算了,还是不要多想了。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毕竟太后也是头一天见她,更加不可能预料到她今儿个要换衣裳,这一看便是巧合嘛。

    过了片刻,又有锦衣婢子来恭敬引路,郁暖顺其自然,见到了当今皇太后姜氏。

    太后正在雨天里,席地而坐,看上去也不过四十出头的年纪,端的娴雅可亲,正慢悠悠地织着布。她的织布机一看便是用名贵的木材做成的,颜色深红而泛着点点光润,而太后一边推着横木,右手娴熟拉紧纬线,不紧不慢地做着活计。

    郁暖只好恭敬在一旁候着。

    过了一盏茶时间,太后才慢慢道:“你是郁家姑娘?”

    她说着,微微抬头,含笑看了郁暖一眼,手下的功夫也不曾停下。

    郁暖点头,恭敬垂首道:“回太后的话,是的。”

    太后顿了顿,才慢慢微笑道:“抬起头来。”

    郁暖微微抬头,让太后恰巧能看见自己的容颜。太后的神色有点晦暗,但仍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