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我为仙君种情蛊最新章节!

    为保证剧情连贯性, 本文已开启防盗模式, 跳章过多影响剧情理解喔  只见南面平台外,红日西斜,映在翻涌云海之上, 铺开万丈金光。又有不少孤立的小云朵被山风掀起, 塑出似人非人形状, 如同真神踏浪显圣、金仙乘风下凡。

    练朱弦虽是第一次来云苍, 却也听说过“云海金仙”的奇观。此刻大殿里赞叹声起此彼伏, 众人全都目不转睛。

    可美景总是稍纵即逝。当斜阳降落到云层以下,金光瞬间转为曙红,将云海、云像全都蒙上一层血色。

    坐在门口的练朱弦微微一愣,那数十名云苍弟子又齐刷刷将门合拢。室内灯烛耀眼, 虽不敌日光, 却也将人照得纤毫毕现。

    _____

    云苍素来崇拜玉清真王。相传, 真王于夜晚戌时三刻飞升成圣, 拜祭以及灵修仪式便也定在夜间进行。

    当大殿门扉再度敞开之时,室外天地已经沉入了一片静谧幽暗的深蓝当中。与会宾朋各自提着灯笼, 抑或取出照明法宝, 三三两两, 朝山顶高处的仰天堂进发。

    依旧没有人主动与练朱弦攀谈, 他便独自一人跟随人潮前行。

    上至山顶处,但见月华高照、星斗漫天, 仰天堂鸿图华构、巍峨伫立。

    堂前有巨岩, 方百余丈, 其上经纬纵横,平整如天人棋局一般。凡经纬交错之处,皆摆有圆座蒲团。宾客来至岩前,便按座次落座。

    毫无意外惊喜,练朱弦依旧居于末席。他刚落座,就听见身旁的妖怪私语:“怎么好像没见着西仙源的巫女?”

    另一妖怪同样小声道:“我可是就指着看她们才来的!”

    练朱弦这才想起,方才花园里他也曾经不小心听见凤章君与手下弟子提及此事。但他对中原格局不太熟悉,也并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众人各自坐定,乐工开始鼓吹祭祀乐曲。掌管祭祀的云华殿殿主身着法衣、手执神幡徐徐登场,身后一左一右跟着两名道童,一人手捧云苍法印,另一人手持刻有玉清真王真名的象牙朝笏。其后又有云华殿弟子若干,手捧法器,亦步亦趋。

    祭祀队列行至仰天堂前,云华殿主口诵咒语。不一会儿,石门开始放光,显现出清晰的铭文。

    所谓的“开悟灵修”乃是一项极为古老的传统,原本也算是提升修为的一种捷径。

    然而随着近五百年来修仙方式的变革,“开悟灵修”早已过时。而参加这种仪式的意义,也只不过是为了向云苍表示忠心。

    感受不到修为的增进,练朱弦干脆偷偷睁开了眼睛。借着透亮的月光,他很快就找到了凤章君的所在。

    大约十丈开外,男人正凝神打坐,神情肃穆庄严,仿佛并不认为这只是一场戏。

    练朱弦继而想开去:在这晨钟暮鼓的云苍山上,这种徒具形式的“演戏”或许还有千千万万件。成天浸淫在名门正派气氛之中的凤章君,也可能早已被磨平了棱角,不再是当年那个至情至性的少年。

    那么既然彼此的轨迹早已分歧,又何必要强行重合。

    他正想到这里,耳畔忽然崩起一记杂音,似乎是哪个抚琴的乐工出了岔子。

    练朱弦循声望去,却猛地感受到了一阵杀气。

    不对劲!

    他视线尚未聚焦,祭乐声已被打断。古琴悲鸣、编磬倒地。然而更让人胆寒的,还是乐工们惊恐的叫声。

    练朱弦终于看清楚了:乐工席上冒出了一团巨大的黑影。它周遭包裹着浓重的黑气,唯有一双眼睛荧绿发亮,如坟冢中的鬼火。

    难道是尸鬼?

    也难怪练朱弦诧异——云苍贵为天下修真第一大派,想必禁卫森严,偏偏又是真王祭典这般盛大风光的节骨眼上,竟然能让一只尸鬼长驱直入?

    顷刻间,那尸鬼已经撂开了几名乐工,直冲台上而来!

    今夜负责警戒的云苍高级弟子大多被布置在山门及各处要道上。专司护卫要员的高手们也尚有一段距离。倒有几个修为尚浅的年轻弟子,高声上前应战。

    这些弟子虽然年轻,却多少都是有些游猎经验的,此时也并不慌张。在他们看来,眼面前不过是一只小小尸鬼,倒正好在诸位师父尊长的面前出一出风头。

    再看北面,包括春梧、凤章二君在内的云苍主事者全都镇定自若。侍立在他们身侧的护卫也毫无反应。显然是想要看看年轻弟子们的表现。

    只见那尸鬼周身黑雾缭绕,根本看不清肢体形态,起初与那群年轻弟子远远地周旋了几回,显然不占上风。只见它突然一声暴喝,冲到近前,又冷不丁地从黑雾里探出两只细瘦胳膊,居然如同蜘蛛一般,长得惊人。而那指爪锐利如刀,在冷月下隐隐反光,只在人身上轻轻划过,伤者竟像中邪似的应声倒地,抽搐不止。

    爪上居然有毒?!

    中原虽然也有毒术,却鲜少如此刚猛强力。云苍又向来崇尚远战,对于近攻毒术无甚研究,那些年轻气盛的弟子这才略微有些迟疑起来。

    倏忽间,那尸鬼已经撂倒数人,直冲台上而来!

    台上的嘉宾虽然是各门各派的要员,却未必都身负武功。尤其是练朱弦身旁的那些小妖小怪,平日里只会巴结逢迎,如今见了凶神恶煞,早就缩成一团。

    练朱弦本是可以出手的,可他领受了半天的恶气,更想要趁机瞧一瞧这些“中原正派”的能耐,于是决定按兵不动。

    这边,又有几名守卫一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