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老干部虐渣手册[快穿]最新章节!

    寇秋哪里知道, 放在殷寒眼里, 这一身不过百的衣服显然成为了他如今生活得并不好的铁证。杭安和当年在杭家,那是正儿八经的大少爷, 身上穿的衣服,哪一件不是叫的出牌子的?

    哪里像今天, 穿着这样的杂牌货,还要蹲在路边试图劝走小摊贩。

    他拢了拢身上的风衣,心头竟涌上一阵淡淡的怜惜来。当然,这怜惜里头混杂的,还有丝毫不容错认的一点骄傲, 甚至连语气里, 也带出了几分意思在里头:“安和,你这又是何必。”

    他点了支雪茄, 缓缓吸了一口, 望着指尖的烟雾逐渐飘散了。

    “当年那些事, 我早已不在乎了。你要是过的这么难, 为什么不愿和我承认呢?”

    寇秋匪夷所思地盯着他看,实在无法理解他到底是从哪儿看出自己如今生活艰难了。

    “你”

    殷寒正愈接着向下说, 却听见手机忽然响了声。他解开锁,上头的来电, 清清楚楚写着“汪总”两个字。

    殷寒原本沉稳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他盯着那个来电, 也没心思再和寇秋说什么。只匆匆挥了挥手, 将自己的名片塞到了寇秋手里, 便弯下腰,重新钻入了车中。

    风把他身上古龙香水的气息吹了过来,浓烈的香气。寇秋有些不习惯这味道,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他听见一句话也跟着风一同荡过来了,车中的男人声音骤变,很难形容那是欣悦还是悲伤,仿佛喉咙的声带都在紧紧地绷着,勉强从唇中挤出的字。

    “喂,汪总?”

    “”

    寇秋顿了顿,低头看向手中的名片。上头写着的,是远洋集团分公司市场部经理。

    寇秋盯着远洋集团那几个字看了会儿,随后幽幽道:

    系统也说:

    像是在哪儿见过。

    寇秋终于想起来,

    远洋集团的董事长叫汪小雨,年纪已有五十上下,可因为保养得宜,看起来只有四十多。她棕色的卷发悉数盘了起来,香奈儿的套装干练而简洁,这样的年纪,一双八厘米的高跟鞋还能踩得优雅得体,看上去,便与人一种“这女人不太好对付”的印象。

    季白与她已经在视频会议中见过几次,因而一眼便认了出来,伸出手:“汪总。”

    “季总。”

    汪小雨红唇弯了弯,与他简单地握了下,“季总比我在视频里看到的还要年轻。”

    季白淡淡一笑,并未将这话放在心里,只是客套道:“汪总,请。”

    项目的考察和洽谈都进行的很顺利。在会议结束后,季白本已经命人布下了酒席,可汪小雨却摇了摇头,“这就不劳烦季总了。我这儿还有个小家伙,比我提前几天回来了,得去看看他才行。”

    她喜欢年轻鲜嫩的男-色,这在商界中,几乎是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秘密。懂得讨汪小雨欢心的,在谈生意时,往往就会派公司里年纪并不大的男孩子,最好是生的稍微俊朗点儿的,对汪小雨的胃口,到时候也好办事点。季白也知道她这毛病,因此也没再说,只命人将她好好地送走。汪小雨并未在n市停留,立刻便命司机开车去了c市。

    路上的司机小心翼翼看她脸色,半晌才道:“汪总,殷经理他回国后,提了辆车。”

    提辆车而已,汪小雨并不在意,只是随口过问一句:“哪一款?”

    司机顿了顿,实话实说:“前几天发行的限量雷电系列。”

    汪小雨这才将眼睛睁开了。

    雷电系列,一辆也有近千万。她的指腹摩挲着手指上戴着的翡翠戒指,忽然道:“他这几天,都是这么花钱的?”

    司机忙应道:“是。”

    “太多了。”

    汪小雨淡淡道,将自己的手机扔给副驾驶座上坐着的助理,“给他打电话,让他注意点。”

    助理忙把手机解锁了,里头的男孩是按照姓氏的字母顺序排列的,他翻了半日,才从里头翻出了殷寒,立刻拨通了电话。那头的殷寒声音诚惶诚恐,道:“汪总?”

    这时候语气却知道客气了,可在花钱时,却一点也不知道客气。助理三言两语警告完,那头殷寒的声音明显变得恐慌起来,连连道:“是,是。殷寒知道了。”

    手机不知何时被汪小雨给拿了过去。

    这个能在商场上翻手为云覆手雨的女人,如今只是放出三分气势,便已经足够将殷寒吓得不轻了。她的声音沉沉低了下来,不动声色道:“殷寒。”

    殷寒猛地打了一个哆嗦,身形颤抖的更厉害。他吞了口口水,手指甲都牢牢嵌入了肉中。

    “汪总?”

    “殷寒,你要记住了,”汪小雨淡淡道,“我身边,没有什么人是不可替代的。你要是想留下来,就老老实实地呆着,做条好狗。”

    她没有再向下说,便一把掐断了电话。电话这端的殷寒忧心忡忡,连续打了个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一颗心就像是被放在天上的风筝,左来右晃地在风中飘荡,没个安生。

    他最终烦躁地将手机摔了,一下子瘫软在座位上,“艹。”

    这算是个什么事

    “不就是辆车吗,”他放下了手刹,嘴上仍旧念着这事,说不出的心烦意乱,“才多少钱,倒也值得这么来把握训一通”

    给老女人做事,一点都不轻松。想要哄汪小雨开心,也不是什么轻松活。倘若不是汪小雨起初愿意帮他摆平孟老大一事,殷寒也不会跟着这么个年纪大的女人。

    如今倒好,他这么个年纪,被人当成了免费自-慰-器用,一用就是两年,却连拿钱买辆车的权利都没吗?

    殷寒在心中连说了几声小气,在转动方向盘时,却又情不自禁想到了今日见到的杭安和。

    杭安和似是一点没变。

    这几年的岁月没能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迹,他的肤色甚至生的更加白皙,伸出来的一双胳膊让人想起热腾腾的牛奶。他望着人时,眼珠子也是浅淡的琥珀色,像是藏了蜂蜜似的。

    只是看见他的第一眼,当年的感觉便像是全都回来了。

    只可惜,杭安和似乎混得不太好。

    殷寒将车子停下等红灯,淡淡心想: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虽然杭安和没钱了,可他如今有钱了。只要杭安和愿意,念着之前的旧情,他也完全愿意伸出手来帮上一帮——他一早就觉得,季白是肯定靠不住的。那样一个人,年轻又傲气,才这么大年纪就打拼出了一片江山,之后肯定是要和女人联姻的,又怎么可能为了杭安和,真的把自己这一生都给搭上。

    偏偏杭安和飞蛾扑火,非要撞上一撞。

    这是何等的傻?

    殷寒口中一声低低的叹息没有出来,只把手搭在方向盘上。他不可否认,他的心头,还有一点隐秘的欢喜。

    一是为证明这世间并非他一个男人是会变心的,也算是男人的通病,并不能算是他一个人的错。

    二来实际上,在之前,杭安和一直是杭家的大少爷,而他不过是个从山村里奋斗出来的普通青年。

    殷寒也试着不要在杭安和面前低下头,可难度实在太大。身份的云泥之别摆在这里,无时无刻不让殷寒感觉到心中不平。

    而如今,终于他是天上的云,杭安和才是那泥了。

    这种生出来的骄傲感,毫无疑问助长了他大男人的自尊心。

    ——你看。

    ——现在,终于轮到你被我救助了。

    *

    寇秋自然没理通渣攻这突如其来的神逻辑。他处理完了相关事宜,第二日便回到了家里,迎接他的是狼崽子,几乎是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狼崽子幽绿的眼睛便骤得一下亮了起来,如同两颗瓦数很高的小灯泡,咻咻闪着光。

    他猛地从玄关处窜过来,狼尾巴东晃西晃,欣喜的小泡泡几乎要按捺不住煮沸了似的,咕嘟咕嘟往外冒,“你回来啦?”

    寇秋应了声,将包放在玄关上。狼崽子就接过去抱住,仍然眼巴巴地看他,“怎么提前了,没让我去接你?”

    寇秋失笑:“停机坪离得很近,就几十米远。”

    接什么?’

    小白皱皱鼻子,很不赞同:“几十米呢!”

    可远了好吗?!

    他亦步亦趋地跟着寇秋,寇秋把他拉到墙边,又比了比。不过一天的时间,小白的身高又往上窜了窜,他的生长习性很特殊,成年后,便进入了快速成长期,个子一天一个样。季白说,等狼崽子的形态长到和他一样,两个性格也会融合的更彻底。到了那时,他与小白,便不会再有这样明显的身体切换了。

    寇秋也说不清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但能让季白成为完整的自己的爱人,他心头还是有几分欣喜的。

    小白哼唧着抱着包跟着他,忽然手摸索了下,从包的侧面抽出一张薄薄的纸片来。

    “这是什么?”

    他好奇地嘟囔了声,将纸片举到了眼前。

    “什么?”

    寇秋随口问。

    哪知这一看,狼崽子浑身的毛都炸了,尾巴一下子僵直地竖了起来,蓬松的活像是个鸡毛掸子。他两只毛耳朵也高高竖着,声音骤然提高,“哥哥怎么会有殷寒的名片?”

    “意外碰到他了,”寇秋说,并没将这件事当回事,正在将衣服一件件放回衣橱中,“怎么了?”

    狼崽子不说话,盯着纸片的目光像是要把纸片烧出两个洞。

    在寇秋进衣帽间后,他忽然磨了磨尖锐的獠牙,仍旧死死地盯着这张纸。突然之间,他把上头的“殷寒”两字撕掉了,放在嘴里撕咬成了再看不清的碎片,这才重新张开嘴,吐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