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金银岛 > 拉尼翁医生的笔述

拉尼翁医生的笔述

作者:【英】罗伯特·路易斯·斯蒂文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金银岛 !

    他一口喝掉了量杯里面的液体,随后大吼一声。他摇摇晃晃,站立不稳,使劲抓住桌子以免摔倒。他的眼睛向外鼓起,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一月九日,也就是四天之前,我收到了一封随晚班邮件送来的挂号信,这封信出自我的同行兼同学亨利·杰基尔之手。我感到十分惊讶,因为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过任何书信往来,而且就在前一天的晚宴上我还见过他。无论如何我也不知道他为何要煞费苦心地写一封挂号信给我。然而更令我吃惊的还是信的内容。下面是它的全文。

    亲爱的拉尼翁:

    你是我认识最久的朋友之一,虽然在学术问题上我们存在很多分歧,但是我们两人之间从来没有过任何友情上的裂痕,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如果有一天你告诉我说:“杰基尔,我的生命、我的声誉和我的一切,都需要你来帮我维系了。”我想我一定会不惜付出一切代价去帮助你。拉尼翁,现在,我的生命、我的声誉和我的一切都掌握在你的手中,如果你今夜没有帮助我,那么我就全完了。读了以上这段话,或许你会担心我是在请求你去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那么,一切就由你自己来判断吧!

    今天晚上,我希望你取消所有的约会,哪怕是国王要召你去为他看病,你也一定要推迟。如果你的马车没有准备好,那就叫一辆出租马车,带着这封信到我的住所来。我已经吩咐好我的仆人普尔,提前找好一个锁匠在那里等候。到时,叫锁匠打开我工作室的门,但是只能你一个人进去。在房间的左手边,有一个标有E字母的玻璃柜,如果柜子上了锁,你就把锁撬开,把从上往下数第四个也就是从下往上数第三个抽屉拉开,并将抽屉连同里面的东西全部带走。我感到非常不安,甚至可以说是怀有一种病态的恐惧,生怕会指错了抽屉。不过,就算我有可能说错,你也可以根据里面的东西来分辨我到底要你打开哪一个抽屉:里面会有一些药粉、一只小药瓶和一个记事本。我请求你把这个抽屉原封不动地拿到你在卡文迪许广场的家中。

    这是我恳请你帮我做的第一件事,下面是第二件。如果你拿到这封信后立刻出发,那么在午夜前就可以赶回自己的家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在时间上为你留下余地。这样做的目的,首先是避免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其次就是希望你在仆人上床休息一小时后,再继续进行我们下面的事情。在午夜的时候,请你独自一人在你的诊室内等候,亲自接待一个自称代表我的人,并把从我房间里拿回来的那个抽屉交给他。到这一步,我恳求你做的事情就全部完成了。你的所作所为将令我感激万分。如果你坚持要我对此做出解释,那么请等待五分钟,五分钟之后你自会明白。同时,你也就会理解我为何要安排这几件事,会明白它们有多么重要。但是,假如任何一个步骤出了差错,你将会因我的死亡或我的理性的毁灭而遭到良心上的谴责。

    拉尼翁,虽然我完全相信你,坚信你不会忽视我的请求,但是只要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性,我的手就不由自主地颤抖,我的心就沉到了谷底。你可以想象一下:此刻,我正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忍受着无法言说的痛苦的煎熬,而只要你能够不出任何差错地完成我的请求,那么,我的烦恼就可以烟消云散,就像一个讲完了的虚构的故事那样离我远去。亲爱的拉尼翁,救救我。

    你的朋友

    亨·杰

    一八一一年十二月十日

    封好信,忽然一阵新的恐惧袭上我的心头。我又想到了一种可怕的可能—万一邮局出了什么差错,那么极有可能导致明天早上你才能收到这封信。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亲爱的拉尼翁,请你在明天白天任意时刻帮我把这件事办完,然后再一次在午夜时分等候那个代表我的人。如果第二天夜里没有人去找你,那么你今后也就再也见不到亨利·杰基尔了。又及。

    看完这封信,我开始彻底相信我的那位同行已经精神失常了,但是,在有确凿无疑的证据以前,我觉得我应该尽一个朋友的义务,按照他的要求为他完成这件事。越是不能理解这件事,我就越无法判断这件事情的重要程度。面对这样一封措辞严肃的信件,我感到无论如何都不能随便处理。于是我立刻起身,在街上拦了一辆马车,径直去了杰基尔的住所。那位老仆人已经在等我了,他也是自晚班邮件中收到了一封挂号信。按照信中的指示,他立即派人去请了一位锁匠和一位木匠。我们正在说话的当口,那两位匠人就赶到了。于是我们一起向原来丹曼医生的实习讲堂走去,从那里到杰基尔的工作室是最方便快捷的—这一点我相信你早已十分了解。门实在坚固无比,锁的质量也很好,木匠一直在抱怨这项工作十分麻烦,说是如果想要进去就必须硬来,而且势必要损坏不少地方。锁匠更是几乎快要绝望,好在他的手艺不错,两小时后终于把门打开了。标有E字母的柜子并没上锁,我找到那个抽屉,用麦秸把空隙填满,又用一张床单把它包好带了回来。

    回到家,我就立刻检查了一下抽屉里面的东西。那些药粉打磨得相当细,配制得也很地道,但是比起专业的药剂师来还是差了一些,显然,这是杰基尔自己制作的。粉末看样子像是某种单晶盐类,之后我的注意力转移到了那只小瓶子上,它里面装着半瓶红色的溶液,散发出刺鼻的异味,我估计应该混有磷和某种挥发性很强的醚,其他的成分我就猜不出来了。那个记事本看上去也很平常,里面所记载的东西并不多,其中有一连串的日期,前后历时好几年。但是我注意到,记录于大约一年前终止了,而且是很突兀地中断的。在某些日期旁边会有简短的附注,通常只有几个字,比如“加倍”。在这几百条记录中,大概出现了六次这样的附注。在最初的附注中,有一处后面写了好几个感叹号:“彻底失败!!!”这些东西勾起了我的好奇,但是我无法从中得出什么确切的答案。除了一些药剂、一包盐类物质、一份实验记录,就什么都没有了。这些东西就像杰基尔的其他一些研究一样,从未得出任何有实际意义的结论。这简简单单的几样东西,如何会对我那想法怪异的同行的名誉、理智和生命产生重大的影响呢?既然他派来找我的那个人可以到我这里来,那么他为什么就不能直接去他的家里完成这个任务呢?为什么我必须秘密地招待来访者?越思考,我就越觉得自己在面对一个严重的精神病患者。依照他的要求,我早早地打发仆人们睡觉。然而,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把一支老式左轮手枪上好子弹,算是做一些自卫的准备。

    十二点的钟声刚刚敲响,我就听到了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我打开门,看到一个身材矮小的人蜷缩着靠在门廊的柱子上。

    “是杰基尔博士让你来的吗?”我问。

    他不自然地打了个手势,示意我“是的”。当我让他进来的时候,他却并没有立刻动身,而是鬼鬼祟祟地扫了一眼那片漆黑的广场。有一个巡逻警察正提着灯走过来。这位客人竟然吓了一跳,顿时显出十分慌张的样子,急急忙忙进了屋。

    说实话,这一系列细节令我感到十分不安。这位客人首先给我留下了一个不好的印象,所以当我跟着他走进灯火通明的诊察室时,我的一只手始终放在那支枪上。进了房间之后,我才得以认真打量一下这个人。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这是肯定的。我已经说过,他身材十分矮小,脸上那种令人憎恶的表情令我十分吃惊。他的肌肉很发达,但是身体素质很差,看起来十分虚弱,这两者结合起来,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还有最后一点,那就是只要一靠近他,就会产生一种怪异的、发自内心的烦躁和紧张感。这种紧张感跟人刚开始发烧时浑身发冷打战的情形十分相似,同时伴有明显的脉搏减弱的趋向。当时我认为这些反应只不过是我个人对他的厌恶所引起的,仅仅对为什么反应会如此强烈而感到疑惑。但是事后,我才知道原因要深刻得多,它的根源在于人的天性。

    从这个人踏进门开始,我就对他产生了一种因厌恶而起的好奇。他的穿着十分可笑—虽然衣服的料子看起来十分贵重,做工精细,颜色也很雅致,但是穿在他身上却大得不像话,裤子松松垮垮地挂在腰上,为了不让裤角拖在地上,只好把裤腿高高地卷起;大衣的腰身竟然已经垂到了臀部以下,领子则正好在肩膀上铺开。说起来虽然滑稽,但却丝毫不能引我发笑。恰恰相反,由于这个家伙骨子里有一种不正常的让人极其厌恶的气质,这些怪异的打扮反而让人觉得与他的气质很相符,而且加深了上述印象。所以,我不但对他的性格和本质产生了好奇,而且迫切地想弄清楚他的出身、经历、财产、身份等一系列问题。

    以上这番观察与感想,虽然记录下来颇占篇幅,但实际上只是发生在短短几秒钟之内的事。这位登门拜访的客人早已急不可耐,且脸色阴沉。

    “你拿到那些东西了吗?”他嚷道,“拿到了吗?”他的耐心似乎马上就要消耗殆尽,甚至已经伸出一只手,想要抓住我的胳膊,摇撼我的身体。

    我把他推开。一接触到他,我就感到一种蚀骨的凉和痛注入血液之中。“先生,”我说,“你还没有自我介绍呢,请坐下说吧。”我率先坐在了自己平常习惯坐的那个位置上,并摆出一副接待患者的神情和姿态。此时已经午夜,一位如此怪异的人登门拜访,并令我感到几分恐惧。因这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我的大脑早已十分混乱,所以,我想我的姿态也许很不自然。

    “请你原谅,拉尼翁先生,”他还算有礼貌地对我说,“你说的话都很有道理,因为急躁,我竟然失了分寸。我是遵照你的朋友亨利·杰基尔的吩咐,到这里来办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据我所知,”他停顿了一下,将一只手放在脖子上,看得出来,他在尽力让自己镇静下来,似乎他已经处于歇斯底里的边缘,“据我所知,他让你拿一个抽屉……”

    这时,他拼命压制自己的焦灼状态已经令我感到于心不忍,也许更是因为我已经无法按捺住自己的好奇。

    “都在那儿,先生。”我指了指放在桌子后面地板上的那个用床单覆盖着的抽屉。

    他一下子就冲了过去,却又突然停下来,用一只手紧紧按住胸口。他浑身打战,我甚至听到了他的牙齿上下相撞的声音。他的脸开始扭曲,像魔鬼一样恐怖。我开始担心他的性命,也担心他失去理智。

    “镇静一下。”我说。

    他看着我,可怕地笑了一下,显得面目狰狞,然后不顾一切地一下子扯开床单。看到他想要的东西好好地放在抽屉里,他大声地倒抽了口气,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过了一会儿,他问:“量杯在哪儿?”听得出来,此时他已经平静了一些,能够调整气息并控制自己的声音。

    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椅子上站起来,找到量杯并递给了他。

    他向我笑了一下,并点头致谢。倒出少许红色的药水之后,他又在里面添加了一种药粉。这种混合物最初呈红色,随着药粉慢慢溶解,开始变得色彩更加鲜艳,并发出沸腾的声音,噗噗地向外冒着气泡。忽然,气泡停止了,混合物一下子变成了深紫色,紧接着又逐渐变浅,最后慢慢变成了浅绿色。反应过程中,这位客人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这些变化。现在,他面带微笑地把量杯放在桌子上,然后转过身,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好了!”他说,“现在,该对今晚的事做一个了结了。你是否愿意像一个聪明人那样,对此事不闻不问?你是否愿意就这样让我拿着这只量杯离开?还是你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想要知道真相?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再回答我,因为接下来事情如何进展会全部按照你的决定来办。你可以决定对此不闻不问,那么你的生活就会仍同过去一样,不会变得更有钱,也不会变得更聪明。当然,你会时常想起自己曾经帮助了一个濒临绝境的人,把它当成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或者,你会做出第二种选择,那么,一个崭新的知识领域就会呈现在你面前,就在这个房间,就是此时此刻,在你眼前将出现奇迹,这个奇迹不但会让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恐怕就连鄙视世界的魔王也甘拜下风。”

    “先生,”我说,故意做出一副淡漠的样子,但内心并非如此,“你刚刚所说的那一番话实在令人费解,我听了也并不觉得信服,你或许不会因此生气吧?但是,我今天一直在不知就里的情况下为你提供无私的帮助,我已经参与得太多了,在看到结果之前已经无法停步。”

    “好吧。”这位客人说,“拉尼翁,对于即将发生的事,你必须以你的职业道德来担保,保证绝不向任何人泄露半分。多年以来,你都被最狭隘、最庸俗的观念所束缚,总是不肯认同超越一般经验的医学功效存在,你嘲笑那些比你有才华得多的人,现在,就让你亲眼看一看吧。”

    他一口喝掉了量杯里面的液体,随后大吼一声。他摇摇晃晃,站立不稳,使劲抓住桌子以免摔倒。他的眼睛向外鼓起,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就在这时,变化就在我的眼前发生了:他似乎在膨胀、在长大,面孔骤然发黑,五官仿佛在融化,又似乎在改变、扭曲—突然,我跳了起来,一下子退到墙边,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想挡住发生在眼前的不可思议的景象,恐惧排山倒海而来,将我淹没。

    “上帝啊,上帝!”我一遍遍地叫喊,因为在我面前的这个人—这个面色惨白、浑身发抖、向前伸出两只手,几乎就要晕过去的人,竟然是亨利·杰基尔!

    在这之后的一个小时,他对我讲述的事件我不敢形诸笔墨。我所听到的和看到的,令我的灵魂直到今天还会感到恶心。尽管当日发生的那些事情此时已在我眼前消失,当我问自己是否依然还相信它时,我仍旧无法给出答案。我生命的基座已经开始动摇,从此便无法入眠,无法言说的恐惧日日夜夜、时时刻刻伴随着我。我感到自己已经走到了死亡的边缘,但是直到死亡,我也不会相信所发生的这一切。关于那个人流着泪向我讲述的堕落行为,我一想起来便觉得不寒而栗。厄特森,我只想说一点,如果你有勇气相信的话,单凭这一点便已足够。杰基尔向我坦白,那天午夜来到我家的人,正是现在全国追捕的谋杀卡鲁爵士的凶手,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那位海德先生。

    哈斯梯·拉尼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