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麻衣相师 > 第2096章 一个传说

第2096章 一个传说

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麻衣相师 !

    我来了精神,立马要往上走,程星河连忙喊道:“这玩意儿怎么办?”

    刚才斩须刀劈过,不是要害,守宫残了,但还没死,浑身淌出了墨汁一样的脓血,奄奄一息。

    “是煎是炸你说了算。”

    程星河一瞪眼:“你以为我是蟑螂,什么都吃?”

    不过他回过头看着这个庞然大物,还真嘀咕了起来:“这玩意儿跟火洞螈是一家子吧?保不齐还真能吃……”

    哑巴兰跟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

    我上了上边那一层,那些人头水蚤虽然凑的很近,可苏寻蹲在地上,布了个阵法,把人头水蚤用香桃木给隔住了,因为阵法,它们爬不上香桃木。不过为了吃人,它们不辞艰辛,数不清的嘴跟锉刀一样,“沙沙沙……”正在磨那些香桃木,想吃光了香桃木冲进来,跟精卫填海差不多。

    那个场景,密密麻麻的,密集恐惧症看见得当场哭出声来。

    我跳进了圈子,阵法四边点了火,能清晰的照亮天花板,那些小元宝手是面无人色,不过赵老教授十分激动,指着头顶就说:“你看,你看,景朝国君果然不是凡人!”

    我顺着他指点的方向看了过去,见到了一副壁画。

    不过因为这个船时间长了,上面都是来路不明的污垢,看不分明,只约略看到一些轮廓。

    上头描绘了一个人,对着这个船发号施令,手里握着一些东西。

    “是日月星辰!”

    赵老教授激动的说道:“这个壁画的意思是说,这艘船,是奉了神君的命令,带着那些军士的亡魂,下三途川,进幽冥河,给他戍守阴阳的!”

    那个叫顺轩的小元宝手立马问道:“古代国君,下个这样的命令,也不罕见吧?”

    “怎么不罕见?”赵老教授说着,在地上画了一个地图:“你看!”

    那是一个地势图,四相抬真龙的形状,再以东海为依托,引路三途川……

    我呼吸凝滞了一下。

    别人乍一看,可能看不明白,可我看出来了,四相局稳人间,靠东海引幽冥,这是要踏足阴阳三界,排兵布阵!

    “他是要在踏着四相局飞升的时候,打一场仗!”

    顺轩一愣:“打仗——跟谁打?”

    赵老教授指着上头。

    顺轩顿时说不出话来了,梗了半天:“为什么?”

    “那谁知道,也许,这个国君野心勃勃,不光要稳固人间的疆土,还要打一个翻天覆地的仗!以前传说的昏庸无道,儿女情长,怕只是讹传,他自封神君的真正目的,是凌驾三界!”

    那些小元宝手一愣一愣的:“这——是不是太狂了?”

    “未必,”赵老教授环顾这个船,喃喃说道:“传说之中,他是真龙转世,金口玉言,怕是真的,不然,这种船,怎么可能存在到现在?手握日月星辰,指的是敕封命令一切的权力!”

    我想起了城北王的紫气,和河洛听到我的命令,不由自主倒退的事情了。

    一句话,就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都是因为,那个元身是五爪金龙的神君。

    那个,被人千方百计阻挡的神君。

    这种能力,难怪,能建立九重监,难怪,有人不想他回去。

    恍恍惚惚想起来了,

    我立刻问道:“能不能看出,那个所谓的真龙,到底是个什么神君?为什么打这一仗?”

    “只说是最尊贵的,倒是看不出具体名字,不过……”赵老教授指着上头:“后头还有一个东西,意思是,断骨之仇。

    真龙骨?

    景朝国君要回去,就是想报这个仇。

    可害他的黑手心虚,所以千方百计,也要阻挡他。

    “仇家是谁?”

    赵老教授答道:“这两个字,像是水,和天两个字。”

    不,我想起来了。

    那是天河的意思。

    举三界的力量,报天河断骨之仇。

    可在天河抓住那个神君的,是潇湘。

    而这个时候,船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上,猛然就是一个颤动。

    一船人算是饱受惊吓,又来了这么一下,全给吓住了:“出什么事儿了?”

    二妹娃的声音在操舵的位置远远的响了起来,有点发慌:“这地方——方向不对!”

    船上肯定是有辨别方向的工具的,二妹娃这种熟练手,更是老于此道,迷失方向了?

    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这是到了某种普通人,进不去的海域。

    苏寻立刻去辨别方向,可外面一片大雾,我们在地上是能凭靠本能来辨别,可这地方一点参照物也没有,根本就没辨别的可能。

    “那怎么办?”

    小元宝手们又慌了:“刚从雷暴里逃出来,咱们又迷了方向,这……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万一,咱们就这么漂流下去,那……”

    没人敢说下去,这船上什么也没有,只能等着渴死饿死。

    除非——让一个熟悉这里的人带着我们进去。

    倒是正好有个人选。

    我下到了底下,就看见一个人影往外扑过去,让我一把抓住。

    “丹白?”

    她微微一颤。

    “你上哪儿去?”

    “船能动了,我来给你指路——这是迷魂滩,时间长了,挨着幽冥河,时间长了,你们迷在这里,就永远也出不去了,我告诉你们……”

    “你给我们指路,那你呢?”

    “我得回水神岛去。”

    “那正好,把我们一起带过去。”

    丹白一愣,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你,还是非得要去?这是东海,元水神都……更别说你了!”

    “你不用管,带路就行了。”我答道:“到了水神宫,我一定放了你。”

    丹白沉默了一下,抬起眸子看着我:“不是我不想带,我想让你活下去,你……是好人。”

    丹白的声音几乎有些哀求。

    “就因为我是好人,所以不怕。”我对她笑:“好人都能长命百岁。更别说,这地方,有比我的命,更要紧的。”

    “你就赶紧说吧。”程星河他们也过来了:“我们要是怕,就不来了。”

    丹白没法子,叹了口气,这才说道:“先往兑位一里,绕到了坎位三里,再上坤位五里,见到两盏大红灯,就到了。”

    说到这里,她拉过我,低声说道:“还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

    “什么事儿?”

    “是关于东海的一个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