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总裁的试睡专员 > 19.心动

19.心动

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总裁的试睡专员 !

    叶黎声音里的哭泣令顾易南一震,他很快说:“你在哪里, 地址告诉我, 我马上到。”

    “我在, 我不知道……”身后已经没有看见那些追赶她的人, 叶黎在寒风里冷得瑟瑟发抖。

    “把定位发给我。”

    叶黎停下车子,按照电话里顾易南沉稳有力的声音做,她发完位置信息, 进入共享地图里, 顾易南的头像在缓缓靠近她,让她觉得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还有这样一个人甘愿奔波赶来保护她, 心口在这个冬夜里才渐渐升起一丝温暖。

    重新发动小车子, 叶黎也按照地图跟上了顾易南的位置。

    她不记得骑行了多久, 双手吹在冷风里已经没有知觉,道路上寂静得一个人影都没有,直到拐出道路很远后,前方隐约能看见一点微光。

    片刻,那道光越来越明亮, 车子开着刺眼的远光灯, 汽车车灯像夜空里的星辰朝她闪烁了两下后便飞快地朝她冲来。

    叶黎停下小电动车, 抬起冷到僵硬的双腿一步步上前。

    车子在路面划过刹车声, 倏一声停下后,驾驶座里的男人大步朝她走来。

    车灯将男人挺拔的身影照得更加高大, 叶黎这一刻眼泪滚落得更凶, 也一步步朝顾易南走去, 渐渐变成小跑,最后一头扎进那张温暖的胸膛里。

    叶黎就这样搂住顾易南的腰,埋首在他胸膛喃喃地哭。

    顾易南收紧眸光,也紧紧收住手臂。叶黎一边抽噎一边说:“这是什么鬼工作,我不要干了!我就是真实的记录报告,凭什么也能遇到这种险些丢命的事……”

    顾易南虽然不知缘由,但是语气沉稳,拍着叶黎的背安慰她:“回车上告诉我。”他搂着叶黎坐回车上,将暖气调到最高。

    他问:“现在你想去哪里?”

    叶黎眼底惊恐,摇头:“我不要回那里!”

    顾易南调转车头,驱车驶向城里,叶黎在车上将事情说给他听,她拿出手机浏览好久,“这是我的账号,但是这不是我发的试睡报告。”

    “是你组长发的。”顾易南说。

    叶黎眼底一片冰凉,经过刚才惊恐的一刻已经更加明白了职场的险恶,“我拿到账号时就改过密码,她怎么能用我的账号操作?”

    顾易南说:“这个行业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像途艺这样的大公司后台操作更高级。你的组长有权限查看你的草稿箱和相册,除了不能抹掉你的积分,其余都可以操作,并且可以删除操作日志。”

    叶黎怒火顿生,恨不得回到庆城手撕程颖:“我没得罪过她,我要回去找她算账!”她问,“我能申请公司BOSS帮我查看程颖的账号里那些操作日志吗?”

    顾易南握着方向盘凝望路况回:“精明的人设计你,又怎么可能留下把柄。就算查到些什么,她也可以说是审核失误。”

    叶黎满肚子不忿与委屈,她只是望着前方夜晚里的道路安静不说话。顾易南问:“需要离开途艺吗,工作我帮你……”

    “不用,我要做上级,让程颖当我手下,天天被我训。”此刻,她的眼底坚定从容,放佛从前身上那些娇贵都在此刻消失不见,像孩子忽然长成了大人。

    顾易南带叶黎回到他落脚的酒店,房间里暖气很足,叶黎进门时双腿却还是隐约打着颤。顾易南拿了拖鞋弯腰放在叶黎脚边,她一动不动,他低头看她:“先换鞋,再洗一个热水澡。”

    叶黎的手机忽然在此刻响起铃声来,屏幕上显示着一窜陌生的号码,归属地正是目前的地方。她抬眼对上顾易南的目光,眼底有点害怕。

    顾易南伸手要拿手机:“我来接。”

    叶黎没让他拿,自己按下接听后开了免提。电话里不是刚才那个女人的声音,而是一道凶神恶煞的男声:“把软件上的东西都删掉,不然让你跑着来旅游躺着回老家!”

    顾易南飞快拿过叶黎的手机按下录音,语气冷峻:“你再说一遍。”

    “你是她男朋友?我警告你们,软件上的内容不删你们别想平安在咱们的地盘旅游,明天出门就等着被车撞,被狗咬吧……”

    后面还有威胁的话,都被顾易南录了音保存下来。很快,他拨通报警电话说明一切。挂断后叶黎的手机也已经没有电量自动关机了。

    他望着她,她正站在玄关处,单薄的双肩在颤抖。她是害怕的,哪怕强撑着倔强,隐隐发抖的身体也正透露出她的不安。

    “别怕,这里很安全,我会帮你出气,交给我来解决。”

    叶黎还是抖着双肩,嘴里很久才说了几个字:“他们真的很可恶……”

    “去洗个澡吧,这里热水很快。”

    叶黎无声点点头,这才缓慢地挪动了身体走进浴室,片刻她又探出头:“只有一件浴袍,好像你已经穿过。”

    顾易南一顿:“我让人送上来。”

    他拿出工作手机按下一个号码:“帮我送一套浴袍上来……”他停顿了片刻,很快改口,“送女士睡衣。”这是一家高端商务酒店,浴袍是男士通用款,做得很大,如果叶黎穿上可能心口会有点露。而他没有那些意思,不想让此刻受惊吓的她再次因为他而害怕。

    浴室里已经响起水花声,不一会儿,门铃响起,顾易南起身去开门,接过手下的人送来的睡衣,却一时愣住。

    手提袋里是一件女士睡裙,柔和的粉红色加水溶蕾丝边。刚刚他打给的是这边地区的负责人,手下人为了讨好他,自然以为他今晚从会议上抽身离开是要泡女人。

    好在这件睡衣选得中规中矩,不会过于暴.露。

    顾易南将手提袋挂在门把上,轻咳了一声:“睡衣给你放在这里了,我还有些工作出去一下。”

    他没走远,工作已经交给手底下的人去做,他在这边已经没有什么可忙碌的。

    顾易南徘徊在走廊两头,观赏走廊里的绿植和壁画,又下了一层楼去了休闲区域,像往常一样住别的品牌酒店会自动跟自家酒店比较。但是他似乎隐约明白,他怕回房间会做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的事情。

    再次回到房间,叶黎恰好才从浴室里出来。她穿着那一条粉色睡裙,裙摆花边以下全是腿。顾易南匆忙移开目光,叶黎在问他:“不是浴袍吗,怎么有这种不正经的睡衣?”

    “浴袍太大,你穿上不合适。我也没见过这种睡衣,本来是叫人给你买休闲一点的睡衣。”

    叶黎没再问他,只说:“顾总,把你手机充电器借我用下。”

    顾易南在书桌上找到递给叶黎,她从他手上接过,手指拂过他手掌心,凉得像冬日里的冰锥子。

    顾易南皱起眉,已经握住了叶黎的手:“你不是洗过澡了,怎么这么凉?”

    叶黎要抽回,却被他紧握住。她抬起头:“你要干啥?”

    顾易南渐渐松开手:“今晚你睡床,我睡沙发。”

    “不能出去开一间房吗。”

    顾易南望住叶黎:“你怕不怕他们找来?”

    叶黎一颤。

    她的桃花眼清亮无辜,明显还是害怕的。刚刚洗过的头发还没有完全干透,贴在她脸侧,娇俏中有点妩媚。顾易南望着叶黎的眼睛,目光缓缓滑下,落在她饱满的双唇上。睡裙完美地展露出她的身段,他没敢看那天晚上她领口不经意流露出的春景,只是微微眯起眼眸,将目光落在她凸起的锁骨处。

    叶黎也察觉到他的目光了,抬起头望他:“你看什么。”

    他忽然有了勇气:“看你。”

    她没说话,但是眼波里的光一颤,白皙的脸颊也似乎蔓延起一片粉红。

    叶黎忽然垂头避开了眼前这道灼热的眼神:“你挺让人有安全感的。”

    顾易南嗓音暗哑:“什么意思?”

    叶黎没看他,转身拿着手里的充电器要走:“就是,谢谢你几次都帮了我。”手腕忽然便被握住,下一秒,他拉她跟他对视起来。

    顾易南在隐隐发抖,叶黎感觉到了,她在此刻也心跳迅速,两双眼睛互相对视许久。叶黎轻轻开口,嗓音婉转里动人:“你想亲我?”

    房间霎时寂静无声,静得几乎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叶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说出了这句话来,她只是读懂了顾易南的眼神,那一抹喜欢与呵护、还在极力压抑和隐忍的眼神。

    手再次被他握住,她感觉到他掌心里的滚烫和明显的发抖。

    他说:“我上高三的时候,你刚刚入学,他们都说学校里来了个最漂亮的女生,足矣取代校花。”他停顿,继续说,“我看见你的第一眼,觉得他们说的真是狗屁,什么校花,你那个时候分明就是仙女。”

    气氛被后面两个字变得搞笑起来,叶黎眼底溢满笑意,不再见之前那些恐惧无助。她抿起红唇:“真的吗。”

    “真的。后来我跟你表白了,不过……你拒绝了我。”

    叶黎还是问:“我没印象,如果你当时跟我表白过我应该不会忘记你啊,你的长相很拔尖,比当时的校草都帅。”

    顾易南目光一滞,叶黎问:“那个时候你怎么表白的?”

    他握紧了她的手:“具体的,我也记不清了。”他还是避开,没有提及。

    叶黎收回手:“好吧,顾总,我想休息了,我挺感谢你的,刚刚在浴室时我觉得我想得很明白了。到今天发生的这些事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可能在职场会死得更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她说得认真,忽然变成了冷静真诚的小女人。

    顾易南紧紧凝望她:“那你想怎么感谢我。”

    叶黎抬起头,哪怕此刻好像有点心动,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玩笑地回:“帮你免费做一单入住体验。”

    “刚刚你问我,我现在回答你,是的。”

    “什么是的?”

    顾易南凝望她:“想不想亲你。”

    话落的瞬间,他吻了上去。

    叶黎始料不及,张开唇的刹那他的舌已经滑了进来。

    她没拒绝,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但是他只是止步在这里,最后气喘着抱住他,在她耳边说:“小梨子,这是我的初吻。”

    叶黎脑子里短路,脱口而出:“好像老司机啊,还会舌.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