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嬿婉及良时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到她的名字,是在承安呈上的奏疏之上。

    承安说,想娶她做王妃。

    因为当年的徐氏一族,以及重重缘由,他并不喜欢这个儿子,这些年来,也待他很冷淡。

    不过,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又是终身大事,那姑娘门第不显,所以他略微想了想,便准了此事。

    宁海在边上小心翼翼的问:“圣上,您要见一见姚氏,训诫几句吗?”

    那时候他连承安承庭几个儿子都很少见,哪里会专门抽工夫去见一个未过门的儿媳妇,想也不想,便推拒了。

    再后来,他想起这事儿时,总觉得有点儿后悔。

    倘若那天他见她一面,跟她说几句话,该有多好。

    兴许后面那些波折磨难,都不会发生。

    只可惜,这世间没有如果。

    承安的婚期定在了六月,是诸皇子公主中第一个成婚的,烈日炎炎,他不愿去给承安做脸,索性留在含元殿里同臣工议事,第二日他们夫妻来请安,也推说头疼,叫他们回去了。

    仔细数数,她很早便入宫,六月同承安成婚之后,竟然直到九月,他才见到她。

    九月初三,是他生母的忌日,贤妃执掌六宫,先去问过他应该如何,他看她掩藏在眼底的希冀与野望,便叫她自己看着操办,简洁些便是。

    待到第二日,披香殿里有人往含元殿去请,他不耐烦去看那些虚伪嘴脸,借口事忙,推脱掉了,独自在前殿坐了一会儿,又觉得无趣,便同宁海一道,往承明殿侧的花园透气。

    哪曾想到,竟在那里遇见了她。

    那是他生母的忌辰,为犯忌讳,她穿的清素,雪色上衫,藕色下裙,发髻低低挽就,只缀青玉,身姿婀娜,像一枝梅。

    远远瞧着,是一束白梅,近处细看她酒后醺然的面庞,却似一枝红梅。

    不知怎么,他心里忽的动了一下,停下脚步,往凉亭里去,同她说了几句话。

    她答得滴水不漏,既恭谨有礼,也疏离有度,言谈中有书卷气,却知道遮掩锋芒,不叫人觉得是在炫耀。

    真是个妙人儿,叫他越看越喜欢。

    可惜,她只想避开他。

    他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但也没为难,示意她离去,自己却在凉亭里坐了很久。

    有点儿越界了,他想。

    虽然不喜欢承安,但那毕竟也是自己的儿子,而姚氏,是承安的妻子。

    听说,他们夫妻伉俪,情谊深厚。

    ……

    承庭大婚之后,萧家的心思也重了,贤妃往含元殿去时,话里话外的试探,显然是希望他立承庭为太子。

    只是,行事之间太招摇,就有些讨人厌了。

    更不必说,她在后宫里,已经摆足了六宫之主的架子。

    这时候他却听人说,二皇子妃病了。

    这场病,来的可真是时候。

    这种恰到好处的聪明,也真是讨人喜欢。

    他静坐一会儿,吩咐人赏了点东西,便没有再提。

    ……

    那天傍晚,他偶然间来了兴致出去走动,却到了他们宫里去,想着承安出宫办差今日回来,索性进去等他。

    人进了书房,正随意翻看架上的书籍,却听脚步声在身后近了。

    他以为是承安来了,或者是奉茶的宫人内侍,哪知竟是她过来,笑语盈盈的唤了一声“哥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