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他从地狱里来 > 604:顾起番外:宋稚超A虐变态(一更)

604:顾起番外:宋稚超A虐变态(一更)

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他从地狱里来 !

    “宋稚要出了点什么事,不说你们,老子脱了警服都算轻的。”

    刚好,老林回来了。。。

    老许立马问他:“怎么样了?”

    “泷湖湾的门卫说曾钰外出写生去了,监控没有拍到,蹲了一天没蹲到人,2402那边都找过了,除了一堆宋稚的照片之外,没有什么特别发现。”

    旁边的同事老蒋提出疑问:“他拍宋稚干嘛?难道早就盯上她了?”

    这老林就不知道了。

    “那些照片是用来脱罪的。”和老林一起进来的秦肃开了口。

    大家都看向他。

    他眼波太平静,情绪没有表露:“曾钰是高智商罪犯,不会毫无计划就绑人,他今天敢来电视台,肯定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私生饭比杀人犯的罪轻多了。”

    所以曾钰家里很多宋稚的照片,如果曾钰被列为了嫌疑人,他也可以用私生饭作为理由,来解释跟踪和绑架行为。

    “你是?”陈局没见过秦肃。

    秦肃没说自己是谁:“反而是你们警方。”

    他只说了半句,但眼神在传递他的愤怒,在说——比起罪犯,你们愚蠢至极。

    老许无话可辨,对陈局说:“他是宋稚的丈夫。”

    宋稚因为角色来警局体验的第一天就给大家发了喜糖。

    “把这个案子的所有案件信息都给我。”秦肃说。

    陈局从头到尾都很懵逼。

    老林和老蒋看队长眼色行事。

    老许发话:“给他吧,刑侦是他的老本行。”

    老蒋小声问老林:“他干过警察?”

    老林因为两起连环杀人案早就把秦肃查得透透的:“他是犯罪小说家,光模仿他书里犯罪的就被抓到了好几个。”

    不过他书里的案子都有漏洞,模仿就大概率会被抓。

    秦肃跟老林去了小办公室。

    老许挺佩服秦肃的,老婆被变态杀人犯抓了,他还能那么镇定,那么有条不紊。

    安排好排查搜罗工作之后,陈局把老许叫到一边,先踹了他一脚。

    “你不是知道宋稚的身份吗?怎么还敢让她去冒险,谁喂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老许抱着脚哀嚎:“昨天上午我带宋稚去了训练场,十枪,她就打了一个孔。”

    一个孔?

    陈局惊呆:“神枪手?”

    不是说当明星之前是学医的吗?

    老许很肯定:“她绝对练过。”老许也不是乱来的,他相信宋稚。

    所以,别太绝望。

    某些人,也别太嚣张。

    地下室的上面仍然有隐隐约约的哭声,断断续续的。

    什么地方一直会有哭声呢?难道是火葬场?

    宋稚正想着,针头刺进了她皮肉里,透明的药液慢慢被推入。

    “这是什么?”她表现出很害怕的神情,并且适当地颤抖,这些对她来说轻而易举,因为她是演员。

    曾钰应该很不喜欢晒太阳,皮肤白得像得了病:“让你乖乖听话的东西。”

    药物注入后过了将近十分钟,他去把笼子打开,再回来解开宋稚的绳子,冰凉的手摸到她腰间的拉链。

    他总是喜欢笑,发狠笑,发疯也笑,发癫还笑:“要我帮你脱吗?”

    看着他眼睛的时候,就像冰凉的软体动物趴到了皮肤上,像湿湿滑滑的舌头在舔耳廓,让人恶心又毛骨悚然。

    宋稚往后倾斜,躲开曾钰的手:“不用。”

    说完,她抓住他的手,用力一掰。

    她就等松绑了,迷药卸了她七八分力道,她只能用技巧,捏住了曾钰手腕的某个穴道,让他身体短暂麻痹,再趁他动不了的那个瞬间,一脚将他踹在地上。

    她在枪林弹雨里闯了那么多年,会干不过一个变态?

    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取下金属耳环,用尖锐的边角划破手臂,疼痛让她暂时清醒,她甩了甩头,走到曾钰面前。

    “那个定位就是用来迷惑你的,我才是王牌。”

    这才是她真正的计划,她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曾钰试图爬起来,手暗暗伸出去,摸到注射针头:“你是警察?”

    反正是一只脚已经进了棺材的人,告诉他也无妨。

    “缉毒三队,编号9521。”宋稚一脚踩住他摸到注射器的手,“把手机给我。”

    曾钰盯着她,瞳孔里的火焰在燎原。

    宋稚才不跟他耽误时间,拿起旁边的椅子就狠狠往他头上砸,砸得他脑袋鲜血直流。

    她再说一次:“手机给我。”

    不然直接弄死。

    精神变态也就欺负弱者,这个世道,还是拳头和枪杆子说了算。

    曾钰像个疯子一样在笑,把手机递上了。

    宋稚先用绳子把他绑住,然后打开手机定位,拨了120和老许的电话。

    十一点三十七分,警局。

    技术组的同事在分析声音,那是上一位受害人打到公司的求救电话,但全程只有四秒,受害人连一句话都没说出口,就被挂断了。

    技术人员把杂音去掉了,然后放大其中的某一段声波。

    老许反复听了好几遍:“好像是哭声?”

    老林听不出来:“是受害人在哭吗?”

    老许摇头:“不止一个人。”他看向秦肃。

    秦肃用了二十分钟,捋完了所有案件资料,他打开地图,排除有监控的各条主干道,结合受害人末次出现的地点,最后锁定了范围。

    “万安殡仪馆。”

    老许跟不上他的思虑:“什么?”

    秦肃额头上有密密麻麻的细汗,唇色很白,除了唇角被咬破的地方嫣红:“第一案发现场,万安殡仪馆。”

    哭声就是来自地下室上面的殡仪馆。

    老许拿起对讲机:“万安殡仪馆,快,行动!”

    这时。

    老许的电话响了,他把免提开了,蹲下拉开抽屉,拿出配枪。

    电话那边:“喂。”

    秦肃立马转头,看着桌上的手机。

    是宋稚的声音:“我是宋稚。”她说,“我在万安殡仪馆下面的地下室里。”

    救护车和警车几乎同时到。

    宋稚最先看到了秦肃。

    ------题外话------

    ****

    关于更新,我很抱歉,都是我个人的问题,状态非常不好,很压抑,很低谷,不想写东西,不想碰任何跟书有关的,甚至连网站的APP都不想登入。

    抱歉,这本完结之后,会先休息,需要调整好状态再开书。

    以后下午三点左右更新,如果更不了,会在评论区通知,如果有二更就在凌晨三点左右,但不一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