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总裁的试睡专员 > 63.第63章

63.第63章

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总裁的试睡专员 !

    顾总超帅!  叶黎没说话,阳光透过落地窗晒在她脚背, 在这个初冬稍微给了她些温暖。

    最后是办公桌前的人一丝不苟地打破了沉静:“我们华威街W酒店早餐的鲍鱼海鲜粥好吃吗?”

    叶黎忙回:“好吃啊, 挺好吃的,鲍鱼很新鲜, 粥稠香软的,很好吃。”

    叶黎见这位顾总唇边勾起丝淡笑,他坐在沙发椅上直视站在办公桌前的她:“继续编。”

    叶黎心里咯噔了一下:“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听不懂。”

    话音刚落,叶黎的手机便有电话拨入, 她说了句“不好意思”走到一边接起电话, 是昨天电话面试她的苏以打来的。

    苏以说:“叶黎,你这次是怎么回事,怎么跟你微博上的水平差这么多?你的入住体验报告我们的客户方已经看过了, 对方非常不满意, 要跟你直接沟通……”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在这个客户的公司里。”

    苏以停顿了片刻:“我不管你是马虎不小心还是第一天上班没经验, 想继续做这份工作你就必须要稳住这个客户,舒旅酒店集团你知道吗?这是我们绝对不能流失的大客户……”

    叶黎听着苏以电话里的严肃, 很明白自己眼下身担的重任和自己的处境。她收起手机, 望了一眼端坐的男人, 他很年轻, 应该只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肯定不会不通事理吧。

    叶黎很快绽起笑来, 她笑时眼神很媚, 轻轻抿着双唇微一撅起,很快又露出整齐的牙齿,演绎起人畜无害的甜美气场。

    “顾总,其实早餐那里我确实写得不够真实,不过我也是为你们酒店考虑,给你们炒个入住体验的好评度……”

    她在身前顾易南的眼神里话音渐弱,刚刚她很小声地问过苏以这位顾总的个人信息,总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但她心里的熟悉感在此刻顾易南不带温度的眼神里顷刻消散。

    顾易南看着她:“那你这么写就实在太不称职了。”

    叶黎脸上的笑一僵。

    他说:“你要我们看过这份入住体验的客人进餐厅说要点鲍鱼海鲜粥,而我们的服务生告诉他们没有吗?还有,马桶高度是我调查过庆城大部分商旅人员研究报告而设计出来的42厘米,是最符合人体工学的舒适高度。而你的入住报告里我们酒店的马桶高度是48厘米,我问一下,你坐着舒服吗。”

    叶黎再次僵在原地,她早上第一次使用卷尺这种工具,肯定是误差了!

    “你第一天上班?”

    她开口:“还有什么,你直接说。”

    顾易南唇边抿起一抹轻笑:“9420的床柔软度如何?

    “挺……舒服的。”

    “你昨晚睡的9422房吧。”

    叶黎心虚:“不好意思,我早上试过9420房间的床,真的很舒服。”

    “作为一名酒店试睡员,请你用专业的术语对待你的工作。‘舒服’的意思是什么?我们的大床长宽多少米,床品材质是棉还是真丝,翻身时有无弹簧的声音,起床后回弹如何,枕头内芯的气垫调节完高度又是什么感受,这些所有,你的入住报告里一样都没有出现。”

    顾易南放下手中叶黎做的那份打印出来的入住报告,靠在沙发椅上看向叶黎:“我给你们途艺旅行的合同款分摊到每一份入住报告上,你这次花了我们集团一万二千块钱,但是在我手里的却是一张废纸。这个报告,差评。”

    叶黎的眼神也渐渐冷下,她望着顾易南的淡然自若,今天被小组长训,接着被苏以训,现在还被这个客户训。上个班就这么难么,人与人之间就不能和气相处了?

    气头上,叶黎反倒勾起唇一笑:“我承认这些我没做好,也承认我自己昨晚第一次上班状态不对,不应该喝……”叶黎停顿了一下,没说出喝酒的事,“但是这位总裁,你叫我来除了训我就没有别的话了吗,你就不问问我作为一个睡过很多酒店的人站在客户的立场对你们酒店有什么感受和建议吗?”

    “你说,作为酒店客人你有什么想法。”

    叶黎吸了口气:“我早就想吐槽了,被子里一股薄荷茶的香味是什么鬼?就算我早晨需要薄荷茶提神,可我晚上也需要好好保持睡眠吧。光给我整薄荷茶,换个香型行不行?还有,沐浴露我要无香的,你们酒店那种中性香我闻不惯,我想肯定也有跟我一样想法的客人,建议放两种香型客人好自己选择。”

    叶黎继续说:“床头插座离床太远,像我这种手机数据线不到一米的真的很不方便,总裁你大概不食人间烟火吧,你睡觉时不玩手机吗,这种体验你懂吗。”

    “还有,冰柜制冷还是有些噪音,我是很敏感也很挑剔的人,这点我接受不了。”

    叶黎说的大部分都是她早晨匆忙体验后得来的结果,她说的被子里的薄荷茶香味则是9422房间的体验。

    顾易南一直没有打断她,听她说完,片刻后开口:“你说的薄荷茶香味不存在,我们酒店的被子没有加香处理过。”

    “开玩笑,我很敏感的,我确定有。”叶黎此刻也在这间办公室隐隐约约闻到一点若有若无的薄荷茶香。

    顾易南眼底不着痕迹地闪过深意,凝望叶黎:“说完了吗。”

    “说完了,顾总要炒我鱿鱼吗。”

    “我不是你的直系领导,当然不会干涉你的职业。”

    叶黎心里吐槽,不干涉还惊动她的大Boss做什么。

    “入住体验报告不及格,重做,做好了给我。”

    叶黎心底终归还是松了口气:“好的,谢谢您老对我们公司的信任。”

    “我是给你机会。”

    叶黎望着顾易南唇边的笑,自动忽略掉眼前人的英俊,“那我谢谢您了,我会把这份入住体验报告重新完整地再写一遍,做好后我会尽快发到我们公司邮箱,会有专门的人员……”

    “刚刚我说过,做好了给我。”

    顾易南站起身,伸出手停在叶黎身前:“手机给我。”

    叶黎望着眼前男人的手掌,他是男性里面皮肤偏白的那类人,骨节分明的手指很好看。她的目光顺势停留在他心口。西装纽扣精致,领带花纹是她也欣赏的品位。他的脸确实很帅,即便此刻只是不动声色看她,也帅气逼人得令她习惯性想找他要签名给那群纸做的闺蜜们。

    当然,那只是从前的她。叶黎很快回:“私人物品,给您做什么。”

    “留个联系方式,报告做好了发给我。”

    叶黎心底有些诧异,她爸爸也是老总啊,她也了解这些总裁应该都是日理万机才对,更何况顾易南还是个刚从首都来到庆城上任的新上司,更应该没工夫在上任第一天就亲自训她话,并且主动找她要手机号才对。

    空气忽然地安静,叶黎勾起唇笑,她今天的妆是最近有流行起来的复古妆,笑起来时眼角眉梢都是娇媚。她也故意靠近顾易南,嗓音很轻:“顾总,要我联系方式做什么?”

    “工作。”男人的嗓音低沉里带起丝喑哑。

    叶黎笑,凑到男人突出的喉结处,吸了口气:“薄荷茶香,原来酒店被子的味道是顾总钟爱的。”

    “是。”顾易南迎上身前这双美目里流转的娇俏妖娆,“昨晚你醉酒后睡的9422房是我睡过的,所以你被子里才有我身上的香水味。”

    叶黎愣住。

    顾易南唇角勾起:“微信多少。”

    叶黎脸颊烧得滚烫,她迅速收起直勾勾的眼神,转身走出办公室:“工作的事请让你们公司员工跟我对接,谢谢配合。”

    天生美到大的女性即便此刻沦落到这种贫窘的地步也还是没丢掉骨子里那份生来的自信与气质。

    而顾易南站在办公室里目送叶黎离开的身影,心底还是猛烈跳动的——在刚才她媚眼如丝朝他笑时。

    “就是你爸爸害我家变成这样的!”男生说得咬牙切齿,表情带着痛苦。

    叶黎父亲生意上的事她从来都不清楚,她忙说:“这是不是误会,你别动手啊。”她的手下意识摸着大衣兜里的手机,忽然在这瞬间感觉到一阵短促的震动。

    电话接通了!但是不知道是她刚刚胡乱按的110还是朋友的电话。

    危急时刻,叶黎带着哭腔示弱说:“帅哥,我看你跟我差不多大,你别想不开,你劫持我还拿刀子伤我,这是要犯法的,但是你放心,只要你放了我我不会告你的。这是华新路的废弃工厂巷吧,我刚刚看见你从这里来就知道你生活不容易,还住在这个五块钱一天的集装箱里,我特别体谅你的难处,我身上还有一百块钱,你拿去买点吃的吧……”

    叶黎的心砰砰直跳,她第一次一口气说这么长一串话,不知道大衣兜里的电话打给了谁,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挂断电话,听没听到她刚刚这一通很明显的暗示。

    男生看着叶黎从大衣兜里掏出一百块钱,她还扯着零散的五十块钱都给他:“这是我刚刚买药剩下的钱,我跟你一样生活状况不好,晚上就吃了碗热干面,还闹得胃疼,你看,我刚刚才买的药……”

    男生显然是不相信的:“我才不要你的钱,你知道我妈是怎么死的吗?都是你爸爸害的!”

    ……

    庆城海滨路香山别墅。

    夜色下澎湃的大海岸边,黑色劳斯莱斯幻影突然一阵急刹。

    驾驶座上的顾易南握着手机,双眉紧皱。他连接车载蓝牙,飞快调转了方向。

    车厢里,叶黎突如其来的电话令他神情瞬间变得严肃。他按下静音,拿出工作手机拨通一个号码:“陈队,我要报警。我女朋友在华新路一处废弃工厂巷被劫持,歹徒男,外貌年龄23岁,持有凶器。按照我女朋友说的情况他们目前应该在一个集装箱里,是五元一天的那种移动集装箱……”

    车子飞快驶入街道,一路闯了很多红灯。

    叶黎还在和歹徒周旋,用她的临危不乱和小聪明。顾易南握着方向盘,心跳到了嗓子眼,他听着车厢里叶黎带着哭腔的声音心疼得恨不得立刻飞到她身边去。

    电话里传来的对话令他弄清楚了叶黎被劫持的原由。男生家境贫困,母亲在工地上上班,那是叶黎爸爸公司下面投资的一个工程项目。但是叶黎爸爸公司出问题前那笔工程款就已经被项目经理卷走,很多工人被拖欠工资,如果按时间算被拖欠的工资应该只有两个月,但是男生话里的意思却是整整一年。

    顾易南料想这应该是叶黎爸爸监管不力,导致手底下人克扣工人的工资。不幸的是这个男生的妈妈在讨薪时出意外死亡,父亲也重病卧床,所以男生找不到项目经理,不知道为什么知道了叶黎,才报复到叶黎这里。

    忽然,电话里的歹徒厉声吼叶黎:“把你手机拿出来!”瞬间,电话已经被挂断。

    车子在这时拐入华新路,顾易南猛地踩停刹车。

    叶黎还在逼仄狭小的集装箱里卖惨哭泣,“哥哥,我爸都不要我了,听到你的情况我真的很为你难过,我们俩都没有亲人,像个孤儿一样……”

    男生的态度已经比刚才缓和了一点,但还是狠狠地说:“别跟我装惨,你一看就是有钱人,我家里变成这样都是你爸爸害的!”

    紧锁的铁门突然被撞开,碰一声惊响,持枪的警察一瞬间冲进小屋子对准男生。

    小屋子里只有一盏昏暗的台灯,几乎同时,顾易南也出现在警察身后。叶黎借着昏暗的灯光望清他,瞬间冲了上去。

    她一把扑进他怀里,紧紧搂住他腰,原本只是假装在哭惨博歹徒同情的她在这瞬间忽然便忍不住委屈地呜咽出声。

    顾易南目光一沉,紧搂住叶黎,低头轻抚她头发:“别怕,我来了。”

    ……

    从派出所做完笔录走向车子,顾易南搂着叶黎的肩膀,亲自为她打开车门。

    他将暖气调到最高,偏头问叶黎:“还冷吗?”她在发抖。

    叶黎摇头,只将大衣拢得更紧。她对刚才的事件还是恐惧的。

    顾易南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拨打电话:“帮我在华威街W酒店准备无香型的沐浴露与洗发露送到我的专用套房,准备一盒胃药……对,是吃了街边小馆不干净的食物后胃疼的症状,急救箱也放一盒在房间里。”

    叶黎这时偏头看向顾易南,等他挂完电话忙问:“这是去哪?”

    “去酒店,你第一次工作的酒店。”

    “送我去?我要回甜蜜小区,赵喂喂还在等着我给她送药。”

    顾易南直视着路况,依旧专注地开车,只回:“几栋几室,我让人去照顾她。”

    叶黎还是拒绝的,她今天特别感激顾易南的出现,庆幸误打误撞拨通的是他的号码,庆幸他接到手机没有挂断还报警亲自赶来救她。可如果因为这样就要跟他一起去酒店……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我要亲自回去照顾她,她喝醉酒了。”

    “你腰部受了伤,明早我要带你去医院换药,还有,你现在胃疼……”

    “我的胃疼都是编给那个男生听的,是赵喂喂不舒服。”

    叶黎的坚持在顾易南身前不起作用,车子离甜蜜小区的方向越来越远,叶黎发挥吼功:“我要开车门跳车了。”

    顾易南淡淡勾了下唇角:“你可以试试开不开得了车门。”他说,“想好如何解决今天这个男生的家庭状况了吗?”

    叶黎被问住,一时茫然地摇头。

    车子稳稳停在酒店门前,顾易南偏头望住叶黎:“我帮你赔偿你爸爸拖欠给这个男生家属的工资,额外赔偿一笔抚恤费用。你答应——做我女朋友。”

    她简单化完妆走出房门,楼层值班的服务生忙上前跟她打招呼:“叶小姐,早餐在7楼,试睡报告您做好后发到我们顾总的邮箱里就好,邮箱账号你知道吗?”

    “好,我知道了。”叶黎走出一步又回头问,“顾总人呢?”

    “很抱歉,这个我不清楚。”

    叶黎到楼下用完早餐,刚刚打听到顾易南早上七点多就已经离开酒店了。

    她拿出手机,在通讯列表里找到顾易南的微信,本来想问问他一些事情,但是似乎也没什么可问的。回到房间写完报告,叶黎在听到短信声的瞬间拿起手机,脸上的表情一愣。

    她的工资卡收入八万元!

    叶黎握着手机直接打给了苏以:“苏总,我发工资了?”

    “梨子,我没听明白你的意思。”

    叶黎看着手机短信,确认这的确是条真实的信息,“我收到一笔钱,想问下是公司打来的吗?”

    苏以跟她解释不是,她的工资要下个月十号才能领。

    挂断电话,叶黎明白那这就是顾易南打来的了。昨晚他就说过这件事,但是……

    叶黎走出酒店大门,走进地下通道去坐地铁。但是她根本就没有付出过,凭什么顾易南会这样白白给她八万块钱。想起昨晚,叶黎便尴尬得脸颊发烫,她第一次在这个男人身前有些挫败,她想歪了,偏偏昨晚他那样绅士有风度。

    叶黎犹犹豫豫地点开顾易南的微信,敲下文字:谢谢。但是她没发出,删了文字又重新打一遍:谢谢大兄弟!

    她坐的地铁2号线是去甜蜜小区的,吃完早餐时她给赵喂喂打电话,那个傻妞还在迷迷糊糊睡大觉,叶黎准备回去看看赵喂喂。

    快到站时,程颖突然给叶黎打来电话:“你给轻家酒店做的报告是怎么回事?”

    程颖又是找茬的语气,叶黎已经学会心平气和:“你直接说吧,我哪里有问题。”

    “我要说的是浴室的问题。我们公司有规定,房间、浴室、阳台这些都需要从至少两个角度拍摄5张以上的照片,你浴室才一张照片,点评也只有不到200个字……”

    后面都是程颖用组长的身份站在所谓专业的角度各种批评叶黎。叶黎等她说完笑回:“组长,我是按照舒旅集团总裁的要求做的,不信你可以问他。”那天是她因为多次洗澡导致皮肤受损,顾易南没有让她体验浴室。

    程颖说:“我肯定会去核实情况,叶黎,我也是为你好,你是新人,现在对你严厉一点也是为了你今后职场的路更好走。”

    叶黎呵呵回:“我谢谢您了。”

    “回公司一趟,舒旅那边结束了,我有新的任务交给你。”

    叶黎只能下车重新换乘,她打给赵喂喂电话:“我晚点再回来看你,你记得跟你上级请假,我给你点了早餐,外卖送到时你开下门。”她这是第一次学会关心人,外卖只需要花十几块钱,却比以前花十几万更能收获一份真友情。

    回到公司,叶黎走进小组,程颖坐在办公间里对叶黎说:“路上很堵吗,迟到十分钟。”

    “你是临时通知我的,我隔得远。”

    程颖没再追究迟到,直接说:“你是新人,开头的几次入住体验我都是按每个任务500积分走的。这次你给轻家酒店的报告我这里只能给你打400积分,被扣除的100分是我在电话里说的浴室那个问题。”

    “组长,这一百分不能扣,我跟你解释过那是舒旅集团的总裁要求的,他没有侧重浴室这部分……”

    程颖笑着打断叶黎:“作为我们公司的员工,就算客户的侧重点不在某个地方,你也应该留下备份方便应对之后有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

    叶黎冷冷望着程颖,不明白为什么程颖总是要针对她。上次程颖被顾易南要求赔偿了两万块餐盘损失费,估计程颖这才迁怒到她的身上吧。

    叶黎最终还是妥协:“谢谢组长赐教。”

    程颖转瞬又变得亲和:“坐下,跟你说下新任务。之前你接手的任务都是按客户要求做的商业性的单子,这次公司打算推荐几家民宿,不在本地,要去大理。”

    叶黎听程颖细细说起,大理作为国内知名的旅游城市已经在网络上自成很多住宿推荐,而叶黎的任务是发现环境优美的民宿,做好试睡体验后发布到各大网络平台上。

    程颖微笑:“本来这种外派的任务都是需要员工自己先垫付交通吃住等费用后再报销的,但你是新人,又是我手底下的人,我自然会照顾你一些,这次的费用我先帮你垫付,如果报告完美,这一单我会给你4千积分的奖励。”

    叶黎有些不敢相信:“组长不会是开玩笑逗我开心的吧。”

    “我们哪有这个闲工夫开玩笑啦,你不做我就安排别的同事做了……”

    叶黎当然答应下来,她准备回赵喂喂那里带些换洗的衣服,刚经过HR办公室便听到苏以在叫她。叶黎走进苏以的办公室,助理递上一份文件后带上办公室门离开,苏以望着叶黎,脸上挂着微笑。

    “苏总叫我有工作安排吗。”

    “梨子,你虽然是新人,但工作表现很不错哦。”

    叶黎没由来得了这句夸,从前那种单纯的欢喜已经变成心底条件反射的一瞬间警惕,她同样微笑:“您满意我就很开心了。”

    “由于你工作表现优秀,现在我准备提前结束试用期,代表公司跟你签正式的劳动合同。”苏以将合同递给叶黎,“你看一下,没问题就签个名字。”

    叶黎翻阅合同后心底比刚才在程颖那里还要震惊。

    苏以给她月薪一万的待遇,并且跟她签订的是固定期限劳务合同,劳动关系十年。

    叶黎的心猛烈跳动了一下,抬起头:“苏总,我很开心你提前帮我转正,但是不明白我们的劳动合同上面写的‘十年’。”叶黎并不太清楚这些劳务关系,只是看见这个十年还是颤抖了一下。

    苏以抿起笑:“十年在职场上不算长啊,我们很多同事都是这种合同。你是觉得月薪低了?合同第二页有说明,越往后你的年薪会越高,待遇上你不用担心,你还信不过我吗。”

    叶黎望着苏以亲切的微笑,心底隐约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为什么突然帮我转正,给我加薪?”

    “说实话,你在我们公司试睡员里是比较特殊的,我们重新规划了你的发展方向,想把你的粉丝资源利用起来,所以才会给出这么好的待遇。”苏以说,“程颖是不是对你有些严厉了?正好签完合同你也可以在她身前扬眉吐气了,以后升职空间也会大一些……”

    叶黎心底还是对十年两个字望而生畏,“如果我今后个人发展有变化,面临不得不解约的情况呢?”

    “梨子啊,你是我亲自找的,大家熟了都是朋友,你今后要是面临结婚生宝宝这些人生大事,我能不放你走吗。别看合同上写得严厉,我们公司很人性化的……”

    最后,叶黎签完合同,苏以像是及时雨,让财务提前给叶黎发了一个月试用期的薪水。

    叶黎走出公司大厦,准备去上次劫持她的那个男生家里先把八万块钱还上再去大理。

    ……

    途艺旅行CEO办公室,苏以代替她老公处理公司的一些事务,眼角眉梢都是欢喜。

    叶黎初入职场还是个小菜鸟,刚刚她给叶黎签的合同上面写着一笔巨额解约金。而就在今天早晨叶黎打给她电话后,她让财务查了叶黎工资卡的流水信息。

    工资卡是初始密码,公司又有叶黎的身份信息,苏以查到叶黎卡上的八万块钱是从顾*南的私人账户走出的。都是职场白骨精,她想都不用想顾*南就是顾易南,同样庆城一中毕业,从顾易南做轻家入住报告指名要找叶黎时她便开始留意了。她握着叶黎就是握着顾易南这个天价大客户。

    中午,洒满斑驳阳光的树荫下,叶黎从庆城的老街巷里走到街道,样子失魂落魄。

    刚刚她将取出来的八万块钱还给了男生的爸爸,男生目前正在拘留,他爸爸接过那八万块钱并不满意,对叶黎全无感激,声称要赔偿男生妈妈的死亡抚恤金一百万。叶黎跟他说理没有用,并且刚刚她看见对方住在破旧的筒子楼里,房间逼仄狭小,发黄的墙壁上都是劫持她的那个男生小学到大学时期的各种奖状。男生爸爸在斥责叶黎的同时没有忍住流出眼泪,嘴里喃喃说“可惜我儿子还是个大学生”。

    叶黎鼻子发酸,因为看见男生爸爸的一腔父爱,她也想她爸爸了。

    赶去机场,登机后即将关机的刹那,顾易南的微信消息在手机屏幕熄灭的前一秒闪过:套房的急救医药箱怎么没出现在试睡报告里?

    叶黎轻轻抿了下唇角,以为她看不懂吗。潜台词不就是“你伤还疼吗,你好些了吗,昨晚急救箱里的药有效果吗”。

    不过手机已经关机,昨晚那件事她现在都还尴尬,不敢联系顾易南。

    今天有点晚,她找的民宿不算出名,也没有纳入各种当红App里,就在大理古镇内,出门是古镇的石板路,各种特色小店和美食都离得很近。

    冬天的夜晚有些凉,这家民宿的老板娘走到院子里朝叶黎笑:“美女,晚上降温了,你坐在外面当心别感冒了。”老板娘很热情,穿着一件棉麻小袄,走在满院盛开的三角梅下,干净美丽的画面令叶黎第一次来就喜欢上这里。

    叶黎看着开出墙外的三角梅说:“好像这边很多这种花,开得挺漂亮的。”

    老板娘跟她聊起天:“是啊,我每天凌晨到早晨都会给它们供暖,不然冬天里不好养活。我楼上住的那位客人就是看见这些开出墙的三角梅住到我家客栈的,他拍照很好看,对了,他就住在你对面,是个帅哥哦,等下我要去给他送蓝莓酒,也给你带一点尝尝,我们自己酿的……”

    叶黎笑着说了谢谢,又问了些游玩的路线和美食推荐,然后才上楼回了房间。古镇晚上很安静,只有客栈前面的一个清吧还有极轻的吉他声浅浅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