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总裁的试睡专员 > 2.走错房间

2.走错房间

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总裁的试睡专员 !

    小组长没再理叶黎,其实叶黎只是想了解一下这个大客户的喜好,别在明早的入住体验报告里得罪别人而搞砸工作。

    叶黎这就去买了卷尺和水温计这些工具,微信这时又响起提示声,她点开看见一个陌生的头像。

    【叶黎同学,我是坐在你前排的李书慧,今晚的高中同学聚会你要来吗?】

    莫名其妙,她哪认识什么李书慧,现在一起玩的闺蜜都没有在她落难时帮她,高中同学聚会?她怎么可能去。

    叶黎没理会,不一会儿李书慧又发来消息:我看见你刚刚要卖那个法国欧珑香水,我想买,你今晚一起来参加同学聚会吧……

    叶黎想了几分钟后拿起手机回:OK,地址。

    她对参加这些同学聚会没兴趣,她只是单纯想去谈个生意。

    七点钟抵达李书慧说的KTV,有个男同学站在门口等叶黎,男同学看见叶黎双眼一亮,跟她聊天很热情:“我没想到你也会来啊,叶黎,听说你爸爸在做生意,你现在过得挺不错吧,你还记得我吗?”

    “不好意思,记不得了。”

    男生领她进了包房,很大的音乐声里,坐了一排的人群里走来一个女生,她走到叶黎身前在音乐声里朝她大声说:“我就是李书慧,叶黎你还真来了,快来坐。”

    叶黎见到眼前的女生完全没有印象,也不知道李书慧为什么会有她的微信,她被拉着坐到人群里。周围女同学们都没几个她脸熟的面孔,也都不怎么搭理她。叶黎从小美到大,在初中就有很多男生追,因为这点她在班里的女生缘并不怎么好。

    倒是周围的男生都凑过来,有人问:“叶黎你还记得我不,我以前经常帮你写数学试卷后面那道函数大题。”

    叶黎笑:“我记得了,你是四眼龙!”

    李书慧把音乐声关小,让大家举杯欢迎叶黎,叶黎没想喝酒,毕竟等下还有工作:“我喝点果汁吧。”

    李书慧说:“大家都喝酒的,我见你朋友圈都晒各种高大上的美食,你不会是瞧不上我们的酒吧。”

    叶黎心里诧异了一下,望着李书慧粗黑的眼线下那双妖光闪闪的眼睛,瞬间就明白了李书慧今天差不多也就是看她笑话的吧。

    很快,李书慧当着大家的面大声说:“叶黎啊,听说你家生意出问题了,所以你才想卖香水吗?你把这杯酒喝了,我们就聊聊香水。”

    包房一屋子酒气与昏暗的灯光下,叶黎望着李书慧,渐渐勾起丝笑,她打开包拿出香水:“你是不是没用过这种香水啊,之前买不起吗,这种很便宜的,我打开给你闻一下吧。”

    李书慧没想叶黎会在这种人多的场合抬她杠,愣了一下才说:“谁说的,我工作忙没时间去逛街,我现在就给你转账。”

    她当面拿出手机,很快就把一千块钱转到了叶黎微信里。

    叶黎唇边的笑更深,她啧啧说:“李书慧你好大方哦,今天都是你请客吗,你人太好了。”

    被叶黎使了激将法,李书慧脸色不怎么好看。她端起酒递给叶黎:“香水也买完了,美女老同学,这么多年不见,这杯酒该喝了吧。”

    叶黎也没扭捏,端起酒喝了下去。

    霎时一股火辣辣的滋味从味蕾窜到喉间,胃里也烧出一股灼热。她没想过这酒这么烈。

    叶黎放下酒杯要走:“今天谢了,我晚上还事,要先走一步……”

    “这还没开始呢,你坐下。”李书慧示意同学去关门,又按下叶黎。

    他们要她唱一首歌再走,叶黎虽然跟他们不熟悉,也不愿把场面闹得僵,拿起话筒唱了拿手歌。她唱歌很好听,声音里带着感情,包房里的男生都鼓起掌。李书慧脸色不太好看,正好有个男生过来向叶黎敬酒,李书慧笑着问叶黎:“你还记得陈北吗,他高中的时候还追过你呢。”

    叶黎看着向她敬酒的男生,脑子里忽然有些眩晕,她试着挪动了下双腿,脚步有些飘,应该是刚刚那杯酒后劲起来了。

    叶黎摇头,李书慧又笑着说起高中的一些事。

    在他们的谈笑里明明只过去几分钟,叶黎却越来越头昏脑涨,必须得走了。

    她刚刚挪动了下身体就被李书慧按住:“刚才我们说的你听见了吗?”

    “你们说什么了?”

    “我们在聊大家高中印象最深刻的事情,轮到你了。你高中被那么多男生追都没答应过,好想听你来说这个话题哦。”

    “没什么深刻的回忆,我要走了。”

    李书慧似乎铁了心要拦她:“说一下嘛,大家五年了才聚这一次。”

    叶黎白皙的双颊透着一大片粉色,平时明亮的一双眼睛此刻也闪着迷离,在包房彩色的碎光下像是妩媚妖娆。她脑子越来越昏沉,耳朵里都是李书慧吵闹的声音,她抬起手想一把捂住李书慧的嘴巴,但才发觉已经眼花,手摸到了李书慧的胸上。

    李书慧这下非逼着她说不可,叶黎迷茫地睁着眼,KTV屏幕里闪过校园的绿茵球场。

    她忽然记起一个人,她的心渐渐泛起颤抖,有些害怕,深深愧疚。

    她说:“我记得,有个人,跟我表白,被我拒绝……自杀了。他叫顾南是吧,我挺后悔的,如果,如果……”叶黎打了个酒隔,没再说下去。

    如果可以回到高中那一年,她想对身前跟她表白的那个超级大胖子说“你别傻,别自杀,我做你女朋友,前提是你减肥吧,我带着你一起减肥吧”。

    可惜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那个因为她自杀的男生再也不会活过来了。

    李书慧没体谅她此刻的愧疚,反倒哈哈一笑:“叶黎,那个胖子叫顾易南吧,你把那个学长的名字都记错了。”

    叶黎脑子太晕,她使劲掐了自己一把,摇摇晃晃站起身:“不想跟你们玩了,你们自己玩吧。”

    有个男生要来送她,叶黎也没搭理,直接拦下一辆出租车去了华威街W酒店。

    途艺旅行公司的APP有最直观的酒店推荐和入住体验,其中的大部分酒店都是叶黎今天接的这种商业单子,是酒店方花钱聘请试睡员做出的入住体验报告。

    叶黎一身酒气,她头重脚轻,轻飘飘走到前台,好在还有些意识,拿了房卡进到电梯。

    叮一声响,电梯门往两侧打开,她扶着门一步步走进过道。

    “9420,9420……这里……”叶黎晕乎乎地拿出房卡,她还没贴上感应区便见房门有一丝缝隙,她推门走了进去,“门咋开着……”

    她进了房间直接一头倒在大床上,身下软绵绵一片,屋子里还有淡淡的古龙香,她才几天没有睡酒店,就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耳边似乎有哗啦啦的水花声,叶黎眷恋地翻了个身,忽然摸到一个凉凉的物体。

    睁眼,视线模糊,床上竟然放了一个男士钱包。

    叶黎打开钱包看,各种卡,现金,名片。

    她歪着头看名片上的字,嘴里喃喃:“顾易南……”

    有点,耳熟?

    房间里传来一声推门声,叶黎模糊的视线落在声源处,浴室门打开,一团白色飘了过来。

    等她甩了下头睁开眼睛,才看见那团白色是个披着浴袍的男人。

    好高,腿长。

    两张脸在她大脑的一片眩晕里合成一张,帅得像她爸爸公司年会上请来助兴的男明星。

    叶黎哇哦了一声就睡了过去。

    站在浴室门口的男人目光由最开始的诧异渐渐变得复杂,发梢的水滑落在他脸颊,拿着毛巾擦头发的手僵停在半空,他渐渐放下毛巾,望着床上突然出现的这个活物一步步走了过去。

    男人停在床边,喉间动了一下,好久,弯腰,伸手,拨开了床上叶黎遮住脸颊的头发。

    骨节分明的手指修长,滑过这张素颜的脸颊。他收回手,看见床单上那张写着9420的房卡。他的房间是9422,她明显是走错了,而刚刚助理离开时可能忘记帮他带好门。

    他拿起床头的座机拨通电话:“帮我查一下9420房间客人的信息。”

    前台很清晰地回复道:“顾总,这间房间是给途艺旅行的试睡员准备的。”

    挂断电话,男人的目光落在叶黎脸上,床头吊灯散着昏黄的灯光,白色床单像洁白的云层,也像是高中校园里绿茵球场旁的那棵玉兰树上绽放的白色花瓣。

    记忆里的365天,叶黎穿蓝白相间的校服和白色小裙子,高高扎着马尾,跳跃着穿过那片玉兰花,是校园里最靓丽的风景。

    她的眼睛是春日夜晚里的星辰,闪得耀眼,笑起来时也像是夜幕里那轮弯弯的月亮。青春少年满腔汹涌的热血都在看见叶黎时沸腾成滚烫的开水般。

    他紧张,局促,把勇气鼓到跟彼时体重一样的二百三十斤,站在绿茵球场那棵玉兰树下认真望着她:“叶黎,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