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总裁的试睡专员 > 17.跟她同行

17.跟她同行

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总裁的试睡专员 !

    叶黎在沙发上睡得很香甜,酒店里暖气开得足,她只盖了薄薄的一层空调被,在清晨窗外照进的阳光里迷糊地睁开眼,忽然望见客厅里有两个重叠的身影。

    等叶黎揉了揉眼睛看清后忙从沙发上坐起身:“你起来了?”站在她身前的自然是顾易南,她愣,“怎么起来的?”

    顾易南已经换上一件墨兰色高领毛衣,坐在了叶黎对面的沙发椅上:“你猜。”

    他正抿着淡笑,叶黎被他看得不自在,忙理了理睡衣领口起身钻进浴室,她昨晚在他手上绑得松,不会伤害到他,但却没有料到顾易南自己能解开那些结。

    盥洗台上的牙刷已经动过,他显然很早就醒了,并且在她睡熟的时候穿过客厅来的浴室。

    叶黎心底无比尴尬,换完衣服走到客厅拿出医药箱:“昨晚医生说今天早上要换药,我帮你。”

    顾易南掀开右手袖口,叶黎蹲在了他跟前拿出消炎喷雾。她第一次这样照顾人,一不小心将喷雾都弄到了顾易南毛衣袖口,叶黎忙去茶几上拿纸巾帮他擦拭,“对不起对不起,好像这药有点不听话啊。”

    顾易南望了一眼她尴尬的表情,拿过她手上的药瓶:“我自己来吧。”

    他单手上好了药,叶黎这才拿纱布给他绕了一圈,在他手腕处打了个结,抬起头时却正对上顾易南注视她的目光。她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向自己心口,忙起身去拿大衣披上:“你有病啊!”

    “我现在正是病号。”

    刚刚顾易南看的正是她胸前的春.光,因为大理的民宿都是给旅游或散心的人准备的,叶黎带了好几套风格的衣服,正好每一套拍照出来风格会不重样。她今天里面穿了一件透明网纱,外搭一条米色连衣裙,等下搭配大衣和帽子准备去拍些文艺安静的照片。只是V字领口在刚刚蹲下身时难免会露些那啥,她从前从来没有穿得这么文艺温柔,并没有注意顾易南的目光是多久停留在那片春.光上的。

    叶黎已经起身去浴室收拾护肤品,顾易南坐在沙发上有些不自然地偏过头,望见了衣橱镜子里自己眼底还没有消退的灼热火焰。刚刚他确实不是故意的,但是双眼一不小心就望了进去。

    像雪峰沟壑,又似琼花粉瓣,她专心低着头帮他系纱布,睫毛一颤一颤,一头披散的卷发从她肩膀滑到心口,撩碰到透明网纱打底衣里的白皙肌肤,也更像是直接撩在了他心口。那样痒,想要扑上去……

    浴室里传来一阵护肤品瓶子的碰撞声,等叶黎收拾完走到客厅,他站起身取了大衣穿上。

    叶黎最后还是说了一句:“还要吃点消炎药,你自己去接水……”

    “先去吃早餐,不习惯空腹吃药。”

    两人去了酒店的餐厅,叶黎还是有些不自在,再次回到房间时,她问:“接下来顾总打算去哪里?”

    “你去哪。”

    “我有工作任务,要在这边再发现几家民宿……”

    “走吧。”顾易南回房间提了叶黎的行李箱。叶黎忙叫住他,“你跟我一起?”

    顾易南回头朝她笑:“是啊,千里奔波,为你。”

    叶黎只觉得眼前有片刻的眩晕,窗外的阳光洒在他肩膀,他本来就很英俊,勾起笑时更有瞬间令她呼吸一滞。叶黎收回目光,偏头望了一眼地板,好像第一次有这样说不出的滋味,像心在悸动的感觉。

    ……

    顾易南果真说到做到,一路都跟在她身边,连住民宿都只要一间房。民宿古朴风格的前台旁,叶黎对老板说:“别听他的,两间房。”

    顾易南拿出卡放在前台:“刷我卡,你说听谁的。”

    老板望着两个人不禁一笑,自然想到的是小情侣吵嘴,他拿起顾易南的卡正要打单时忽然被叶黎抽走了卡。

    叶黎将卡塞进顾易南手里,转身时一头卷发甩在半空:“我去别家,看谁付款快。”

    下一家民宿,老板对叶黎说只有一间大床房了。叶黎没住进去,又找了另一家,在院子里种花的短发女生是老板,望了眼顾易南,朝叶黎一笑:“只有一间双床房了,朝南,落地窗外可以看见阳光与洱海,你们要吗。”

    今天真是巧了。叶黎问:“我看你这里环境是刚刚装修的,院子里的花架也是才搭的吧,网上没有你们民宿的录入信息和推荐信息,怎么就没有房间了呢。”

    “美女要是不信可以去下一家。”短发女生望一眼顾易南后朝叶黎眨眼,跟她使着眼色,“下一家兴许只有一间大床房哦,我这还是双床房。”

    叶黎望着女生眼底促黠的笑意瞬间明白了原由。

    最后,走进双床房的叶黎将包丢在床上便质问身后提着行李箱进门的顾易南:“你给了他们多少钱啊。”

    “不多,一晚上两千块。”

    叶黎冷哼一声笑:“您老真有钱,我花一百八十块能住的房间,你偏偏要花十倍住进来。”她在刚刚女生的眼神里已经读懂之前问的民宿都是被顾易南买通过的,那些刚刚开业做生意的民宿在这个旅游淡季怎么可能只剩下一间房。

    叶黎不耐地走到顾易南身前摊出手:“您既然这么有钱,那您把昨晚民宿里我的押金还我。”

    顾易南看了她一眼,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手机直接给她微信里转了账,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上次的八万块钱解决问题了吗。”

    叶黎被问得一怔,含糊地答:“差不多了。”

    顾易南说:“去楼下吃点农家菜,还是去古镇里吃白族特色菜?”

    “随便。”

    民宿楼下有个小餐厅,叶黎接过菜单时对顾易南说:“你点吧,我让你手受伤了,这顿我请你吃。”

    “我请你。”

    叶黎笑:“是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顾易南一个菜都没有点过,等饭菜都上来时,叶黎请他先动筷子,他还是让着她,叶黎毫不客气地动起筷子。她吃得津津有味,从来不会难为了美食。倒是顾易南像上次跟她吃面一样没怎么动过筷子。最后等叶黎险些扫光了两个盘子,抬起头才见顾易南那碗米饭只动过几口。

    叶黎问:“你怎么不吃?”

    “菜合胃口吗?”

    叶黎点头:“不合胃口我能吃这么多,我发现民宿住起来舒适度跟品牌酒店差了一些,但在这些农家菜上味道真是一级棒啊。我以前从来不知道有米汤锅巴这么好吃的菜。”叶黎拿起汤勺给顾易南盛了一碗,“你喝啊,你手不方便,我帮你盛吧。”

    顾易南绅士地说了一声谢谢,只是浅浅地抿了两口便放下了。叶黎啧啧没再管他:“果然还是打小的豪门,这么好吃的农家菜都没口福。”

    叶黎吃完饭将民宿的院子和角落旮旯都逛了个遍,回到房间时忽然转身对顾易南说:“要不,顾总您出去吧,我想把昨天那家民宿的体验报告编辑出来。”

    “正好我也有工作需要处理。”顾易南坐在了落地窗旁的沙发上,架势并不会离开。叶黎还想嘀咕,但见他手背上那圈纱布便没再说下去。

    只是叶黎不时抬起头,总能触碰上顾易南看她的目光,她在上网本上敲下最后一个字,“腾”的一下站起身:“你要怎么样啊?”这样总是看着她,她能专心致志工作吗。

    顾易南脸色闪过一抹尴尬,很快淡定地望着她说:“麻烦你低头打字时把衣领拉一下。”

    叶黎被噎得气炸,顾易南这时拿出手机在接听电话,他用的是受伤的右手,她看见那圈白纱只能将话都吞了回去。

    夜晚,窗外有极轻的虫鸣声,叶黎合上上网本,去浴室试了热水走出来对顾易南说:“水温45度,出水速度12秒,顾总,你先洗澡吧,你坐一会儿,我去老板那里给你拿个手套上来。”

    顾易南说:“这么晚,不用去了。”

    叶黎的一双桃花眼美丽勾人,此刻在房间昏黄的灯光下更仿佛像镀上一层温柔的迷离。她眼波盈盈处都是自责与感动:“医生说你的手要好好恢复的,不然疤留重了我会挺自责的。”

    顾易南的心微微一颤,出口的语气泛着男人的柔情:“好,听你的。”

    叶黎朝他抿起浅笑,出门下楼去找了那个年轻的老板。

    “帮我拿一双手套送上去,再订个房间,谢谢。”

    顾易南听到敲门声时望见的人是老板,而不是叶黎,等他问清楚才知道叶黎已经自己订了房间,但是老板并没有告诉他叶黎的房间号是多少。

    他低下头,唇边泛出一抹无奈的宠溺。

    在他的套路这件事上,她确实很会搞破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