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大仙官最新章节!

    “这不是地狗么?不是说他被这楚弦一指灭魂,怎么会……”

    “我明白了,这是幻术。”

    “幻术?怎么可能,若是幻术,如何能躲过咱们的眼睛,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刚才那鱼,我听说过,乃是阴阳幻神鲤,幻术之神,而且已经是被滋养的极为厉害,若是这阴阳幻神鲤施展幻术,你我若是不靠近,还真看不出来。”

    “嘶,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还没看出来吗?这楚弦之前是假装灭杀地狗,他只是用幻术,蒙蔽了抓他的捕头,当时若是咱们在场,或许能看出端倪,但一般捕头,绝对看不出来。”

    “不对,刚才六殿府君大人也没说啊,以府君大人的神通,如何看不出来?”

    “府君大人当然能看得出来,只是,府君大人没说而已。”

    几个判官回想刚刚六殿府君的样子,的确,当时府君大人是一脸诧异的看向那楚弦身后,显然就是看出了这幻术的破绽。

    只不过,府君大人根本没有说什么,或者说,都到了这个时候,府君大人再说什么也没用了。

    “那这楚弦,究竟是要做什么?他为什么要假装灭杀地狗?”

    显然,这个问题是现在不少判官最不能理解的事情,有判官看不穿,但也有几个判官看出来了。

    “好算计!”一个老牌判官此刻想通其中缘由,当即是面色一变,带着惊恐之色看向楚弦。

    “若我所想不错,那这楚弦就太厉害了,廉貉,又如何是这等人物的对手?”这老牌判官此刻反倒是想要迫切的知道自己所猜的是不是真的,或许,只是自己胡乱揣测?

    廉貉在看到地狗之后已经是惊的说不出话来,这一刻,他身为判官的那种自信,那种沉着荡然无存。

    就算是他,在看到这种完全出乎于他预料之事时,也会惊慌失措。

    而这种机会,楚弦又如何能放过。

    虽未参加阴府堂会,但堂会上的事情,楚弦都能猜到,甚至知道廉貉的说词。

    “廉判官,我楚弦再问你一句,你要定我何罪?”楚弦再问。

    廉貉咬牙切齿,不发一言,实际上是他心乱如麻,不知如何作答。

    楚弦则道:“我知道,廉判官你是以我人官越界,灭杀阴府官员,以此为罪,要加罪与我,可现在你们看到了,地狗魂魄尚在,这罪,你安不到我楚弦头上,现在,轮到我审你了,就问问你,尧光县那两百多口人命的案子。”

    廉貉大惊,立刻道:“你无权……”

    楚弦打断:“我乃圣朝巡查御史,有巡查诸界之权,怎么没权?”

    这话,带着训斥,廉貉无言作答。

    所谓趁热打铁,这道理,楚弦焉能不懂?他立刻是将一百年前尧光县里发生的廉、陆、姚三家的恩怨道出。

    “因为这件事,所以你廉判官记恨了百年之久,此番抓到机会,便派遣地狗带着你的鬼器去杀人,我问你,这算不算是触犯阴府律法?”楚弦正色严问,那声音,大的都快掀翻屋顶,质问之下,一股浩然正气涌出,震的鬼牢中的众多鬼物不敢吭声。

    “你污蔑本官,所有的事情都是地狗做的,与我何干?”廉貉此刻咬牙辩驳,楚弦冷哼一声,伸手将后面的地狗抓来,这地狗身上绑着锁魂链,动弹不得,但这些日子,很多事情他都知道。

    楚弦也运用阴阳幻神鲤,将他‘隐身’,哪怕是判官,只要不是接近在七尺之内,都发现不了任何端倪。

    自然,楚弦早就告诉地狗,廉貉会将所有的罪过都扣在他头上,地狗虽然凶残狠毒,但却不是一个忠心之人,尤其是知道廉貉完全是在利用它,将他当成了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后,此刻地狗又如何会继续替廉貉背锅。

    尤其是他是亲眼所见,楚弦这段日子运筹帷幄,手段高超,他就是个傻子,也能看出廉貉不是这楚弦对手。

    既然如此,他便是该怎么招,就怎么招。

    此刻,不用楚弦逼问,地狗已经是吐豆子一般,将真相道出。

    “诸位判官大人,是廉判官命令我去人间杀人,作为属下,我不敢不从啊,虽说我知道此事触犯阴府律法,但官大一级压死人,我不敢与廉大人抗争,更不敢抗命不遵,所以只能是按照他所吩咐的做事。”

    地狗着急说道,他算是弄明白了,眼下他唯一能活命的机会,就是将罪责都推给廉貉,如此一来,他自己才有那么一丁点活命的机会。

    否则他连鬼都做不成,那才叫悲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