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 > 深空彼岸 > 第八十七章 神话

第八十七章 神话

天翼文学 www.tianyibook.la,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雨还在下,噼里啪啦的砸落,偶有雷霆撕裂黑暗,照亮整座庄园。

    一些较高的建筑物上窗户被打开,许多人都再无睡意,在悄然观察雨夜中随时会发生的生死之战。

    没有人知道,庄园后方更为惊人的对决在上演,陈燃灯与新术领域的头号人物激烈厮杀。

    偶有剑光冲起,人们也只会认为那是电弧划破雨夜,根本不知是那超凡之战。

    剑光与火球撞击,爆发刺目的光雨,这片地界的雨幕都被蒸干了,白雾翻腾,像是来到了云端。

    倏地,身穿超物质甲胄、但却伪装成青铜盔甲的金发老者退后,不再出手,悬在半空中,道:“罢手如何?”

    老陈面色冷淡地站在地面,手中的黑色长剑指向他,没有停手的意思。

    金发老者很严肃,道:“我们这种人一旦泄露真正的实力,会让各方忌惮,以后少不得被重点盯着,甚至长期被超级热武器锁定。将来如果我们变得更强一些,恐怕连出行都要提前报备,不得自由。我们罢手吧,现在无人知,彼此悄然离去,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分明是你要来杀我。”老陈只有这么一句话。

    金发老者先是表达了歉意,而后再次开口:“没有什么不能翻过去,新术与旧术以后可以共存。你我皆超凡,将来会有许多合作的机会,不要过早的被财阀、有关部门以及各大组织盯上,束缚你我。你我的未来在深空,那些神秘的、超自然的痕迹以及未被发现的世界,值得我们去寻觅与接触。列仙、诸神对你我这样的人来说,不再虚无缥缈,早晚我们也会接近,传说可期!”

    老陈冷漠开口:“你的话语有些煽动性,可是,我早已形成神精神领域,分明洞彻到你心存杀意,你说了这么多什么意思?”

    金发老者叹气,双方罢手,就此共存,自然远不如他杀掉陈永杰,只剩下他自己更稳妥。

    有些话语他是发自肺腑的,那就是不想过早暴露,怕惊动各方而重点盯上他这个超凡者。

    他目前在各方眼中的定位是顶尖的大宗师,两年前为了突破,消耗掉大量的生命能量,但却失败了,此生都难踏足超凡领域了。

    现在陈永杰知道他突破了,且不弱于他,守住秘密的最好办法自然是干掉对方,可惜难度太大了。

    他觉得最近这些年从那片神秘之地挖出的东西近乎神话,用在自己的身上后已经可以睥睨所有修行者。

    而且时间在他这边,熬上一两百年,他认为自己终将会接近神灵。

    他实在没有想到,旧术领域出了个异数——陈永杰。

    葱岭一战,他自身绝不可能露面,但已经足够重视,遣出三位大宗师。结果虽然惨烈,但是也确实如他所料那般,陈永杰也要死了。

    可是现在对方不仅活了,还踏足超凡领域,这就让他不得不怀疑了。

    金发老者有些感慨:“人力有穷尽时,该考虑的我都想过了,你应该死去了才对。你这样不正常,只有一种可能,你得到了与列仙、诸神传说有关的东西,和我一样,触发了某种神秘力量!”

    老陈冷声道:“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为了守住秘密,你我只能有一个可以活着离开。”

    他突然发动,背后银色羽翼展开,那是吴家研发的最新型推进器,让他极速冲向半空中的对手。

    并且,他的五脏猛烈地爆发出刺目的霞光,快速笼罩身体,让他的速度更快了,翻倍的提升。

    刹那杀至,陈燃灯举剑就劈杀,剑光照亮漆黑的雨夜,景象极其慑人!

    金发老者大吃一惊,瞳孔急骤收缩,手忙脚乱,没能发出可熔炼金石的恐怖火球,仓促间他拔出那口阔剑,向着老陈劈去。

    陈燃灯脸色冷漠,左手伸出,猛力弹在合金大剑上,让它顿时发出喀嚓声,直接崩裂,他右手的黑色长剑向前挥动,要将对方劈杀。

    然而老陈的脸色瞬间就变了,那崩裂的合金长剑中璀璨银芒绽放,一口绝世神剑向着他的额头刺来。

    这太突然了,不仅是因为他没有料到阔剑中藏着惊人的银色利剑,还因为金发老者的剑术极其可怕,绽放的剑光分外恐怖,不比火球威力弱。

    这绝对是在有意诱杀老陈!

    果然,璀璨剑光绽放的刹那,金发老者所谓的惊容全部敛去了,脸色冷漠无比,避开老陈的黑色长剑,手中雪亮神剑几乎触及到老陈的额骨!

    陈燃灯的额头淌血,那是被剑气撕裂的,若非他胸膛爆发出雷霆,冲起绚烂的光芒,击溃剑光,那他可能就要被洞穿头颅了。

    他侧开身体,那雪亮的长剑擦着他的发丝划过,有一绺短发断落下去,且头皮有丝丝缕缕的血水淌出。

    老陈顿时杀气沸腾,躲出去足够远后,盯着金发老者,手中的黑色长剑光束滔滔,简直要飞射出去了。

    但很快他又冷静下来,他让自己心中空明,不能让情绪左右自己的战斗手段,他冰冷无声,准备再战斗。

    同时老陈也在反省,他觉得自己最近确实有些浮躁,都在以陈燃灯自称了,结果却吃了这么大的亏。

    “我当反思,燃灯怎么行?我应叫陈命土!设立一个更远一些的目标!”然后,老陈就杀了过去,这是生死之战,不倒下去一个,另一人不会离开!

    “当!”

    一米五的黑色长剑与一米左右银色的利剑碰撞,火星四溅,彼此都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宛若一道又一道闪电交织。

    陈命土确信,对方手中的武器足以抵得上他手中有莫大来历的黑色长剑。

    “陈永杰,不止你有神话武器,我亦是天眷者,已得到至强秘法。今天我们无论谁倒下去,都殊为可惜可叹,但命运从来都是如此残酷,你我各自放手一搏吧!”金发老者声音沉重,扬起手中的雪白长剑杀了过去!

    ……

    雨幕下,充满肃杀之气的庄园中,王煊无声的行走着,向着一个目标接近。显然,对方也发现了他,在大雨中迈步而来,步履沉重。

    雨水早已打湿王煊全身,从他的脸上不断滑落下水珠,他很沉静,眼中有淡金光泽闪动,到现在他全面展现实力后,金身术的某些特质初步流露。

    这些在黑夜中很难泄露,但即便被人看到,他也不在乎了,眼下面临着生死之战,他不会分心。

    一番调整后,他发烫的身体恢复了,停在那里,整个人无比的寂静,盯着前方越来越近的身影。

    又是一个穿着超物质甲胄的准宗师,在黑夜中发出淡淡的赤光,暗红色的甲胄将他护的严严实实。

    新术领域的头号人物亲临旧土,为了避免过于扎眼,他没有带真正的宗师级强者,由几位准宗师跟随。

    王煊双目深邃,没什么可在意与担心的,又不是没击毙过这种人,不久前他刚杀爆一个!

    他准备再次动用张道陵的体术,非常时期,只能硬拼,不打爆超物质甲胄,就只能等着被对方杀死。

    老张的体术威力确实奇大无匹,王煊在这个阶段虽然用起来艰难,但是一旦运转任何一副刻图,都能搏杀准宗师。

    对方披上超物质甲胄后,几乎堪比真正的宗师,王煊的境界层次不足,需要将第一页金书上的三幅刻图连起来用才能打穿那种特殊的坚固材质!

    王煊舒展身体,五脏六腑已经开始散发朦胧的光辉,而对面的身影快速逼近,要到眼前了。

    就在王煊准备爆发,再次搏杀一个实力堪比宗师的敌手时,他忽然毛骨悚然,感觉到了威胁。

    在他的后方,从那雨幕深处再次走来一个人,同样身披超物质甲胄,呈墨绿色的金属覆盖全身。

    前后两大高手夹击,将他堵在了生死险地中!

    王煊的心沉了下去,他遇到了最糟糕的情况,堪比两位宗师夹击,他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真的让老陈说对了,今夜他需要搏命!

    王煊默默估量,如果连着动用金书上记载的三幅刻图,打穿一具超物质甲胄后,他的身体会非常疲累,如果接着动用三连式,那么他会负伤,身体有可能撑不住。

    “我打出三连式后,最短也得休息半分钟,才能再次施展三幅刻图上的体术,不然我的肉身可能会崩溃。”

    这是王煊估算的结果,意味着他打崩第一具超物质甲胄后,来不及杀甲胄中的人,就得先考虑保命的问题,需要中断三十秒以上,才能再去破坏第二具超物质甲胄。

    一刹那,王煊狂奔起来,朝前方的披着暗红甲胄的人杀去,拉开与身后那个人的距离。

    这时,各座院落中有很多人在注视,悄然观战,见到这一幕后都非常的吃惊,他们感受到了王煊的旺盛斗志与杀意。

    哧!

    身披暗红色甲胄的强者经验老道,发现王煊冲来后,他根本没有躲避,手掌发光,冲出去一条锁链,绽放赤霞,向王煊锁去!

    他这是要将王煊束缚住,等待同伴到来,合力杀死这个强大的年轻男子。

    王煊只是让双臂避开,任躯体被超物质凝聚成的赤色链子锁住,他原本就是要接近此人,他的拳头发光,不断向前轰去。

    两人近身搏杀,激烈对抗。很快,三幅刻图记载的体术被王煊连着用了出来,轰的一声,他将此人的甲胄打的爆碎。

    “太恐怖了,他徒手打崩超物质甲胄,展现的是什么级数的体术?!”许多人震撼。

    “看着与道教祖庭的秘篇绝学有些像,但又有出入,似是而非!”钟晴身边,那个练成蛇鹤八散手的老者吃惊的低语。

    在他看来,这个年龄段没有人可以练成道教祖庭的秘传绝学,当年连陈永杰强练都伤了五脏。

    超物质甲胄崩碎后,缠绕在王煊身上的赤链顿时跟着瓦解,从他身上消失。王煊与这个人最后对了一拳,借助这种力道跃起,想要没入黑暗中,暂时避开另一个穿着超物质甲胄的强大敌手。

    突然,他感觉身体多个部位刺痛,他立刻意识到,被人用热武器锁定了,有人想要袭杀他!

    可他身在半空中,避无可避,现在无处借力,根本没有办法躲开!

    他咬紧牙关,双目金光绽放,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硬抗了!

    袭杀者就在不远处,从那打开的窗户中,探出黑洞洞的枪口,不是新来的敌人,而是早就住进来的宾客,现在准备对他扣动扳机。

    让王煊稍微安心的是,虽然提前生出感应,身体多处部位刺痛,但是并非那种锥心刺骨的痛,他觉得自己能抵住。

    长期以来他一直在苦练金身术,将之提升到第六层,现在检验它的时候到了!

    同时,他眼神可怕,心中杀气沸腾,在这种关键时刻,原有的宾客中有人想射杀他,比身后的两名敌手更让他憎恶,他必杀此人!