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总裁的试睡专员 > 33.第33章

33.第33章

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总裁的试睡专员 !

    顾总超帅!  叶黎笑:没事, 谢谢美女同事!

    下午五点,叶黎坐了地铁出现在华威街W酒店,她站在酒店大门环视一圈四周, 在前台拿了房卡走进电梯。

    但是叶黎去的是负一层和负二层,她记着余珍的提醒,要留意酒店周边的交通环境。其实这一点叶黎从前作为客人时就明白, 她在微博吐槽和赞美过很多酒店, 但那时是作为客人时潜意识里的感观, 而此刻加上职业因素她自然需要有一个心理适应过程。

    叶黎从地下车库离开, 回到房间, 依旧是9420房, 她进门第一秒钟便是感受开关的便利度和光线问题。

    然后换鞋, 拿出卷尺走进浴室测量马桶高度。

    叶黎第二次用卷尺, 早上嫌弃这种工具粗糙,此刻她还是翘着兰花指在测量,卷尺开关忽然一滑, 尺片收拢的瞬间恰好划破了她手指。

    “嘶……”叶黎急忙用纸巾擦掉冒出的一点点血,忙去房间找到急救箱处理了下伤口。重新戴上手套, 叶黎继续没完成的工作。她一边测量一边记录在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

    做完这一切, 叶黎脱掉衣服,换浴袍,进浴室, 打开花洒的同时也按下了计时器。

    热水只要3秒钟, 高迅速。

    洗完澡走出浴室, 叶黎正穿着浴袍,她躺到床上按照早上顾易南说的那样认认真真体验起身下这张床的感觉。平躺,侧卧,调整枕头气垫芯高度,一番折腾,她又脱下酒店睡袍试验裸睡的舒适度,最后闭上眼睛的她在这张柔软舒适的大床上渐渐熟睡。

    最后叶黎是被全身的瘙痒闹醒的,她抓了下脖子,又挠起胳膊和心口。

    怎么这么痒?脖子以下还发烫。

    房间里只有书桌旁亮起一盏昏暗的台灯,叶黎打开床头灯坐起身,揭开被子时吓了一跳。

    胳膊和心口红彤彤一片,还有轻微的小红点!叶黎飞快跑进浴室照镜子,脖子上全是刚刚被她抓出来的印子,心口也都是一大片抓出来的红色纹路。叶黎看得心惊肉跳,她急得想哭。

    这是怎么回事?床上有让她过敏的东西吗?她的身体一直都很敏感,肯定是遇到致使她过敏的东西了!

    第一次遇到这种突发状况,叶黎不知道怎么办,她慌慌张张给余珍打去电话。

    “余珍,我过敏了,全身好难受啊,我这是怎么了?”

    “你现在什么情况啊?你确定是过敏吗。”

    叶黎忙点头:“我身体一直都很敏感,从前自己住酒店也很挑剔,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过敏的情况。我现在全身痒得难受,又不敢再用手抓,发红的地方还很发烫。”叶黎说完自己的身体状况后又很担心工作,“这是个大客户,他们的总裁不是要我写报告时一定要真实一点吗,我如果把这件事情写上去岂不是砸人家招牌。”

    “你别急,身体要紧,你先去医院检查一下,查个过敏源。”余珍毕竟比叶黎有工作经验,帮她想着主意,“你跟你的小组长沟通一下,看她怎么处理这件事。”

    叶黎忙给程颖拨去电话,虽然她心里不喜欢程颖,如实汇报完后,程颖语气严肃问她:“对方跟你说的入住报告什么时候交过去?”

    “明天早上十点前。”

    “嗯,你的房间体验还差多少?”

    叶黎如实回:“晚上的东西差不多全部结束了,就差明天早上光线好时拍照片和感受阳台,然后还有早餐。”

    程颖似乎并不像开始那样急切,语气平静:“之前我们也有试睡员过敏过,但是她们都坚持完成工作任务了。叶黎,你也要坚持哦,先把工作完成,明天给你放半天假去检查身体……”

    叶黎打断:“什么?明天才让我去检查身体?”她气急,“我就是完成任务的机器是吧,难道我不重要吗?”

    程颖丝毫没有顾及她的感受,继续严肃地说:“请你注意一下你的工作态度,别忘了你还只是试用期。如果不是你跟客户的要求吻合,你以为苏姐会去微博上找你一个过气网红吗。”

    叶黎反唇相讥:“那您太抬举我了,我可不是什么网红。一百万粉丝送你,要得起吗。”自从叶黎微博评论里有粉丝爆出她这个豪门千金一夜暴穷后,她的粉丝值便迅速窜到了一百万,估计都是吃瓜看笑话的吧。

    程颖没有跟叶黎再争执,只说了一句:“我问你,你要继续完成工作任务,还是不想干了?”

    很明显的威胁,叶黎满肚子憋屈却只能自己咽下去。

    挂断电话,她全身仿佛有一万只小蚂蚁在到处爬,叶黎忍不住用手抓,原本白皙的皮肤全变成红红一片。她不敢再继续挠,望着自己现在的情况,爱美的她终于穿好衣服打车去了医院。

    急诊挂号费让叶黎心疼了一下,最后医生开了检查单子,要她去窗口.交费查过敏源,叶黎下楼去了缴费窗口才知道检查还要五百块钱。

    她愣,拿回单子看了眼:“为什么做个小检查就要这么贵啊。”

    值班人员回:“这是国外进口的设备,你刷卡还是现金,带医保卡了吗。”

    叶黎窘得满脸通红,最后坐在医院花园长椅上的她吹着十一月里夜晚的冷风,人生里第一次这么憋屈难过。她没忍住湿了眼眶,拿出手机给爸爸拨去电话,那头仍旧提示无法接通。

    身上还是很痒,可如果去做检查再开点药,她身上就没有钱了。她现在就只靠李书慧买香水的那一千块钱活着。叶黎犹豫,要找人借钱吗,给赵喂喂打电话?算了吧,赵喂喂本身情况没比她好多少。

    给之前追求她的那些富二代打电话?叶黎在心里否定,那些男生是什么人品她还不清楚吗,找女朋友就只是拿来玩的,她可不会作践自己。

    想到这里叶黎不禁更想念她爸爸,当初叶黎妈妈因为爸爸没钱才要离婚的,所以从小到大叶黎爸爸对叶黎宠爱的同时在感情上也很严厉。爸爸不许她学生时代谈恋爱,并且一直给她灌输“你这么好看,是爸爸的小公主,要毕业进社会后恋爱才懂看清人”的思想。叶黎很明白其实这只是她爸不想自己辛苦养大的白菜被猪拱了。

    而像叶黎这种外表好看到一定程度的女生没有男朋友的世界也已经很精彩了。她活到23岁一直没恋爱过,以前还想着大学毕业可以找男朋友,后来觉得拿钱到处玩耍比男朋友更好玩。

    叶黎放弃了找人借钱的想法,她忽然在此刻涌出一个很大的决心。闺蜜们不是已经疏远她了吗,上司和客户不是都看不起她吗,第一次上班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她一定要努力工作,要做出一翻业绩来亮瞎他们的眼睛!

    脆弱与无助只流露了一分钟,等她站起身擦干眼泪后便又是从前那个青春靓丽的可人儿。

    叶黎回到酒店,没敢在床上睡觉,就在沙发里靠了一夜。

    第二天,她拍完房间、浴室和阳台的照片后在七点半去了楼下的餐厅。这次是她自己亲自品尝早餐,端着餐盘走到靠窗那个光线好的位置,拿出手机认真拍照修图。

    叶黎吃完早餐回到房间准备编辑好这份入住报告,忽然在走廊碰到服务生。

    服务生正站在她房间门口按门铃,叶黎问:“你有事吗?”

    “您就是途艺旅行的试睡员吗。”服务生将手中的瓶子递给叶黎,“是这样的,我们集团的顾总准备了新的无香沐浴露,需要您试一下,我放进房间哈……”

    原来那个总裁还记得。

    叶黎赶着时间拿了新的沐浴露进浴室,热水浇在她发痒的皮肤上时瞬间带来一阵快.感,但等她洗完澡出来霎时又感觉到全身已经火辣辣地又疼又痒起来。

    叶黎飞快在书桌前编辑完报告,发给程颖后等待回复。

    半个小时后,程颖在微信上回复她要她去公司一趟。

    叶黎这是第一次进途艺旅行的办公大厦,地址是庆城繁华区的一座写字楼里,途艺拥有其中一层楼作为办公区域。叶黎先去了人事总监办公室,跟苏以见了面。

    她这才了解了公司的一些关系,苏以这个人事总监其实就是老板娘,途艺旅行这个APP是苏以跟她老公一起创建的。跟途艺的APP风格相似,苏以是个时尚漂亮的职业女性。

    苏以跟叶黎说:“这次那边对今天的报告还是比较满意的,等通知下来我们也会酌情奖励你。”

    叶黎说了谢谢,又被程颖带到她的小组跟同事们打招呼,因为大部分同事都在全国各地跑酒店,办公室里真正留下的人几乎都是各个小组的组长。

    程颖第一次见叶黎,眼底的惊艳一闪而过,微微抬起下巴看叶黎:“这就是我们的办公地点,一般来说你们试睡员留在办公室的时间会很少,几乎不用过来这里……”

    程颖介绍的同时叶黎也看见了回公司请假的余珍,余珍是个打扮日韩的小女生,很惊喜地跑到叶黎这边来,“果然!你比你微信头像好看十倍!”

    叶黎说:“你也很好看。”

    “不不,现在你来了就是我们公司最好看的试睡员了,我觉得你可以打颜值招牌,在我们内部社区多发点照片。”

    叶黎笑:“商业互吹先到这,我等下再跟你聊。”她重新听程颖跟她介绍工作,中途程颖被叫到苏以办公室,回来时满脸笑容。

    “舒旅集团那边对你新交上去的入住报告比较满意,给了你一百积分的奖励。”

    积分奖励?叶黎没有明白,正要开口询问时手机忽然有来电响起。

    她跟程颖招呼了一声走到窗口去接听,电话里的女声很温柔:“你好叶小姐,我是舒旅酒店集团市场部的总监助理,你的入住体验报告我们市场总监与上级领导都很满意,给你额外的一万块酬金我们已经打到贵公司账户上了,你留意一下,这是我们集团单独给你的奖励哦。”

    叶黎心里一阵兴奋,表面上心平气和地回:“谢谢贵公司领导,你们太客气了。”

    一万块!原来那个有毛病的总裁真的是块大肥肉!

    收起手机,叶黎重新回到程颖身前,她脸上带着笑,为刚刚电话里的事开心:“组长,你刚刚说的积分奖励是什么?”

    “客户那边出现满意的情况大方的会额外给你们酬劳,我们公司有个积分制度,你每完成一个任务,就可以在APP内部论坛领取100到1000个积分不等,任务不达标则会扣除100个积分,等你这个月拿满5000个积分就能拿到全档工资五千块了。”

    叶黎脸上的笑渐渐凝结:“为什么还有积分制度,之间电话里面试时不是说过一个月5000吗?”

    “是啊,大部分试睡员都是可以圆满完成当月任务的,除非你像第一次那样不上心。”程颖又说,“哦对了,你第一次的试睡报告被扣除了100积分,加上你这次顺利完成任务的500积分和额外奖励的100积分,你现在一共有500分,离5000积分还差四千五哦。”

    叶黎有一肚子火气,但是在程颖毫不在意的眼神里静下心,不就是五千积分吗,她不信自己拿不下满分。

    “那舒旅集团给我的一万块钱奖励呢,我去财务领取?”

    程颖问:“什么一万块奖励,是一百积分,给我跟你说了啊。”

    “他们市场总监的助理亲自给我打电话说过的,组长要不要确认一下……”叶黎望着程颖眼神里的淡定,忽然后知后觉地似乎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的钱呢。”她再问了一遍。

    程颖抱着手臂一笑:“没有钱,那是积分。”

    叶黎冷冰冰看着程颖,转身说:“我去找苏以。”

    余珍从她那组冲了过来,轻轻握住叶黎的手臂:“别闹,你不知道我们第一次的奖励都是要给小组长的吗。”

    叶黎气急,不甘心:“凭什么要给小组长,那是我自己挣的,我为了这个事还过敏,现在全身都还发痒又不敢挠!”

    余珍匆忙将叶黎拉到一边:“你小点声。”她叹了口气,“一般第一次客户给的额外小费奖励都会让组长分去一点,但是我没想到程颖只给你100个积分,她也太狠心了,钱完全不给,连积分都才100个,要是我的组长怎么也会把你这个月的积分全提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