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贞观三百年 > 360 “铁枪王”入京

360 “铁枪王”入京

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贞观三百年 !

    京城洛阳,罢课、罢工还在继续,岭南省的消息频频传来,每有攻克州县,竟然都能引来欢呼声。

    街头运动迟迟得不到缓解,凌烟阁内部也是非常的不满,只是现在的重头戏,却早就从这些学生运动和工人运动身上转移。

    南昌都督府传来的密电,“靖难军”已经打入江西,先头部队已经出现在了南康县,而原本驻扎在瑞金监的“黄金部队”,却像是一夜之间死光了一样,直接没了消息。

    帝国在世界各地,针对贵金属矿藏,有着专门的部队。

    因为早期都是为了黄金,所以又称“黄金部队”,民间也多有称之为“黄金集团军”,规模非常庞大,在总人数上,仅次于“交通部队”。

    只是这种连乙级军团都评不上的部队,显然不是拿来攻城略地的,更多时候,也就是充当保安。

    中央朝廷并不介意这种地方部队“望风而逃”,但是连一个招呼都不打,这就完全不能接受。

    在洛阳宫的东侧,曾经的东宫现在成分就比较复杂。

    皇唐天朝的新闻机关单位都在这里,皇太子通常也会署名一些通讯或者通稿,除了以示存在之外,多多少少也有维持帝国体面的意思在。

    但是现在,连东宫的宫墙之外,都能时不时地听到学生、工人们的抗议声。

    外面的人希望皇太子能够表态,声援“明达惨案”中的受害者。

    甚至还有各种消息传达进来,认为皇太子有了这样的表态,“靖难军”自然就会平息下去。

    “王总编终于来了!”

    “哪个王总编?”

    “王彦章啊,北都分社的总编,也是《北都时报》的总编辑。”

    “‘铁枪王’居然也来了?!”

    “最近报纸上的时文,越来越让内阁不满,对民众的劝说作用,几乎就是没有,现在报纸上各种骂战,隆庆宫那里,时不时有人撰文讥讽朝中相公……”

    “我很尊敬王贤明的,他为什么要来蹚浑水啊。”

    “公忠体国,你不懂。”

    “……”

    《洛阳日报》年轻的小编们,在办公室聊着天,最近一个月,物价涨得越来越离谱,总算洛阳令还是非常有经验的,迅速施行了“配给制”。

    物质管制原本只是局限于市场,现在已经扩散到了大半个京城的商业区,几百万人的吃喝拉撒睡,开始受到了影响。

    但因为“配给制”,物价再怎么涨,倒也问题不大,而且老百姓也还是很信任朝廷的,洛阳令给每个街区都配备了重型汽车,一次就能拉货一万多斤。

    朝廷充沛的物资,第一时间让投机客们有些恼火,不过“囤积居奇”这种事情,从来都是持久战。

    很多巨贾豪商,通过关系,已经知道南方的秋收出现了一点点问题。

    尤其是像湖南,今年的秋收,竟然就卡在了衡州,往南就停止了秋收工作,下派的官吏,统计好的账目,只有数字,没有实收。

    也就是说,衡州以南的秋粮,说是已经收了,但朝廷和湖南省,目前一粒米还没有见着。

    眼光独到的豪商,已经琢磨着等待十一月的到来,冬月一到,朝廷只要从南方筹措不到足够的粮食,要么开仓,要么“借粮”。

    开仓就要看河南省的地方库存,远的暂时还没必要计较,再如河北、山东之类,火车通达,水运也不差,火车多来几趟,粮食也就管住了。

    只是有些消息,一旦交叉来看,那就问题多多。

    北苍省行署专员沙赞已经入京,他最后一个行署令,盖章签字是在安南省、广西省的粮食运输单上。

    之前“海贼登陆”事件,北苍省的粮食生产是遭到破坏的,本来北苍省的粮食产量就不高,自给自足率只有百分之十七,主要靠发达的海运来维持口粮。

    而“海贼登陆”事件之后,首先南苍省的粮商,宁肯稍微多走一点路,把粮食粗加工之后,运往海口,也不愿意直接去北苍省;其次因为这次海贼闹得特别大,几乎就是导致杀龙港“百业待工”,所以短期内的粮食缺口,北苍省是通过沙赞的个人关系,通过朝廷的正规渠道,从广西、安南两省借调的。

    事情到此为止,一切都是太平的。

    太平无事。

    可惜,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交州的学生运动,直接给交州带来了重创,更可怕的是,有情报显示,第二工业部第三工业部的大量工程师、技工,都遭到了不明身份武装人员的绑架。

    洛阳签发的救援命令还没有到交州,广州这边就爆发了“起义”。

    广州都督府都督路克明,成了“靖难军”的总司令……

    单独拿一个事件出来看,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然而当所有的事情都串起来的时候,那些对投机利润极为敏感的豪商巨贾,几乎就是第一时间锁定了“秋粮”。

    冬月一到,寒蝉经得起还是经不起金风这么一刮,自然见分晓。

    可以说,现在凌烟阁的很多操作,在民间消息灵通的巨贾豪商们看来,那真是昏招频出。

    《洛阳日报》的总部就在东宫,隔着两道宫门,就是皇太子的居所。

    六十八岁的王彦章,是第一次进入到这里,其他时候,是要去朱雀大街,才能跟皇族中人如此贴近。

    “先生,我们还不如去‘全忠社’,或者去‘太原路忠武军’,这次的浑水,看得人胆颤心惊啊。”

    和旁人想象的舞文弄墨之辈不一样,王彦章身材高大,双臂如铁,整个人极为挺拔,完全不像是年近古稀的老人。

    而且他一头黑发极为浓密,龙行虎步更显风采。

    长须美髯,号称“太原张公谨”,只是在《洛阳日报》这里出现,就让不少人心生好感。

    他诨号“铁枪王”,就是因为他在北都太原,文字锋锐,措辞辛辣,被诸多文化圈中人称之为“笔杆似枪杆”,于是有了“铁枪王”的名号。

    只不过,江湖上知道的王彦章,却是另外一面,“全忠社”中的师爷,北方各个“忠”字头的社长,都会卖他几分面子。

    “昌忠社”“世忠社”之中,都是名声响亮,刘亿也是曾经打过他的主意,只是自认为“世忠社”的庙还是小了一点儿,这才作罢。

    “现在的情况,很不对劲,如果不来做一点努力,只怕以后也没有机会了。”

    王彦章看着巍峨的宫墙,叹了口气,“这几年的马贼……比过去一百年都多。这不是好事啊。‘世忠社’选择南下,固然有沙老总的缘故,但是,马贼越来越多,让‘世忠社’不堪其扰,也是原因之一。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啊,更何况,漠南漠北的马贼,恨刘亿恨得牙痒痒,他大儿子现在为了要躲去朝鲜?三五千的马贼,三五千的大铳,这事儿……嘿。”

    “朝廷要是招安他们,也不怕什么啊。”

    “你当朝廷什么都没有做吗?现在用兵就是用钱,养一个有编制的警察,开销之大难以想象。再者,不是所有人都跟刘亿、沙赞那样,愿意跟贼人拼到底的。”

    “先生,这次急急忙忙过来,是不是还跟河北的事情有关?”

    “不错。”

    王彦章点了点头,“之前保加尔部的西蒙闹独立,我就察觉到了苗头不对,舆论纷纷扰扰,各种口诛笔伐,但是河中省毫无反应,兵部也没有喊打喊杀的迹象。这就不对劲,而河北省当年搞地方联保,的的确确给朝廷省了一大笔钱,但……除了一个刘亿,还有人愿意为朝廷效力吗?没有!”

    有些事情抽丝剥茧之后,回想起来,便是觉得各种恐怖。

    种种迹象表明,朝廷的财政压力已经到了一种临界点,很有可能快要崩溃。

    或者……已经崩溃。

    王彦章这次过来,就是为了确认一下自己的判断。

    至于说“铁枪王”的名声,会不会在京城栽了,引来外界的嘲讽,使得自己声名扫地,其实不重要。

    “走吧,来了这里,你就多看少说话。”

    “是,先生。”

    王彦章深吸一口气,毅然决然地走了进去。

    宫墙之外,似乎又传来了抗议声,不时地还有歌声,林林总总,杂七杂八,偶尔也能听到小贩的叫卖声,但多是一些馄饨、娇耳之类,远没有以往的热闹。

    风乍起,东宫之中那棵两百九十八岁的银杏树,竟是晃动了一下,树叶,已然是黄了。

    满地黄。

    ……

    湖南省,衡州,安仁镇。

    “明天,就要开公审大会,没想到来的人会这么多。”

    彭颜料很是激动,凑到了王角身旁,“姐夫,我现在指挥三五百人不在话下。”

    “真的?”

    王角别过头,看着他。

    “真的!”

    一脸自信的彭颜料,最近训练的新丁多了,也是相当的厉害,时不时就能搞出一点儿新花样。

    各种跋山涉水,只要粮食管够,他还是带着人在天元山中各种转悠。

    兴致勃勃的彭颜料,就想着自己这样的“大将”,怎么地也得在姐夫这里,混个团长当当。

    郭大哥当团长,屈才了。

    “那好,这秋收本来就是缺人手,之前‘邓古’‘赵家湾’的地,现在没了主人家,你去帮忙收了,然后把稻谷都屯好。”

    “……”

    “怎么?这两个地方,加起来也是两三千亩地,给你三五百人,还不一定能够收好哟。”

    “姐夫……”

    “不是你说的么?你能指挥三五百人,而且不在话下。”

    “那我说的是打仗啊,我这是大将之材。”

    “小苒!你怎么回来了?!”

    王角一脸大喜的样子,起身作势要向外引过去。

    “姐~~”

    彭颜料瞬间变脸,一副小老弟的模样,屁颠屁颠转过身,点头哈腰地喊着。

    “嗯?”

    一看,哪有什么彭彦苒,再回头看了看王角,彭颜料顿时垮着脸,“姐夫,你这就不好……”

    “你还大将之材……先把粮食收明白了再说吧。”

    “……”

    无奈之下,彭颜料还是领了“军令”,带着训练的熊孩之还有新丁们,跑去“邓古”、“赵家湾”收粮。

    这光景,其实军山那边也来了人,黄世安是打算自己接收这批田的,怕王角归怕,但贪还是贪。

    派人过来,也就是先看看。

    万一王角不要呢?

    那不就是捡着便宜了?

    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嘿,王角真是忘了几个地方的粮田似的,这让黄世安暗爽不已,心想这一批粮食到手,去长沙一倒腾,那真是不亏。

    尤其是黄世安现在已经得到消息,湘江的大粮商,都在疯狂的屯粮,他本以为,就是因为要打仗,所以才屯粮,结果找到了照拂自己的上官之后,才有了准信儿传过来。

    黄世安顿时觉得,自己在安仁镇上……未必会退休呢。

    军中丘八换岗,年龄岁数是要少一些的,可是县太爷,那就未必。

    少不得六七十岁还在县长位子上坐着,临退休,还早呐。

    这光景,黄世安便是起了心思,要是自己能做县长,还怕个屁的王角,一个“白身”,他给面子就行,没必要畏惧。

    想是这么想的,但黄世安也清楚,支持自己的贵人,也明确地说了,安仁镇脱离军方序列之后,这个县长,主要是参考王角的意见。

    别问为什么,没有为什么。

    而湖南省省内的进奏院“上座选人”们,也已经安排好了安仁县进奏院选人的上位人选。

    既然是安仁县,那就跟安仁镇……没有了关系。

    所以,唯恐自己两头不落的黄世安,索性就是有枣没枣打两杆,粮食现在值钱、重要,那就弄一点。

    能当上县长最好,当不上,也没关系。

    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稳得很。

    似乎确定王角不会染指本地那点粮食之后,黄世安这才派出了“心腹”,主要就是“治安维持会”的人,前往“邓古”“赵家湾”等地……帮忙收粮。

    只是黄片黄大队长前脚刚到,彭颜料带着人,也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