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吃可爱多长大的她最新章节!

    归皖一路摸到停车场, 才发现没什么人——说是放假,但生病的人居多,节目组请来了能请到的最好医生, 除了家里实在有钱的,可以说基地是最好的治疗地方。

    江起云在剧组待的时间长, 什么都经历过几次, 深知流感这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危害性。基地刚有几个人感冒的时候,他就亲自买了生姜和红糖发给大家, 提醒大家每天回宿舍后自己熬姜水喝,预防被传染。不过学员门每天训练忙的要死,大家难得一点时间用来睡觉都不够, 因而没几个人有心情天天花半小时去喝姜水。

    除了归皖每天被江起云抓去宿舍,被投喂江导师亲手熬制的红糖水外, 其余的姜几乎都被供着, 没发挥什么作用。

    江起云跟他们说的不要一瓶水几个人喝,忙起来也被这些人忘在脑后。姑娘倒还好, 大小伙子没几个人讲究这个,感情倒好, 谁也不嫌弃谁, 乱抓起一瓶就往嘴边递,然后哥俩好地一起发烧躺宿舍。

    江起云这几天甚至在思考要不要给他们一人定制一个保温杯, 杯盖上加粗一号宋体标上每个人的名字, 省的拿错。

    刚刚经过导演组的同意, 他自掏腰包, 着手去办。

    他低头发微信吩咐小赖,去交代找大容量杯身好看的杯子,保温性要好,男女同款不同色。打完字收起手机,一抬头,恰好看见入口处小跑来的归皖。

    男人面无表情的脸轻轻添上一点笑意来。

    归皖一路猫着腰捂着脸跑进副驾驶,伸手干净利落扣上安全带,低声催促道:“快开车快开车。”

    江起云失笑,右脚踩下油门,贴着车膜的越野车缓缓驶离停车场,“这么害怕被看见?”

    “......”

    车开出去好一会儿,归皖才肯正过脸,闻言撇嘴:“谁让我找了个大明星,我这都是为了谁?”

    江起云斜眼睨她:“我又不怕。”

    归皖一顿,扭头看他。

    江起云无奈:“我是不是跟你说过,真有女朋友的话,不会刻意隐瞒。你不用为了我的名声和粉丝数委屈自己。”

    归皖目光不动,视野里,男人面相冷淡,嘴角一抹弧度不容忽视。

    拿到手机解决完美国导师那边的事情,归皖就第一时间下了个微博,然后疯狂地开始搜索与江起云相关的信息,企图进一步拓宽对自己男朋友的了解。

    江起云平日里的作风太云淡风轻,归皖一度怀疑这人是不是居功自傲,仗着自己好看就不多在乎粉丝。后来慢慢发现,其实不是——他有微博,虽然一个月发一条,并且还关了评论,一派祥和的气息,但与其他微博只用来发广告的明星比,他更多了几分生活气,会不时跟粉丝分享生活;他机场从来不走贵宾通道,就为了让早早等在外面的粉丝不会白来;很少合照,签名却从来不吝啬;粉丝礼物一概不收,但信件之类的心意,却都会体贴收下,认认真真保存好......

    云淡风轻的温柔。

    当然,作为娱乐圈三大直男之首,江起云自然也有那么几段为粉丝津津乐道地、惊心动魄的采访视频。

    归皖现在想起来还是忍俊不禁。

    【主持人:今天是情人节,起云有没有什么要和粉丝说的?

    镜头前的江起云一本正经:希望大家早日找到男朋友,真的,找男朋友比追我重要。

    主持人:起云不怕粉丝找了男朋友就不喜欢你了吗?

    江起云:不怕,事实上我会很高兴——我又不能娶人家,就这么吊着这么多人,总觉得自己特别缺德。

    主持人:......】

    【主持人:粉丝们对你有很多愿望啊请求福利啊什么的,你觉得哪个是永远不会实现的呢?

    江起云:睡我

    主持人:......】

    【主持人:不知道起云心仪的另一半是什么样的呢?

    江起云:互相尊重,不粘人

    主持人:这么简单,再没了吗?

    江起云想了想,肯定道:女的

    主持人:......】

    【主持人:起云学生时代有没有什么不大高兴的事情,说出来让大家高兴高兴。

    江起云:......有。

    主持人:什么?

    江起云:我初中的时候,有个女同桌,总是拿数学题来问我,然而我并不会,她就说没关系她会,然后给我讲。

    主持人:咦,她是不是......

    江起云郑重点头:她是,她就是在鄙视我是学渣,她虽然表现的不明显,但我们学渣都很敏感。

    主持人声音不那么稳:......然后呢?

    江起云:然后我就跟老师申请换了个同桌,不然被鄙视多了我怕留下心理创伤。

    主持人:......】

    归皖坐在这人身边回想自己昨晚在微博上翻到的名场面,乐不可支,余光瞥见这人严肃刻薄的侧脸,咬着牙扑哧扑哧死死憋笑。

    “......?”江起云注意到身边人憋笑把腮帮子憋通红,不明所以。“我刚刚说的话有什么好笑的地方吗?”

    归皖摇头如拨浪鼓。缓了缓,觉着自己在人家郑重说不要委屈自己后这么笑实在不大礼貌,掐了两下自己大腿,好不容易敛了笑,带着自己眼角笑出的泪花坐姿端正。

    江起云狐疑:“那你笑什么呢?”

    “没......”归皖下意识否认,想了想,又忍不住,掐着自己大腿根问他:“那什么,据说,你初中是......学渣啊?”

    江起云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他握着方向盘,没偏脸:“你看到我采访视频了?”

    归皖忍笑点点头。

    江起云无奈:“别总上网找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看,真人就在你面前......她们老拿那几个采访胡说八道,说我注孤生什么的,我说我不能她们还不信,现在这不是打脸了?”

    归皖揩掉眼角的泪花花,忍不住问道:“那个同桌......你就没有想到她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问你问题的吗?”

    江起云表情放空了一下,随即皱眉,不赞同:“她喜欢我,为什么要问我不会的问题?”

    归皖:“.......”

    身边人久久没说话,江起云好奇,扭脸看她,“怎么?”

    “......没,”归皖有气无力,不忍直视,她今天总算见识到什么叫凭实力单身:“开你的车。”

    ......

    ......

    江起云把车靠边停在一个小巷子口,探手解开归皖身前的安全带,“下车,吃饭。”

    归皖看了看破败的巷口,不明所以:“在这儿吗?”

    “嗯。”

    江起云从车里的储物箱里掏出两个口罩,扔给归皖一个,他自己戴好口罩下了车,又到副驾驶拉归皖。

    归皖被他拉出来,手被握在男人手心,脚踩在简陋干净的砖块上,任由江起云拉着,走进破败的巷口,绕过斑驳长满爬山虎的绿墙。

    巷口里的场景比外面要好些。简单的四合院,一溜街上支了不少摊子,浓白的烟顺着烟囱直直飘散,浓厚的生活气息。街上人不多,伶仃几个都是上了年纪的人,见到他们,不意外,甚至目光亲切。

    江起云熟门熟路地找到了一家小店,店的位置很靠里,两人拐了几个弯才到。店门口站着一位围着围裙的老妇人,佝偻着腰,正在炸油条。

    江起云走近站在摊前,大声喊:“阿婆!”

    那老妇人闻言抬起头,见是他,浑浊的眼里浮上笑意:“阿云来啦?还是老样子?”

    说完又顺着他看到身后的归皖,笑意更深:“交朋友了?”

    归皖连忙对阿婆笑笑。

    江起云点头,笑着回:“是,老样子,来两份。”

    “好嘞。”

    点完早餐,江起云拉着归皖,随手在摊边找了张桌子坐下。

    归皖小声问:“酒香巷子深?”

    “差不多,”江起云嘴边挂着一点笑,“我小时候父母工作忙,有时候拍完戏或者下课没东西吃,就会过来。阿婆炸的油条很好吃,你一会儿尝尝。”

    归皖乖乖点头。

    没多一会儿,小老太婆笑眯眯的端着两人份的油条豆浆过来,边往桌子上摆边笑着打量归皖,临走对着江起云说了好几句“好”。

    归皖不明所以,“阿婆什么意思?”

    江起云憋笑:“说你好,跟我正好相配。”

    “......”归皖脸红,不搭理这人的油嘴滑舌,兀自夹了快油条塞嘴里,一咬,怔了下。

    江起云等着呢,“怎么样,好吃吗?”

    “.......”归皖扯下那块油条来,在嘴里嚼了几口咽下肚,才使劲点了两下头,“好吃。”

    她原本以为江起云口中的“好吃”多少带着童时的感情色彩在,但出乎意料的,这油条是真的好吃,口感宣软,外酥里嫩,不结油块,她刚入口时甚至怔了下。

    江起云笑笑:“那多吃点。”

    归皖当然不会客气。她一偏头又咬了一小块下来,边嚼边问:“我们吃完饭去做什么?”

    江起云想了想,“看电影?”

    “你能看?”

    “......”

    归皖端起豆浆碗,把大半张脸闷碗里,声音含糊,“要不我们去你家看电影?我有两部想看的......老片,一直没看。”

    江起云不疑有他:“好,什么电影?”

    归皖放下豆浆碗,白色的液体残留在唇上一些,她不设防地伸出舌尖舔掉,神神秘秘地:“到了再告诉你。”

    江起云目光沉了沉,心思被她刚刚的小动作牵扯,只点了点头,没多问。

    正好他家里还有一套家庭影院,江起云想,只要归皖不是要跟他一起欣赏“爱情动作片”,其余的他都能接受。

    他是这么想的,在归皖把片子找出来投放在那个占了整面墙的大屏幕上之前,他都是这么坚定地认为的。

    直到两人进了家门,江起云被摁在沙发上,归皖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捣鼓着他的笔记本电脑时,他还皱了皱眉,伸手要把人抱上沙发,“地上凉。”

    “不凉,我很快,诶你别碰我......两分钟两分钟就好。”

    江起云迟疑了下,只好收回手。他开始怀疑她是不是真的要看岛国“动作片”,并犹豫要不要告诉她,女孩子邀请自己男朋友一起欣赏这种片子,通常不会有什么太健康的结局。

    但看她一脸兴奋的样子,江导师大义凛然的忍了忍,没说。

    他正经端正的坐在自家沙发上,肌肉紧绷,面色严肃地像是下一秒就要奔赴战场,直到大屏幕上突然蹦出一个略感熟悉的片头曲。

    国产剧?

    江起云愣了下,仔细开始回想,这是部什么“老片”。直到屏幕上滑过几张人脸,电石火光间,记忆迅速回拢,他猛地扭头看向沙发上坐的人。

    归皖已经憋笑憋的浑身发抖。

    江起云:“...................................”

    他咬牙切齿地把人拉到怀里,紧搂着,几乎是从牙缝里一字一句地蹦出几个字:“这是什么?”

    归皖不敢看他,偷着笑被他掰着下巴对上男人的视线,眼见躲不过,归皖吞了吞口水,只好装傻,“你小时候主演的剧啊,你不记得了?我看微博上好多人说,你在这剧里激萌,我就......就想看看。”

    她说到后来忍不住笑,又不敢光明正大让他看见,只好装作羞愧,往他脖子根一埋,半晌,“嗤嗤嗤嗤......”

    江起云感受怀里笑的花枝乱颤的小身体:“......”

    他面无表情要去搬电脑:“不看,换一个。”

    “看嘛看嘛,”归皖一急,立马抓住他手,为了看电视不管不顾开始蹭着他撒娇,一手搂着他脖子,一边不住往他怀里直蹭,像条蛇似的,“我就看看,我肯定不笑你。”

    少女身体软的像是没骨头,江起云昨晚本就欲求不满,这会儿被她蹭的心浮气躁,一把扣住她的腰,沉声在她耳边警告:“......别蹭了。”

    归皖一愣,听出男人声音不对,立马僵住。隔了会儿,少女从他怀里探出个发丝凌乱的脑袋,眼睛水雾弥漫:“那看不看?”

    “......”江起云咬牙,“看。”

    归皖目的达成,感受到他身体的异样,脸红了下,要往沙发上爬,被江起云扣住:“就这么看。”

    “可是你......”

    “要不就不看。”

    “......”归皖立马立正坐好,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轻飘飘压过他身体某处。

    江起云:“......”

    两个人相亲相爱的坐在沙发上围观电视剧,除却归皖屁股底下咯人的玩意儿,一切都和谐而美好。

    剧情缓缓展开,没几分钟,少年江起云穿着古装戏服出场。江起云端坐,面无表情看着一整面墙上,自己眉心点个小红点、脑袋盯着一个揪的面部大特写,脑袋里只有四个字——公开处刑。

    归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起云眉心跳了跳,忍不住提醒她:“你刚刚说不笑的。”

    归皖无辜:“可是我忍不住。”

    江起云:“......”

    归皖目光定在电视上,笑的不行,扭头“吧唧”亲了一口怨念深重的人,安抚道:“你小时候真可爱,好喜欢。”

    “......”

    江起云睨她一眼,咬了下唇,保持住面无表情。但莫名地,心情好了些。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