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总裁的试睡专员 > 53.第53章

53.第53章

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总裁的试睡专员 !

    顾总超帅!

    “就是你爸爸害我家变成这样的!”男生说得咬牙切齿, 表情带着痛苦。

    叶黎父亲生意上的事她从来都不清楚, 她忙说:“这是不是误会,你别动手啊。”她的手下意识摸着大衣兜里的手机, 忽然在这瞬间感觉到一阵短促的震动。

    电话接通了!但是不知道是她刚刚胡乱按的110还是朋友的电话。

    危急时刻,叶黎带着哭腔示弱说:“帅哥, 我看你跟我差不多大,你别想不开, 你劫持我还拿刀子伤我,这是要犯法的, 但是你放心,只要你放了我我不会告你的。这是华新路的废弃工厂巷吧, 我刚刚看见你从这里来就知道你生活不容易, 还住在这个五块钱一天的集装箱里, 我特别体谅你的难处, 我身上还有一百块钱, 你拿去买点吃的吧……”

    叶黎的心砰砰直跳, 她第一次一口气说这么长一串话, 不知道大衣兜里的电话打给了谁,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挂断电话,听没听到她刚刚这一通很明显的暗示。

    男生看着叶黎从大衣兜里掏出一百块钱,她还扯着零散的五十块钱都给他:“这是我刚刚买药剩下的钱,我跟你一样生活状况不好, 晚上就吃了碗热干面, 还闹得胃疼, 你看,我刚刚才买的药……”

    男生显然是不相信的:“我才不要你的钱,你知道我妈是怎么死的吗?都是你爸爸害的!”

    ……

    庆城海滨路香山别墅。

    夜色下澎湃的大海岸边,黑色劳斯莱斯幻影突然一阵急刹。

    驾驶座上的顾易南握着手机,双眉紧皱。他连接车载蓝牙,飞快调转了方向。

    车厢里,叶黎突如其来的电话令他神情瞬间变得严肃。他按下静音,拿出工作手机拨通一个号码:“陈队,我要报警。我女朋友在华新路一处废弃工厂巷被劫持,歹徒男,外貌年龄23岁,持有凶器。按照我女朋友说的情况他们目前应该在一个集装箱里,是五元一天的那种移动集装箱……”

    车子飞快驶入街道,一路闯了很多红灯。

    叶黎还在和歹徒周旋,用她的临危不乱和小聪明。顾易南握着方向盘,心跳到了嗓子眼,他听着车厢里叶黎带着哭腔的声音心疼得恨不得立刻飞到她身边去。

    电话里传来的对话令他弄清楚了叶黎被劫持的原由。男生家境贫困,母亲在工地上上班,那是叶黎爸爸公司下面投资的一个工程项目。但是叶黎爸爸公司出问题前那笔工程款就已经被项目经理卷走,很多工人被拖欠工资,如果按时间算被拖欠的工资应该只有两个月,但是男生话里的意思却是整整一年。

    顾易南料想这应该是叶黎爸爸监管不力,导致手底下人克扣工人的工资。不幸的是这个男生的妈妈在讨薪时出意外死亡,父亲也重病卧床,所以男生找不到项目经理,不知道为什么知道了叶黎,才报复到叶黎这里。

    忽然,电话里的歹徒厉声吼叶黎:“把你手机拿出来!”瞬间,电话已经被挂断。

    车子在这时拐入华新路,顾易南猛地踩停刹车。

    叶黎还在逼仄狭小的集装箱里卖惨哭泣,“哥哥,我爸都不要我了,听到你的情况我真的很为你难过,我们俩都没有亲人,像个孤儿一样……”

    男生的态度已经比刚才缓和了一点,但还是狠狠地说:“别跟我装惨,你一看就是有钱人,我家里变成这样都是你爸爸害的!”

    紧锁的铁门突然被撞开,碰一声惊响,持枪的警察一瞬间冲进小屋子对准男生。

    小屋子里只有一盏昏暗的台灯,几乎同时,顾易南也出现在警察身后。叶黎借着昏暗的灯光望清他,瞬间冲了上去。

    她一把扑进他怀里,紧紧搂住他腰,原本只是假装在哭惨博歹徒同情的她在这瞬间忽然便忍不住委屈地呜咽出声。

    顾易南目光一沉,紧搂住叶黎,低头轻抚她头发:“别怕,我来了。”

    ……

    从派出所做完笔录走向车子,顾易南搂着叶黎的肩膀,亲自为她打开车门。

    他将暖气调到最高,偏头问叶黎:“还冷吗?”她在发抖。

    叶黎摇头,只将大衣拢得更紧。她对刚才的事件还是恐惧的。

    顾易南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拨打电话:“帮我在华威街W酒店准备无香型的沐浴露与洗发露送到我的专用套房,准备一盒胃药……对,是吃了街边小馆不干净的食物后胃疼的症状,急救箱也放一盒在房间里。”

    叶黎这时偏头看向顾易南,等他挂完电话忙问:“这是去哪?”

    “去酒店,你第一次工作的酒店。”

    “送我去?我要回甜蜜小区,赵喂喂还在等着我给她送药。”

    顾易南直视着路况,依旧专注地开车,只回:“几栋几室,我让人去照顾她。”

    叶黎还是拒绝的,她今天特别感激顾易南的出现,庆幸误打误撞拨通的是他的号码,庆幸他接到手机没有挂断还报警亲自赶来救她。可如果因为这样就要跟他一起去酒店……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我要亲自回去照顾她,她喝醉酒了。”

    “你腰部受了伤,明早我要带你去医院换药,还有,你现在胃疼……”

    “我的胃疼都是编给那个男生听的,是赵喂喂不舒服。”

    叶黎的坚持在顾易南身前不起作用,车子离甜蜜小区的方向越来越远,叶黎发挥吼功:“我要开车门跳车了。”

    顾易南淡淡勾了下唇角:“你可以试试开不开得了车门。”他说,“想好如何解决今天这个男生的家庭状况了吗?”

    叶黎被问住,一时茫然地摇头。

    车子稳稳停在酒店门前,顾易南偏头望住叶黎:“我帮你赔偿你爸爸拖欠给这个男生家属的工资,额外赔偿一笔抚恤费用。你答应——做我女朋友。”

    顾易南回头望了一眼周湛,男生穿一件宽松的毛衣,年轻帅气,是个文艺青年,和他是迥然不同的风格。

    走廊很安静,只余叶黎放在玄关处的电热水壶发出咕噜噜的沸腾声。叶黎呃了一声:“不用帮忙……”

    她说得迟疑,周湛走到她门口:“民宿里不比酒店,一些闲杂人等不认识的不要跟他们交谈,大理这边夜晚有巡警的,我也住在你对面……”

    叶黎正要开口让周湛回房间,忽然在这时听见身后突然发出的“砰”一声惊响。

    她被吓得叫了一声,瞬间听到顾易南脱口的一声“小心”。

    刹那间,顾易南扑上前用双臂将她紧紧抱住,旋转了身体将她抵靠在门上。她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看见周湛在刚刚那一声惊响时蹲下身去抱他的猫咪,而不是像顾易南这样护住她。

    叶黎抬起头望见顾易南微微皱起的眉头,偏头才看见身后全是白色气体。

    “着火了!”她忙喊,忽然望见地面碎裂成玻璃渣的电热水壶,玄关处也正有水滑落。是电热水壶爆.炸!

    叶黎忙看着顾易南:“你没事吧!”

    他这才缓缓松开手臂,但是右手仿佛僵在半空,收得有些吃力。叶黎忙握住顾易南的右手,低头望见他手腕处那片被烫伤的红斑。

    她慌张起来:“你疼不疼,这里有医药箱吗?”她自言自语地说完转身要去找医药箱,却才发觉白天在屋子里没有看见过,忙回头握住顾易南的手,“好像没有,我,我帮你用自来水冲一下。”

    顾易南手腕处这时已经渐渐鼓起水泡,叶黎手足无措,她抬起头,听到周湛的猫咪绵软的叫声响在耳边,望见顾易南眼底的深邃。她刚刚一点都没有想到会发生意外,也完全没有料到顾易南会下意识先保护她。

    眼下,她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只是一双桃花眼里有些自责和担忧。

    周湛忙拿出手机:“我给老板打电话……”

    顾易南从始至终没有说过痛,望着叶黎:“把包拿上,跟我走。”

    “去哪……”叶黎在此刻还是发怔的。

    “去医院。”

    她忙回房间收拾起包和行李,穿着自己带来的睡衣,来不及换衣服便直接披了一件羽绒服,拖着行李箱走到门口。

    顾易南用没受伤的左手拉过她的行李箱走向楼梯口,叶黎忙说:“我自己来。”他没让她插手,直接走向尽头。身后的周湛想叫叶黎,似乎见他们是相识的便没再开口。

    走下楼梯,顾易南提起行李箱说:“把我手机拿出来拨通赵宏的号码,通话记录里有。”

    叶黎忙在他大衣口袋里掏手机,顾易南低头看见说:“不是这个,右边口袋里的工作手机。”

    叶黎按照他说的找到了他的工作手机,顾易南低头凝望她开口:“密码6个0。”

    电话虽然拨通了,但是暂时没有人接。叶黎抬起头对上顾易南凝望她的目光:“手机没有人接,赵宏是谁,医生吗。”

    他打给的是司机的号码,刚刚他是自己一个人按照叶黎的定位开车过来的,跟司机分别前他已经让司机回去休息了,现在受伤的那只手已经不方便开车。

    顾易南开口:“让店里的人去找个司机过来。”

    “我会。”叶黎忙说。

    楼下花园里,老板夫妻两人正在擦拭秋千架,见叶黎和顾易南拖着行李箱忙丢下抹布走来:“美女,帅哥,你们要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